瀲灩遊 第七章(五)

抵達都城五年後的某天早晨。

瀲灩和鄭劾終於將屋頂的大洞補好了。上邪是個念舊的人(呃…聖魔),他堅持屋頂必須用古老的建材修補,在歿世之後,幾乎沒人在賣防水布和普通水泥了,若不是還有開著營造廠的熟客特別為他們製作,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所謂熟能生巧,他們補屋頂的技巧越來越高超,這都要拜瀲灩在圖書館翻到一本差點散頁的古老手冊所賜。

【Google★廣告贊助】

這是個美好的初夏清晨,勞動過後,一起坐在屋頂上喝著冰牛奶當早餐,望著籠在微黃霧靄的都城,朝陽剛剛露出金光,徐徐南風而過,天空清亮,帶著都城微微污染的淺紫。

這是個污穢、吵鬧,人口太多的都市。但混濁的空氣和幽微的藍空,卻是這都市的呼吸和面容。

住了五年,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越來越喜歡這個都市。明明這樣囂鬧、骯髒、污濁。

或許是魔性天女殘存的氣息,或許是在都城居住的人群。「妳今天不用上課啊?」鄭劾有些不好意思,「其實我自己補就好了。」

「你在這兒做苦工,我睡得著?」瀲灩淡淡的,「你好歹也克制一下。」

「…我看阿鼠施展起來那麼弱,怎麼知道隨便改改就能穿屋頂?」鄭劾咧嘴笑著,「他這招穿屋術,真的有意思。」

「我看你跟上邪君『交手』,也有意思的緊。」瀲灩打趣著。

鄭劾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他承認,上邪厲害得緊。就算他全盛期,要打贏上邪也得花許多力氣,何況這聖魔還帶著傷,並且處處留情。被上邪揍,他不敢抱怨,而且上邪揍歸揍,事實上也在指點他。

跟他交手是很有趣,受益匪淺…但是鼻青臉腫總是難看,還會被瀲灩笑。

「再給我一千年,我揍得上邪爬不起來!」他惡狠狠的說。

「有種就當面這樣跟上邪君說。」瀲灩回他一句。

「…妳是不是故意找架吵?」鄭劾的臉都黑了。

兩個人零零星星的鬥起嘴來,生氣的成份少,互相逗趣的成份比較多。

在一起這樣五六年,他們成了一種奇異的無血緣親人。畢竟在這異界,關係最近的是他們倆。現在他們知道在異界人眼中,他們是外星人,據說某國的51區還有解剖過的外星人屍體。

雖然說他們和異界人長得一模一樣,連內臟都別無二致,但若被人類知道,還是相當不妥的。反而眾生接受度極大,夠寬容。

此界人類非常排外,這種微妙的危機感讓他們更親近。

這些年,瀲灩比較常在外行走,她在此界,容貌過度出眾,又聰穎異常,常讓老師或同學驚豔又驚駭,得拖鄭劾當擋箭牌,在外人面前也都叫他哥哥,叫久了,鄭劾也坦然接受,甚至開始有保護欲了。

他們也有一些人類的朋友,但總覺得隔了一層,不如眾生給他們的感覺融洽。或許是因為最初遇到的人類不是喊打喊殺,就是想抓他們去採補,沒辦法放開胸懷的緣故。

「今天沒我想聽的課。」瀲艷按著鄭劾的肩膀站起來,「但我想去紅十字會大圖書館借書,你要去嗎?」

熟客中有人在紅十字會的眾生小隊,用眷屬的名義幫他們倆辦了圖書證。瀲灩沒事就往那兒奔。

鄭劾想了一下。他不像瀲灩那麼愛啃書,不過最近迷上武俠小說。同樣是胡說八道,武俠小說文筆可好多了,看起來極過癮。大圖書館不知道為什麼,收藏了非常完整的武俠小說,從唐人筆記到近代武俠都有。

「我也去還書好了,順便借『俠客行』回來。」鄭劾拍拍身上的灰,「咱們先梳洗一下,一起去。妳一個人上街我可不太放心。」

「誰能為難我?」瀲灩笑起來。她現在看起來還是十三四歲的模樣,修為化去,她明白自己的少女形態會維持很久,成長極緩。但她雖然法力皆無,卻已經撿回舊時武藝,尋常修煉者都未必能夠動得了她。

「妳不願傷人,就會被難住。」鄭劾頂了她一句,「我現在才知道那麼多男人是不安好心眼兒的。」

他們說說笑笑的輪流沐浴更衣。今天咖啡廳公休,他們很閒。跟上邪打了聲招呼,喚回風火輪,就騎著風火輪出門了。

紅十字會也是來慣的,他們熟門熟路的找到了大圖書館,讓風火輪在外閒逛,入內分頭去尋自己的書。或許是非假日的關係,大圖書館冷冷清清的,只有圖書館員在看書,幾乎沒有人。

正因為對紅十字會太有信心,也太熟稔了。所以他們沒有注意到異狀。等鄭劾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空氣異常的冰冷緊縮,這是某種法陣發動的徵兆。他奔向瀲灩,只來得及將她護在身後,拿出靈玉符…卻發現自己的法力異常遲滯,幾乎發揮不出來。

「…陷阱。」瀲灩的臉孔發白,試著連絡上邪,卻發現整個大圖書館都被禁制了,飛出去的銀白火鳥蓬的一聲散個無影無蹤。

她搭上袖箭,鄭劾拔出腰刀。兩個人背靠背,看著從虛空中踏出來的黑衣劍士們。他們清一色的穿著黑色軍服,頸上掛著纏著黑色薔薇的銀製十字架,手擒巨劍。

瀲灩有些困惑的看著這些黑衣劍士。她在紅十字會逛久了,偶爾會看到他們。這些黑衣劍士據說是「靠行」紅十字會,事實上是梵諦岡直屬的黑薔薇騎士團。

雖然歿世之後,舊宗教式微,但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梵諦岡的教廷雖毀,但依舊有著龐大堅實的組織。黑薔薇騎士團就是梵諦岡派出來幫助紅十字會的。

她不明白,為什麼正氣凜然,以神的名義維護秩序的黑薔薇騎士團要對付他們。

「諸君,是否有些誤會?」瀲灩聲音放緩,「我們可做了什麼?」

帶頭的是個金髮藍眼的高大男子,連鄭劾都知道他的威名。這幾年他被派來列姑射島,嚴厲的掃蕩過整個中央山脈的殭屍,戰功彪炳,整個列姑射島都知道了黑薔薇騎士團的團長以撒。

他面無表情、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突然跪下一膝,按著劍低頭,「尊貴的彌賽亞們,我們不敢傷害您,但你們是淨化世界的最後希望,不該在這濁世和污穢的妖魔混居。請跟我們走吧。」

鄭劾看著瀲灩,搔搔頭,「…他們說得是華語對吧?但為什麼我完全聽不懂?」

「我也…」瀲灩靈光乍現,想起上邪初見面時對站長說的話。「挾天子以令諸侯?」

鄭劾並不笨,很快就懂她的意思,臉孔整個慘白。「…老子不是什麼天子,更不是啥鬼彌賽亞。」

他可不想當任何蠢宗教的救世主傀儡,開玩笑!火速的吹出一聲響亮的口哨,在外遊蕩的風火輪狂響著喇叭,衝破了大圖書館的玻璃窗,十萬火急的跑了過來。

覷著這個缺口,瀲灩火速發出送信火鳥。雖然被以撒打中,還是歪歪斜斜的飛出窗外,流星似的傳到上邪的手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