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一章(四)

星雲天火陣專門對付大魔,用天火霸道的動力運轉,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更恐怖的是,可以運轉陣內的時間,讓大魔的歲月不斷倒退,功力也隨之漸漸消散。

剛剛的大陣還只是困住,現在全速運轉起來了。

鄭劾只覺得功體不斷消散,身形也一點一滴的縮小,為了抵抗無堅不摧的天火,他運功抵抗,讓法力更如流水般嘩啦而去。

【Google★廣告贊助】

瀲灩一把抓住他,前襟都是鮮血。「…陣眼還可以擋一下,別運功了,法力流失的更快。」

陣眼雖然像是個颱風眼,暫時平靜,但天火的範圍越來越小,一但和陣眼會合,他們就死定了。但一時又沒有其他辦法,鄭劾只能拖著瀲灩挪移到陣眼。

等他們挪移到陣眼,身形已經打回十八九歲的模樣,法力剩不到一半了。

「你衝進來做什麼?」瀲灩沒好氣的說,一面咳著。

「小姐,妳哪隻眼睛看到我是衝進來的?」鄭劾簡直要氣歪了,「你沒看到天佬那混帳朝我背脊打了一環?我是被踢下來的!」

瀲灩笑出來,卻大咳幾聲,指縫點點滴滴都是鮮血。鄭劾大驚,內觀她的狀況,不禁臉色大變。瀲灩的舊傷被大陣勾了出來,已經快要散功解體了。

原本想他們兩人聯手,說不定可以破這個陣眼,看起來是沒指望了。

他正面如死灰,不承想這種性命交關的時候,瀲灩居然拿出一面小鏡子,差底把他氣暈。

「什麼時候了,妳還照鏡子!」女人真是莫名其妙!

瀲灩沒好氣的睇他一眼,「這是我大哥給我的護身法寶。我在想要不要用。」

「…幹嘛不用?」他瞠目。

「大哥說,這是他發現的靈器,只能用一次。如果不到生死關頭,不用是比較好的…」

「現在不是生死關頭,什麼才是啊?!」鄭劾尖叫起來。他幾千年的修為都被化去,顯露出少年時的暴躁。「天火都燒到眼前啦!」

瀲灩悶悶的看他一眼,有氣無力的沾了自己的血,在小鏡子上面畫符,對著噴出最後的法力。

…………

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妳大哥就不能給妳比較有用的法寶嗎?」鄭劾臉孔都黑了,一轉頭,發現瀲灩昏迷過去,他趕緊攬住她,「喂!妳不會是要掛了吧?喂!妳是八大高手之一欸!就這樣掛掉不會很沒面子嗎?」

正亂的時候,他身後傳了一聲怯怯的嬌聲,「請問…有人找我嗎?」

一回首,將他嚇得跳起來。鏡子浮出青霧,氤氳繚繞中,隱約凝結成一個莊嚴猙獰的人身紅龍。

說人身,實在只是形似。那張如龍如鬼的臉孔,實在很難說是人面。但他也記起來了,這是古籍提及的「弋游」,可以穿梭無數界,是種神人般的生物。

雖然不知道莫言是怎麼搞到這個靈器的,不過,應該有救了。

「弋游大人!」他衝著人身紅龍大叫,「快帶我們離開這兒!」

「欸?」這隻弋游不知所措,「我不叫這名字欸,我叫十三夜。」

誰管妳叫阿貓阿狗?鄭劾在心底絕望的大叫。天火已經燒離他們五尺之內了!

「十三夜大人,快帶我們離開!」他真的有想哭的感覺。

「要去哪裡?」她怯怯的問。

「隨便哪都好!」他的聲音更大了。

「沒有隨便這個地方。」她困惑了,「而且,你說了也不算,只有喚我出來的才可以指名地點…」

鄭劾差點昏過去,他開始死命的搖瀲灩,「快醒醒!給個地名啊!要死也不要被燒死,那是很痛的!」

瀲灩昏昏的抬頭,「…列姑射島…我想回列姑射…」

十三夜歪著頭,「列姑射?我知道!這個簡單…」

「不!不要去列姑射!」鄭劾臉孔慘白,「列姑射早就沒了…整個星球爆炸得連渣都不剩,還列姑射勒!?不、喂,妳帶我們去哪~」

在天火席捲之前,十三夜從容的將他們帶走,泅泳過廣大的虛無之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