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一章(五)

真奇怪,那麼遙遠的異界,居然有人知道列姑射島。

十三夜完成詔命之後,又游回虛無之洋,心底還有些疑惑。她第一回接到詔命,簡直嚇傻了。她幾乎是被強迫性的拉到那個星門之內,而且無法顯出真正的形體。

【Google★廣告贊助】

她本能的知道這些詔命的內容和限制,若不符合條件,她也沒辦法在那個緲遠異界做任何事的。他們急,她明白,但她更糊裡糊塗,更急。

幸好召喚者還給了個地名,而且是她知道的地名。

但異界人去她的故鄉做什麼呢?她納悶的泅泳入深海之中。

***

瀲灩昏昏的張開眼睛時,看到晃眼的陽光。她無奈的嘆息,這樣也沒死,老天爺不知道是眷顧她還是玩兒她。

乏力的抬頭,看到身邊坐了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一時之間還想不起來。

哦。她恍然。鄭劾嘛,他被星雲天火陣化去大部分的修為,倒退到十五六歲左右。她低頭看自己的手,有些啼笑皆非。幼小白嫩,大約不會比鄭劾強到哪去。

「…妳幹嘛要去什麼列姑射?」鄭劾火冒三丈,「這下好了,這是什麼鳥地方?!」

瀲灩翻過身躺著,看著藍空白雲飄過,幾隻鳥兒高鳴。依稀是夢裡家鄉的模樣。「我以為我快死了,所謂落葉歸根…」

「歸妳媽啦!」鄭劾火氣更旺,「列姑射早就沒了…歐姆整個星球炸得連渣都沒有…除了外出修道的人,死得乾乾淨淨的!妳不要跟我說妳不知道啊!」

「嘖…」瀲灩不太愉快的掩著耳朵,「難怪你要守一千八百戒。不守戒的你像個炸藥。」

鄭劾蹦了起來,張牙舞爪的,「我先宰了妳這妖女再說~」

「非禮呀!」瀲灩喊了起來,更把鄭劾氣得亂跳。

其實他們兩個心底也是一片無奈。他們兩個都是一代宗師,修道無數歲月,早把性格中的缺陷掩蓋住了。失去了幾千年的修為,落得跟平凡人沒兩樣,少年心性加上原本被掩住的缺陷,一下子就暴露出來了。

明明知道很幼稚,但就是忍不住會鬥氣發惱。

等瀲灩站得起來的時候,他們一面穿越樹林,嘴巴一直沒閒著,零零星星的瞎鬥,似乎這樣可以讓不安褪去一點。雖然彼此不欣賞,但畢竟他們都是歐姆出身的鄉親,故鄉還同是列姑射島,在這看似故鄉卻異鄉的地方,也只有彼此能倚靠。

瀲灩的傷比較重,歲月又倒退的嚴重點,只有十二三歲的模樣,走沒多遠就面色發青,鬥嘴歸鬥嘴,鄭劾還是沒好氣的蹲下身,將她背起來。

「喊非禮我就把妳摜成肉餅!」他恐嚇著。

「放心吧,我喊破喉嚨也沒人來。」她病奄奄的趴在鄭劾背上,「我正好省點力氣。」

鄭劾氣得發怔,悶不吭聲的趕路。靜了一會兒,他還是忍不住,「妳瞧這是什麼地方?」

「弋游不會送錯地方,這裡一定是列姑射島。」瀲灩靜靜的說。

「看起來是有點像啦,但是…」他心底一痛,「妳知道我知道,列姑射早就…」

「形似而神非。」瀲灩咬著唇,「一點靈氣也沒有。空氣和大地都有著古怪的毒素…」

「看起來像是有人炸了一番。」鄭劾同意,「但痕跡有新有舊,超古怪的。」

他們走了許久,卻不知道方向錯誤,反而走進樹林深處。

「有村子!」形式雖然古怪,但鄭劾精神為之一振,「還有人!喂~老鄉,這是什麼地方…」

「…你確定那是人嗎?」瀲灩張大眼睛。

幾個搖搖晃晃的「人」,腐爛得幾乎可以看到骨頭,發著興奮的咆哮,衝了過來。

功力雖然都散光了,但拳腳工夫還在。鄭劾身形一晃,穩穩的跳到大樹上,瞠目看著越聚越多的「人」,猙獰咆哮,卻爬不上來,就在下面抓樹皮。

「…這裡的人不太友善哪。」鄭劾喃喃著。

瀲灩沒力的看他一眼,「這是活屍。老天,你除了守戒,到底有沒有在看書啊?」

「修道看那麼多書幹什麼?」鄭劾將臉轉開,「太多的知識只會阻礙清明。」

瀲灩疲勞的嘆息一聲。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