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一章(六)

這下可難辦了。瀲灩張望著,雖然數量不過十來個,但這些活屍眾志成城,非常整齊劃一的抓樹皮,抓沒多久,他們所在的大樹就搖搖欲墜,開始晃起來了。

鄭劾看情形不對,抓著瀲灩跳到另一棵大樹上,這些活屍齊齊轉頭,又開始圍攻了。

瀲灩盤腿坐在枝幹上,開始思索。活屍,又稱殭屍。是感地氣妖化的人類屍體。通常甦醒過來的活屍只會變成食屍鬼,像是某種退化成猛獸的地行弱妖,專吃腐肉,非常畏光,妨礙不大。

【Google★廣告贊助】

只有極少數怨念極深會變成行屍,力氣奇大,但動作遲緩,怕光,略有武藝的凡人都可以解決,這也沒什麼。

若有保住靈智,還修煉成妖的殭屍,那就不得了了。但數量稀少極了,她修道數千年,也才見過兩個。這兩個還保不住自由,每次有妖屍出世,修道者都會聞風而來,來不及吃人就被修道者追得滿地亂竄。這種妖屍極為難得,是修道者煉器的首選。

她望著底下的這群殭屍,卻說不準他們的水準。大約是行屍接近妖屍。但數量這麼多,令人稱奇。這片大地靈氣稀薄到接近沒有,怎麼能夠孕育出這麼多殭屍?而且這些殭屍身有古怪的毒素,即使她功力全失,但眼力還在,這讓她有些不安。

若是功力還在,飛出飛劍就全絞殺了。她輕嘆一聲,苦苦回憶數千年前初修道時的入門典籍。想了一會兒,她剝下一塊樹皮,略微修整後,咬破指頭畫上符文。這是種初級的退魔符,借天地靈氣驅動,雖然不是怎麼厲害,但應付這些殭屍是沒問題的。

問題是,怎麼借天地靈氣?這片大地連分毫靈氣都沒有,從何借起?她當真犯難了。

一回頭,發現鄭劾居然盤腿端坐,入定了。她啞然片刻,還在想他怎麼這麼安靜,在這種險境居然還能修煉,真是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不過他們所在這棵樹起碼四人合抱,殭屍要弄倒也得花點時間。她悶悶的做了幾個樹皮符,一面等鄭劾。

過了好一會兒,鄭劾輕輕吐出一口氣,雖然傷心,還是有些安慰。星雲天火陣只是倒退了時間,化去功力,他沒受到天火的傷害,只是得重新開始罷了。他原本根基絕佳,於道修見識極深。雖然這鬼地方一點靈氣也沒有,修煉起來特別艱辛,但他也知道這樣的修煉根基會特別扎實,倒也不很擔心。

最少他現在可以使出少許的法力,開啟封陣了。

封陣是種儲物法陣,他的家當都在這裡。但開啟之後,他簡直氣呆了。現在的他只比凡人好那麼一丁點,但他誰?他可是一代宗師、憲章宮監院,身邊哪會有凡人用的法寶飛劍?滿倉的東西,沒有半樣他能用,簡直是欲哭無淚。

瀲灩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他頹喪到連甩開她都沒力氣。

大樹晃了一下,他才驚覺不妙。「…怎麼辦?」連把小刀都找不出來,他真的絕望了。

「這裡靈氣太稀薄,我借不到。」瀲灩晃了晃手底的符,「這裡乾得跟假的一樣。」

鄭劾的牛脾氣被勾出來,「怎麼可能沒有半點靈氣?沒有靈氣也有電光雷影,再不然也有水氣生機,更不然也有火烈啊!」

「火。」瀲灩被點醒了,她往身上一拍,不禁尷尬。修煉到她這個地步,怎麼可能帶著火種?生火是很初級的法術入門,她不知道幾千年沒帶過那種東西了。

鄭劾愣了一下,欣喜若狂的往封陣翻找。他記得有幾樣找來的材料是天生帶著火性的。等他翻出來,不禁欣喜若狂,那是他原本想幫弟子煉把飛劍的火雲石,只有指頭大小。

「哈哈~哎唷!」他拿在手上沒片刻,就趕緊將火雲石一甩,他忘了自己功力被化個精光,徒手去拿那個燙死人的石頭。

火雲石滾到地上,立刻找到倒在一旁的大樹,急不可耐的燃燒起來。

一時之間,靈氣大盛,鄭劾含著手指笑了起來,也顧不得手上的水泡了。瀲灩心頭一寬,掐著手訣,沒想到樹皮符居然動也不動。

「…妳在幹嘛?」鄭劾甩著手,「靈氣有了,妳發什麼呆?」

「我連驅動符文的絲微法力都沒有了。」她悶悶的遞給鄭劾,「你來吧。」

鄭劾遲疑了一下接過去,卻只是盯著樹皮符看。

「這是非常入門的退魔符,」瀲灩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每個人都會的。」

「誰、誰會學這種不入流的東西。」鄭劾的臉孔紅起來,「我六歲學的第一個攻擊法術的是雷訣。用啥符文?沒出息。」

瀲灩腦門一昏,「堂堂憲章宮監院不會使符?!」她聲音大起來了。

「我打娘胎就開始修道,出生就有法力,像我這樣的天才,氣海充沛,法力精深,哪需要學什麼符籙?」他也大聲了。

「現在你是有多少法力使雷訣我請問你?」

「…若不是救妳這小妖女我會落到這田地?」

「被你這什麼都不會的高尚監院救了,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不幸!」

他們開始吵了起來,若不是大樹開始傾斜,還不知道要吵到什麼時候。

瀲灩壓下怒氣,「看著我的手訣!只有三印,很快的…大哥啊,你不要跟我說連手訣都不會打,你是怎麼學會雷訣的?!」

鄭劾也知道情形危急,手忙腳亂打出手訣,他也慌了,剛剛凝聚起來的法力盡數噴在樹皮符上,加上火雲石的靈火推波助瀾,他又不知道怎麼放符,結果在樹上就炸開來了。

「天啊!」幸好瀲灩早覺得不對,將鄭劾拖著跳下樹,只見樹皮符化成一道火光,宛如蛟龍般穿過樹下的殭屍,然後轟然一聲,連樹帶殭屍炸個粉碎,出現一塊焦黑的白地。

他們兩個抱著頭,被爆炸聲炸得耳朵嗡嗡直響。幸好鄭劾還有點法力防身,不然光飛起來的碎片就夠他們瞧了。

「妳給的是炸藥不是符籙吧?」鄭劾抱怨。

瀲灩瞪著他,卻連罵他的力氣都沒有。「…你是怎麼修到今天沒死的?」她真的很想哭。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