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瀲灩遊」之前

這部是註定斷頭的。

大家都知道,我會用短篇或斷頭當作一種速寫,省得我忘記,算是一種筆記。

這篇的寫法也會和我以前的筆法非常不同,算是一種新實驗,但我也還不知道成
不成功。

這是個註定斷頭的新坑,若是照我的意思,我是不鼓勵跳下去的。

而且開頭一定會看得昏頭漲腦,因為那不是我們的世界(舒祈系統世界)。

總之,我覺得不寫不行,被催逼得厲害。而且我又激不得…人家說不能寫,我偏偏要。

我已經善盡告知義務了。(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