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一章(一)

第一章 紛飛

他眨了眨眼睛,發現就算這麼簡單的動作也引起一陣劇烈的疼痛。

聖水祝福嚴重的侵蝕了他,直抵靈魂。這是所有魔族的天敵,連聖魔上邪也栽在這種手段裡。是西方神族的具體極致神通,所有魔族聞聲色變的法術。

但他還活著。

【Google★廣告贊助】

身為人類的血緣一方面削弱他的魔能,但也一方面保護了他的要害。現在他屬於魔的部份或許受到幾乎致死的巨創,但他身為人的部份卻保住了他的命。

不知道會不會殘廢。阿默吃力的彎曲手指,忍不住呻吟出聲。

「阿默!」一郎奔過來,「你醒了?覺得怎麼樣?」

瞪著他,阿默喉頭上下了一會兒,才用嘶啞難辨的聲音罵,「…你在兒做什麼?!我倒下來,你就是位階最高的二課總指揮了!誰讓你婆婆媽媽的在這兒當護士?!」

「阿默,那都是二十四小時前的事情了。」一郎靜默了,「會長親自回來指揮,已經解除了紅十字會的危機,夏夜和慈都派了援軍前來支援…我也才來沒多久。」

「禁咒師回來了?」阿默又驚又喜。

一郎搖頭,「…榮譽會長沒回來,是現任的紅十字會長布萊尼。」

阿默面露失望之色,一郎輕咳一聲提醒他。阿默就是這點不好,七情上面。災變後六十餘年的現今,保守派漸漸抬頭,積極建立法規和制衡機制,「法治」的口號喊得震天響。

現任紅十字會會長才華出眾,企圖心很強,是保守派的中堅份子。但提起紅十字會會長,大家第一個想到的還是禁咒師宋明峰。

一種微妙的對立悄悄的浮現,但禁咒師極度忍讓,幾乎不干涉任何紅十字會的運作,這才是對立分裂沒有成形的主因。

聖主導二課的時候,手段圓滑,他很懂政治。接手的柏人雖然不懂也不理,但小靖很懂。他們這個明顯親禁咒師、法治之外的特機二課可以平平安安,小靖的八面玲瓏功不可沒。

但阿默一點都不懂,或者說根本就拒絕去懂。

「…報告狀況。」阿默疲憊的閉上眼睛,「人質可平安?對了,你沒通知小薏吧?」

「不通知我的話,我會生氣的。」小薏幽怨的聲音響起,讓阿默倏然睜開眼睛。

他對著一郎罵了起來,「你是豬腦袋啊?!小傷你通知我老婆做什麼?還是你以為我註定要抬去種了?我怎麼有你這麼笨的同事?!」

小薏哭了起來,一郎滿臉尷尬的要阿默冷靜,「你還沒渡過危險期呢。你先好好養病行不行?反正家裡有大人了…」

「大他媽啦,大個鬼!」他不顧身體的巨痛跳坐起來,「布萊尼只會躲在幕僚後面畫他的統計表而已他會幹什麼啊?!等他們開完會人也死光了,剛好接著辦後事就好,何等上算!…」他剛吼完,口鼻一起噴出鮮血,好不容易癒合的脆弱內傷又併裂了。

「阿默!」小薏扶住他,大聲起來,「你也想想我和孩子!你這樣…」然後哭得更淒慘。

「…我去叫醫生。」一郎轉身要出去。

「你給我站住!回來,我還有話問你!」阿默抹了抹口鼻,轉頭厲聲對小薏說,「小薏閉嘴,乖乖一邊坐!男人談公事女人插什麼嘴?妳要哭要生氣,回家我跪著給妳踹,現在沒妳說話的餘地!」

小薏被他嚇住了,卻默默的轉身坐到一旁,眼神有股辛酸的驕傲。

「我問你,」他逼問著一郎,「我沒聽到你提柏人,他們還沒到是吧?」

「是。」一郎溫馴的回答,「不過他們已經啟程了。你知道要從北極回到列姑射起碼也要兩天。」

「那我還是代組長。」阿默咳了兩聲,「立刻彙報狀況。」

遲疑了一會兒,一郎說,「紅十字會內的入侵者或死或傷,清理完畢,已經向梵諦岡傳遞抗議書了,梵諦岡將黑薔薇騎士團全體開除教藉,並且開始交涉損失賠償。」

「那有屁用!」阿默氣紅了臉,喉頭一陣甜腥。他強忍了忍,「人質呢?」

「…報告代課長,綁匪的直升機一飛離都城範圍,在大橋市東方被擊墜。」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