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二章(五)

尷尬的沈默了一會兒,鄭劾默默的抽了面紙給漸微。

「呃,我…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想趕緊轉移這種尷尬,「用你們的話解釋,我可能是你們眼中的外星人…但我覺得這樣的解釋也不夠周延。」

他盡量簡化的敘述他們來的原因和經過,連帶解釋了許多不同和相同。

【Google★廣告贊助】

漸微默默聽著。「這也是一種論派,有人提及世界重疊或星門論,你們或許是第一批可能證明這種論派的見證者。」

「證明又能怎麼樣?」鄭劾苦笑,「我們現在就在這裡,而且似乎返鄉無望。」

他頓了頓,頗感辛酸的提及清泠子的意圖,和黑薔薇騎士團的打算。

漸微越聽,神情越發沈了下來。「…愚蠢。」

「不管多愚蠢,也不管我們沒做什麼,」鄭劾苦澀的說,「結果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這不代表他們可以任意而為。」漸微搖頭,繼而深思起來。

後來鄭劾才知道,漸微透過室內的無線網路,正在搜尋相關的情報和資料。

「好好休息吧。」他在漫長的沈思以後,告訴鄭劾,「你需要力氣。明天我們必須撤離…渾沌派的根據地就在西南,離這兒太近了。那些傢伙沒送命,很快就會連絡自己人找來。之前我行蹤並不隱密…畢竟我只是旅人。一對十、二十、三十,我可能輕鬆如意。但對到上百就不是有趣的事情了…這就是所謂人多勢眾的好處。」

鄭劾笑了起來,他痛快的洗了個熱水澡,漸微將床讓給他睡。受了這麼多折騰,身體非常疲倦,他卻睡不著。

災變後到現在已經六十幾年了。漸微失去了主人,就這樣到處流浪嗎?他沒有族人?雖說機器人有族人很怪,但不至於只有他一個吧?

「…漸微,你沒有其他夥伴嗎?」他謹慎的選詞用句。

「你說其他機器人?沒有。」漸微漫應著,「最少沒有我這種有自主人工AI的機器人。開發我這樣一個擬真機器人太花錢了…科學家們發現了更便宜的方法。」

轉頭看到鄭劾困惑的眼神,漸微有些寵溺的笑了笑。若說他和主人結婚有什麼遺憾…就是沒辦法看到他們共同的下一代。雖然說,鄭劾自言自己的歲數非常的大,但看起來就是個少年而已。

他曾經偷偷想過,他和妻子的孩子,也會是這樣的少年。

「在當時,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人工AI的運作數據。」漸微淡淡的說,「但之後他們對基因研究有了突破性的發展。只是要克服各國的道德觀需要時間罷了…」

「…我不懂。」但鄭劾瞪大眼睛,不太願意相信隱隱的那種恐懼感。

「我這樣一個擬真機器人,要耗費某大國三年的國防預算金額。但人類的子宮,卻可以用相對非常低廉的價格,做到我七成左右的強度。只需要基因改造,一些臨床實驗…怎麼算都比我的造價便宜。他們其實已經做到幾乎可以上市的地步,只是道德觀這關過不去。

「後來病毒零讓他們發現,甚至連道德觀都可以直接超越,也無須人類的子宮…只是結果大出他們所料罷了。」

鄭劾卻整個發冷了。為什麼…可以這樣無視人命到這種地步,這樣的扭曲而邪惡。

這簡直是人肉傀儡,他們那邊最邪惡的派門也不敢這樣嘗試!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好一會兒他才嚷了起來。

漸微輕嘆一口氣。「是。他們憑什麼這樣做?違背人類延續種族的本能,我也一直很不解。但人類是異端最多的種族…你看到一個妖族,就可以猜個八九不離十,狐妖通常多情,蛇魔通常冷淡。但你看到一個人類,卻不能用一個人類當作代表,找出代表性。

「我曾經以為從心理學入手就可以了解人類,但我發現這些心理學家搞不好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反而眾生比較好了解…卻沒有人幫他們分門別類。」

沈浸於回憶,他的表情越發溫柔。「我的主人呢,有著稀薄的天賦,受眾生喜愛。跟在她身邊的時候,我才知道眾生居然這麼繁複而多樣,並不是只有血肉之軀的妖魔神族之流…還有更古老,無形無體,甚至沒有生命的存在。就是那個時候,我開始對裡世界有了興趣。」

「她…早就知道自己會死於六十二歲,災變的前夕。」

一直跟她求婚,她卻到六十的遲暮之年,才答應把剩下的歲月給他。因為漸微承諾,若她願意點頭,那他就願意設法熬過災變。

不過,他的主人兼妻子,還是硬拖了兩年,才躺在他膝上如睡眠般,油盡燈枯的死去。

她的忍死和承諾,這才讓這個了無生趣的機器人熬過了慘烈的災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