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三章(二)

總有些知道他身分的人,會好奇的問他,「會不會羨慕人類?會不會怨恨自己只是個機器人?」

他的前兩任主人都問過,也得到漸微恭謹的回答,「不會。」但明顯他們都不相信。

這真奇怪。我就是機器人,毫無疑問的。我和人類就是不同,我的組合通常都是人造物,人類(或說生物)的主要組成是蛋白質,這就是真實。

【Google★廣告贊助】

所謂的「羨慕」,繼而產生的「怨恨」,都必須奠基於「渴求」和「渴求未遂」上面。但他缺乏這種渴求。

他的守則只要求他「將自己視為人類」,而不是「變成人類」。

或許他會覺得人類很有趣,人類這種生物,種族差異性卻巨大到簡直不敢相信是同個族群。若是其他生物有這樣多的異端,說不定就滅亡了。

但人類活得好好的,繁衍還越來越多。一些人發狂似的戰爭和殺人,另一邊用同樣的瘋狂搶救人命和生小孩。

最好和最壞,殺戮和創造。他能容忍人類的好奇,因為他也用相同好奇的眼神注視著人類。

但讓他感覺比較不好的是,那些詢問者那種小心翼翼,遲疑、保持禮貌,卻又隔閡的態度。像是不把他當成一個獨立的智慧體,而真的只是個聰明的家電。

但他犯了一個錯誤,一個邏輯上的重大失誤。

他明明知道,人類差異性極大,「人類」這個詞絕對不能代替每個個體。卻還是下了錯誤的結論,以為人類必定會帶著隔閡和排斥的態度。

當了林黛的管家,他才深切的領悟到,絕對不要下太武斷的結論。

***

就人類的眼光而言,林黛不是美女,個性上有諸多重大缺失。

她頑固而封閉,孤僻的獨居,避免與人接觸,有著嚴重的群眾恐慌。忽冷忽熱,自私自利,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對任何人都冷漠無感。

這對,但也不對。

跟她一起生活以後,漸微發現,她與生俱來的稀少天賦,間接造成了她的群眾恐懼,但真正造成創傷導致她退縮的,還是遇到各式各樣不適合的人類所致。

和粗糙的外觀相反的,是她纖細柔弱的靈魂。為了自卑,也為了自尊,她轉身背離人群,不讓人傷害她,也不想傷害人。因為那樣的渴望依賴某人,所以她乾脆離開所有人,自我懲罰似的不會依賴任何人。

所以她連漸微都非常排斥,設法要解雇他。

但和她在一起,漸微覺得自己被平等看待,被當成一個獨立自主的靈魂,而不是聰明的家電而已…雖然她嘴裡常說漸微只是部吸塵器。

「…你不生氣嗎?」聽得目瞪口呆的鄭劾問。

「我有準確率很高的測謊系統。」漸微輕笑,「她嘴巴講的和心裡想的根本是兩回事。」

「你很愛她。」

「其實我還真的不是很明白愛的意義。」漸微坦承,「太抽象了。但她不在這個世界上對我的打擊大到難以想像。我以為總有一天,我會遇到另一個人,可以照常服侍她,彌補這種內在淘空的幻象。但我遇到許多人,很多更可愛更坦率,或者更喜歡我的人。但他們都不是林黛。」

「所以不行。」鄭劾也隨之黯然。他想到忍死的狐王。曾經平息過的遺憾又苦澀的湧起。

連人造物都可以感受到的「情感」,他卻錯失了。近萬年的生命,他到底還錯失了什麼?

「是的,不行。」漸微平靜的說,「但我也不會說,未來絕對不可能。誰知道呢?林黛若知道我這樣死心眼,她一定會罵我的。」

「…你想去找她嗎?」鄭劾問,「人類擁有不滅的靈魂,是可以轉生的。如果你想找她…」

「為什麼?」漸微驚訝,「她若轉生,就是全新的開始。我憑什麼去干擾她的新人生呢?這不可以。」

鄭劾張大了嘴,瞪著他。

「是的,我非常想念林黛。」漸微轉頭,「我期待再見到她,但她不在了。轉生後,她就不是林黛,會有新的人生和邂逅。廣義來說,那也不是林黛,不是我深深愛戀的那個孤僻、自棄自卑又驕傲的人類妻子。我憑了什麼樣的權利,可以去干涉她的人生呢?」

鄭劾無言,卻覺得情感受了巨大衝擊,複雜而若有所悟。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