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三章(三)

漸微照著林黛的遺囑,將她的骨灰灑在大海後的第二年,大災變來臨了。

他遲疑著不知道該回科學團隊還是留下來…但林黛和前夫育有兩子,他還是留下來暗中保護林黛的血緣。

那兩個已經成年的孩子非常敵視他,被機器人搶走了母親簡直是無法忍受的侮辱…所以確定他們安然無恙,漸微就默默的離開,回到科學團隊去。

【Google★廣告贊助】

但裡面只有滿坑滿谷的殭屍和死人,毒氣外洩,整個殘破的總部無一活口。

雖然說,他不會感染,但他的皮膚依舊屬於生化科技的部份,被侵蝕殆盡了。他不在意,但被他救援的倖存者卻尖叫連連,甚至胡亂的對他動武。

無可奈何的,他回到總部,清理數量龐大的殭屍,勞苦工作了十年,才將總部整理出個頭緒。他開始自我改造,為了讓自己擁有人類的外表,日夜辛勤的工作。

這樣的忙碌有其價值在。最少他有個目標,可以朝著前進。不然他可能會像林黛剛過世時一樣,動不動就想去撒骨灰的懸崖憑弔,並且想一躍而下,在海浪深處長眠。

機器人跟人家自殺個什麼勁兒?林黛一定會這樣罵。你明明答應我會好好活著。

確定再也沒什麼值得修改的時候,漸微坐在工作台前面,讓無盡的沈默和孤寂環繞著。他的自我感覺非常糟糕。沒有可以倒紅茶的人,沒有該照顧的對象。

他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怎麼樣活下去。

這個時候,他的偵測系統,偵測到一個精怪。很弱小的那種,像是蒲公英種子一般,迷失的飄進來,卻在窗邊打轉,一直撞著玻璃窗。

林黛不為人知的微弱天賦就是這個。她奇特的,受許多莫名眾生喜愛。她常自嘲,在「那邊」看起來,人類就像面目相同的烏鴉,而她是倒楣的,和烏鴉看起來像卻不同的八哥兒。

眾生會好奇的看著她,甚至會試著捕捉她,看能不能鍊著鏈子養著解悶。

所以她視若無睹,自我封閉的生活。希望別引起眾生的注意。就是不忍她這樣受困,他這個應該完全「看不到」的機器人,偷偷的在科學團隊的眼皮下自我改造,弄出一個克難的偵測系統,讓自己「看得見」。不想讓她被騷擾,甚至還開發武器,學習人類的法術和符咒,並且用電能取代他不可能修煉的缺陷。

這一切,都是為了她而已。

但也因為她,他認識一個人類理性範圍絕對不知道的詭麗裡世界。即使世界幾乎傾覆,接近毀滅邊緣的此時此刻,這些種類眾多,甚至無生命的眾生,依舊理直氣壯的存在。

沒人記錄過他們,沒人了解過他們。

林黛,這是妳留給我的遺產嗎?

他有種痛苦又滿足的感覺,卻無法流淚。他之後會研發淚腺,就是因為此刻洶湧的心情。

漸微坐了下來,開始寫生,觀察了他好幾天,這才開窗讓那隻精怪飛出窗外。

***

「…那你旅行的目的…?」

「我在替這些眾生做分類、記錄。」他語氣很平靜,「其實古代有人做過啊…山海經就是了。」

他開始到處旅行。眾生通常無法拍照,但他可以寫生。後來他在旅途中偶遇禁咒師。這個少有的純血人類卻在旅途中看穿他的本質,和他同行了一段時間。

這個被上了無數尊號,被當成救世主的年輕人,卻誠摯的將他視為平等的人類,讓他非常感動。

就是這段難得的情誼,他開發出許多原型機送給紅十字會。那些原型機幾乎都流到特機二課的手裡,改造成可以大量生產的儀器或武器,奠定一個法術結合科學的武力基礎。

至於他編纂的「眾生圖鑑」,則成了紅十字會的重要參考資料。

漸微接受了紅十字會的最高顧問的職位,也因此得到了公民證。但他不願意入紅十字會的編制,畢竟他被桎梏了許多年,不願意再被任何組織擺弄。

「我想,」聽了一夜的故事,鄭劾坦率的、真誠的說,「林黛一定為你非常驕傲。」

「我榮耀了她,對嗎?」漸微笑,中年人的臉孔卻有著純潔的笑,「我知道她為什麼要我答應活下去了。以前她說,你就只是外國人,不過是『機器國』就你一個人罷了。我本來不懂她的意思…」

認識了許許多多的人,知道自己對這個世界依舊是有益的一方。這讓他自我感覺空前的良好。

「我是人類呢。」他笑,「就組成不是蛋白質而已。」

鄭劾哭了,漸微摸著他的頭,心底卻覺得滿滿的。林黛,我偷偷把他當成自己小孩呢,這樣不好吧?

但妳一定會喜歡他的。

他跟妳一樣,有些彆扭和藏得很深的溫柔啊。

笑著抱了抱哭泣的鄭劾,他的頰上也跟著滑下一滴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