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四章(一)

第四章 血緣

他們的出發還是受到一點耽誤。

畢竟他們不是什麼擁有飛天鑽地大能的法師之流,傳送陣這種法術也還沒在這個世界出現。紅十字會只是一群人的集合,或許就能力好那麼一些,但也就這樣。

【Google★廣告贊助】

即使總部一再跳腳,還是必須要通過種種簽證、公文、盤問、報告書…即使用特急件處理,還是在二十四小時後才抵達。

在那之前,已經傳來深圳辦事處被攻擊的消息。但除了緊急調派附近單位薄弱的兵力支援,總部那邊也只能徒勞無功的繼續跳腳。

渾沌派並不全是笨蛋,發現漸微帶著鄭劾進入深圳辦事處,就知道必有後援。若讓戒備的總部特勤隊前來,或者更糟糕一點,特機二課派人來接,恐怕機會非常微小。

雖然在可能的範圍內,並不想跟紅十字會有任何衝突。但狗逼急了都會跳牆,何況他們這些修煉者。

現在師父的確行蹤不明,但若他突然冒出來要人,卻什麼也交不出來…

那還不如拼看看,最少有個交代。最壞也只是讓紅十字會抓去監牢,但司法系統肯跟你講人權講道理,他們那個可怕的師父是不跟你講這些屁話的。

拼一拼,說不定還有活路。若不拼…師父恐怕連痛快都不給,零零碎碎的拖很久才斷氣…

就因為這樣,本來鉤心鬥角的師兄弟立刻團結一心,瘋狂的攻擊深圳辦事處。

若只是這些年輕沒有經驗的紅十字會員,說不定一戰即潰,但他們卻萬萬沒有想到會踢到漸微這個鐵板。

只見一個斯文的中年大叔,舉重若輕的扛起「兩門」火箭砲,左右開弓的轟然開火,一傢伙就打爛了他們苦心佈下的迷魂陣陣眼,還一點後座力都沒感覺的,站在二樓的陽台上當狙擊手,幾乎有前臂長的手槍彈無虛發,一槍就讓一個人倒地。

什麼法術、法寶,在他眼前宛如無物。隨著他腳邊飛跳著增加的彈殼,渾沌派倒下的人越來越多。等他們驚覺應該先解決這個致命的狙擊手時,鎮定下來的辦事處幹員已經部署完畢,開始用薄弱的兵力反攻。

雖然靠著人海和法寶的優勢,形成了僵持之勢。他們預先制住了深圳市長也讓警察單位不敢來援,但拖下去絕對不是辦法。

「把人交出來!」他們將頭破血流的市長拖到前線,「你們想看市長死嗎?」

「死不死不是我們控制的了的。」漸微迅速敏捷的反擊,「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是你們可不是我們。」

「…放下武器!」帶頭的大吼,「不然我就殺了他!」

「你試試看啊。」漸微打直手臂,巨大的手槍發出森冷的光,「他死了,你覺得你逃得掉嗎?」

在他溫和卻冰冷的眼神中,帶頭的門人像是看到死亡的翅膀。有幾秒,他覺得頭昏,天地像是在旋轉般…

直到槍聲的巨響才將他驚醒。他手底顫抖的俘虜一軟,而他看到自己前胸濡濕,血跡不斷擴大。

那個男人…那個斯文的男人,居然對著人質開槍,並且打中他。

眼前一花,俘虜已經到了漸微手上,他露出一絲微笑,背著像是死掉的市長躍上二樓陽台。

「他沒死,只是需要救護車。」漸微淡淡的將氣息微弱的市長交給處長,「噢,請通知警方市長脫困。這總可以來保護我們這些無辜市民了吧?」

等總部的人到來時,只見一片激戰後的焦痕。

渾沌派第一次遇到這麼重大的挫敗。西南原本是他們的老巢,門人眾多,舉足輕重,連地方政府都不敢輕掠其鋒。但因為清泠子失蹤,群龍無首,又撞上了漸微這樣可怕的祕密武器。

「哎呀,好久沒看到你這麼華麗演出了。」渾厚低沈的聲音在漸微的身後響起。

「呵。」漸微笑了,「你不是離開了紅十字會?怎麼又幫他們跑這趟差?」他轉身,溫和的看著和他差不多高的聖。

「這辦事處的孩子,幾乎都是法學院出身的。」聖靜靜的說,「有的念完六年課程,有的是短期研修。但不管如何,都是我的學生。」

他笑,滄桑的臉孔依舊有著當年的孺慕,「而且,我也很想念你,漸微老師。」

漸微拍了拍他的肩膀。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