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四章(二)

漸微開始幫紅十字會開發原型機的時候,紅十字會特別派了一些在機械上有長才的幹員來跟他學習。但能跟上他的幾乎都是特裔。

畢竟漸微的研究偏向法術與科技的結合,光是理性的機械才華是不夠的,通常能學得來的,都是天生有術法的天賦(特裔居多),又對理性機械有興趣的年輕人。

聖可以說是漸微最得意的學生。他遭遇過信仰的背叛和回歸,對人情世故感觸特別深。所以除了從理性和神祕的角度去學習漸微的技術外,甚至可以體會漸微賦於其中的人道精神。

【Google★廣告贊助】

這些跟從他的學生,或多或少都接受了他這種宛如太極般,理性和神祕的互補思想,但這些多半是特裔的學生,也因為體制和血緣,幾乎都集中到特機二課。

這奠基了日後特機二課在紅十字會獨特的研究系統和地位,而聖也因緣際會的成為開發小隊隱然的領袖。

雖然跟隨的日子很短,不過兩三年,不過開啟了聖和其他學生一個更遼闊無邊際的和諧眼界,也彌補上人才短缺,耆老凋零的窘境。

這一切,是一個機器人心不在焉的無心插柳,卻達到非常豐美的偉大成就。「哦,我還在想,怎麼會別開生面用這麼奇怪的載具…看到有人騎著吸塵器,我還失笑了。原來是你們這些頑皮的學生呀?」漸微笑問。

「這倒跟我們沒有大關係。」聖挨著漸微坐下,「那是夏夜學者的發想…我頂多是幫著做點修改,讓法力不足的學生也能操作而已。」

他們就著這個種奇妙的載具討論了一會兒,一旁的鄭劾聽得津津有味。

聖瞥了一眼鄭劾,又仔細的看了看他。「我們見過一面。」

鄭劾猛抬頭,看著有些面善的聖,「…中都火車站。」

「是。我那幾個弟子還忿忿不平呢。」聖微笑,然後又嚴肅起來,「那個小姑娘…紅十字會會傾全力找到的。不要太憂心了。」

鄭劾沈默了下來。他並不是不相信紅十字會,但他沒辦法坐著等待。

「這孩子不跟你們走。」漸微淡淡的說,「他跟我走。若有任何關於那小姑娘的情報,都彙報到我這兒來。」

聖微微變色。或許鄭劾不知道有什麼不對勁,但這真的讓聖大大驚訝了。他這位神祕而溫和的老師,非常堅決的和紅十字會劃清界線,既不接受獎賞,也不聽從指揮。

正因為如此,即使他在紅十字會的地位非常崇高,他也極度狷介的不去使用任何特權。

「…這是命令嗎?」聖謹慎的問。

「是。這是最高顧問動用『顧問特別行政指令第七條』,『最高顧問得到榮譽會長與現任會長的許可下,可動員紅十字會所有資源,包括人力與資訊的協助。』。」

關於『顧問特別行政指令』,在紅十字會的高層年年都引起熱烈的討論,每年都有人倡議廢除。眾所皆知,紅十字會唯有一個最高顧問,而這個最高顧問享有這樣崇高的動員指令,根本是不適宜的。

榮譽會長不置可否,但連跟榮譽會長有些微妙對立的會長都強烈反對廢除。會長或許企圖心旺盛,但不是笨蛋。他認識這位無欲無求的最高顧問,也知道他的機器人身分。

身為一個可以自我改造、轉移思想,壽命簡直難以計算的「人」,他什麼也不缺,不在紅十字會也無所謂,但紅十字會卻缺他不可。

歿世之後,紅十字會能夠強勢的凌駕於所有政府機器之上,除了信念,還有強大的武力作為後盾。而漸微就是所有武力的基礎。

而這位什麼都不需要,連薪水都不收的機器人顧問,卻有著太人性的一面。每當他動用一次特別行政指令,就會默然的接受紅十字會五年左右的「請求」。

對一個太嚴守原則的顧問,這則簡直是無限上綱的「特權」,卻只是他的「枷鎖」。

「我已經跟會長請求過了,他欣然同意。」漸微淡淡的說。當然,起碼還附帶了十幾條令人發煩的「請求」。「明峰也只叫我看著辦,他現在沒空。」

這吸引了聖的注意。「所以,是真的了?你可以連絡上行蹤不明的禁咒師?」

「這不難。」漸微卻不打算加以解釋。

「老師,你沒必要連我都瞞著吧?」聖戳了戳他的肩膀,「他到底在忙什麼?連我都找不到他的蹤影。」

漸微充滿責難的看他一眼。「我就說過,你不要把網路和資訊安全視為無物。你呀,外表是個恭敬的神職,骨子裡卻這樣叛離規則…什麼禁忌都想去闖一闖。更何況,你現在離開了紅十字會,不是當中的一員,更沒有立場做這等駭客之事…」

「既然知道我不在紅十字會了,有差都抓我義務幫忙是怎樣?」聖咕噥著,「不過老師,我不會被你轉移焦點的。我現在不是紅十字會的相關人員,總可以當作師生閒聊,說說禁咒師的下落吧?」他的語氣有著掩蓋不住的關心。

禁咒師行蹤成謎已經將近十年了。之前還知道他巡視地維,現在完全沒有回報。雖說現任會長也幹得有聲有色,但還是有種隱然的不安在紅十字會瀰漫著。

漸微沈默了一會兒,張開一個隔絕聲音的力場。

「我想,紙包不住火,若不成功,恐怕又是一場災難…給你一點底也好。但在那之前,還是不要引起無謂的騷動吧。」

漸微淡然的說,「我問你,當白蟻的社會失去了白蟻后,會怎麼應變?」

「自然解構呀,再不然…」聖回思一想,容顏慘白,「…再培育出一隻新的蟻后。」

「是呀。但無比真正的白蟻聰明太多了。他們不是培養一隻,而是培養一窩。這些未成年的白蟻后,就放在新地維中,賴那些犧牲的眾生壯大。」漸維笑了一聲,卻顯得冰冷,「他在那邊竭盡全力的消滅這些啃噬地基的災禍,你們還拿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問他怎麼不出來管管。」

聖語塞,湧起一股深刻的哀傷。

十三夜帶著白蟻后泅泳向無盡之洋,為他們爭取到的時間,居然是這樣的短暫。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