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四章(三)

的確,當十三夜將無的白蟻后帶往無盡之洋後,無蟲群陷入了慌亂狀態,有段時間幾乎是銷聲匿跡的。

就是這十來年的光陰,和無有神祕連結的病毒零,在無蟲恐慌、紅十字會大量使用13疫苗,和擁有抗體的生物漸漸增多,病毒零的毒性衰減,漸漸成為不再致命,可望痊癒的疾病。

棘手,但不是沒有希望。

【Google★廣告贊助】

卻在這個時候,明峰發現某些新地維失去活力,非生非死的眾生大量消失。新地維像是被掏空般,間接造成力流狂暴的混亂,或者是病毒零再次猖獗。

非生非死的眾生會自然衰滅,但大抵上會維持一個穩固的平衡。衰滅一個自我犧牲者,往往會有人魂或妖魄自動補位。但這樣大規模的消失,實在太奇怪了。

他深入根柢,卻發現了一隻剛剛成形的白蟻后。清除了這隻,又發現了更多的白蟻后。

這實在太糟糕了。

他將白蟻后的殘骸帶回去和漸微討論,他們一致認為,這實在是不尋常。這麼多的白蟻后若成形,將會將無蟲群分裂數個族群,不再歸於統一的意志之下。

「對,這會形成對立,甚至無蟲群會相互交戰。」漸微觀察眾生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他冷靜的判斷,「但戰爭未必導向毀滅,反而會促進聯盟等文化行為,甚至刺激社會文明的進展。再說,如此一來,損失一個白蟻后,只是損失一小部份的無蟲群,而不是全部的無蟲群都陷入難以統合的慌亂。」

明峰沈默了很久,眼神複雜的注視著白蟻后的殘骸。「…我該這麼做嗎?」

「什麼?」漸微有些不懂他的意思。

「他們拼命想活下去,而他們也是這世界的一份子。」

漸微有些困擾的笑起來,「你問我怎麼合適?我不是人類,更不是眾生…」他想了一下,「但我娶了人類當妻子,人類是我的眷族。我若看到一個人受疾病之苦,就會想要送他去醫院殺死他體內所有的病毒。病毒也是這世界的一份子…但我是個偏心的機器人,我只想自私的保護自己的眷族。

「無的問題我幫不上忙,畢竟我是站在理性這邊的機器人,所有的法術都是仿效…雖然很有效。但根本上是不同的。我去不了地維所在地,那是神祕所及的地方,卻不是我的領域。」他遺憾的搖搖頭,「可以的話我也想去。這裡可是林黛的世界,她的血緣依舊活在這片大地上。」

靜默了一會兒,明峰笑起來。「雖然心性種族都不同,但你會跟那個該死的麒麟相處的很好。」

之後明峰神祕召集了一群術者,可能是橫跨末日僅存的高人。據說當中有龍、獨角獸,甚至有無的眷族。

這個跨越眾生與人類的團體,簡稱「議會」,分頭用他們的天賦去驅除和消滅成形或未成形的白蟻后。

這是艱困、並且徒勞無功的努力。他們消滅的速度遠遠不及無蟲群瘋狂生產白蟻后的速度。但除了這樣,他們無法可想。

擁有神祕並且可以抵達地維所在地的人已經非常稀少,能夠動手驅除,並且消滅白蟻后的更是鳳毛麟角。

直到今日,議會成員只有七人,唯有四人可以獨立運作,其他人都必須藉助外力或聯手出擊。

明峰是因為純血彌賽亞的天賦可以剋制無,而大師傅最讓人吃驚。他身為一個不自然的半樹妖,卻可以藉助土壤內諸植物的根之力束縛粉碎無的白蟻后。

應龍環也加入了議會,天生的龍吟是他的利器。但他功力未復,往往需要漫長的休養。不過他的孩子倒是表現的很出色,只是年紀太小,往往要跟父親一起出動。

讓明峰最意外的是,尤尼肯也沈默的加入了議會。這個身為無之眷族的英靈,居然願意離開春之泉,成為議會最有效最兇猛的戰力。

即使這樣,還是遠遠不夠的。他們陷入了註定無望的苦戰,只希望將無蟲群的注意力吸引過來,不要造成更大更即時的危害。

「…我居然一點點都不知道。」聖很懊惱,「只要他願意,誰都會願意赴湯蹈火,當然我也…」

「沒找你,當然是你不行。」漸微淡淡的說,「別沮喪,我都不行了。孩子,」他和藹的對著外表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的聖說,「這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應該堅守的位置。你的位置既然不在最前線,自然有你該做的事情。

「我相信這個世界。連天柱折地維絕都沒垮了,不會有幾隻蛀蟲就垮得一塌糊塗。你做你該做的事情,我做我該做的事情…」

拍了拍聖的肩膀,「坦白說,當初教你們的時候,我不知道會教出紅十字會最聰明卻最離經叛道的工程師,更不知道他會去法學院教出一批批善於戰鬥的學生。」

漸微對著在力場外跑來跑去、活力充沛的會員點點頭,「你教出了一群好孩子。說不定還會教出比禁咒師更厲害的角色。」

聖原本鬱結的臉孔笑開了。「唔,若教出明峰般的學生,我倒是面上有光。若是前任禁咒師…我可不知道是福音還是災難了。」

漸微也跟著笑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