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四章 補遺

自從姚夜書寫了一部「麒麟傳奇」,又重新勾起大眾對這位前任禁咒師的記憶。一時之間,洛陽紙貴,還有趕著上檔,拍得狗血亂噴的偶像劇每天考驗觀眾的淚腺和反胃的交錯反應。

在復古的同人誌風再起的災變後六十五年,有部色情漫畫脫穎而出,主角正是麒麟和明峰。這部漫畫不但在粉絲間賣得嚇嚇叫,網路版更讓許多學生或上班族不惜昂貴的網路費,屢屢擠爆該網站。

【Google★廣告贊助】

但某天,同人A漫的漫畫家卻發出驚人的慘叫。他的網站和原稿,隨著電腦的爆炸,蕩然無存,甚至還衝擊到所有存著A漫的電腦,一時之間成了最不可思議的病毒…只攻擊存有這套A漫的電腦,並且會炸得剩下一堆殘骸,卻什麼人也沒有傷到。

***

十三夜渾然不知這起古怪的意外。但身在虛無之洋的她,卻發生了另一件讓她更意外的事情。

她做夢了。

這簡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她身在虛無之洋,日裡遨遊,夜裡就會追尋聖的夢境。她用不著飲食,自然也不用睡眠,更不要提做夢了。

但她就是莫名的睡著,並且做夢,也因此誤了一夜的約會。

「妳昨晚為什麼沒來?」聖焦躁又緊張,「我很怕…」

「我…」十三夜恢復人的模樣,表情非常困惑,「我做夢了。」

那是個說不出有什麼意義的夢。

她看著一個待在星門前握拳咆哮的女子,細肩帶、短褲,皮大衣,踏著沈重的獵靴。全身環繞著蒼青色的火焰。另一旁,穿著古裝的麗人,身影縹緲幽幻的柔聲勸著。

十三夜覺得眼熟,卻一下子想不起來。

「…我誰?我可是甄麒麟!」她大吼大叫,「會是那種跪在男人面前『承歡膝下』的蠢物嗎?!更不要說跪在那個笨徒弟的腳邊!是男人該跪在我面前吻著我靴前的泥巴,怎麼可能這樣?!我非宰了那個亂畫的混帳不可!」

「…那只是同人誌哪,主子。」幽幻的麗人細聲勸著,「之前妳不也看過?妳還看過小叮噹和大雄的…」

「畫得很難看。」她似乎冷靜了點,「真奇怪,這些畫A漫的不能把情節畫得稍微合理點嗎?哪個正常人會這樣就去床上滾?到底是畫給誰看的?」

…這算是重點嗎?

「主子,別氣了。」麗人溫柔的說,「我們還是趕緊找到星門好回家,哪有時間跟這些小孩子發火呢…?」

「也對啦…黃粱真是的,願賭服輸,說要放鬆,結果這麼小氣!星門千千萬萬,我要摸到哪一年…」一轉眼,看到星門內呼天搶地的A漫漫畫家,火氣又上湧,「沒酒喝、沒飯吃,我已經夠火了,居然拿著我亂畫!伸出孤拐讓我打五下散心,我就饒了你這蠢貨!」

麗人一把抱住那位叫做麒麟的女子,「主子,主子!冷靜啊~我們不能胡亂消耗配額,你已經耗掉一次去炸他的電腦了,我們只剩下不到十次的機會,別出人命哪…」

「炸他電腦是便宜他了。」麒麟發牢騷,「雖說不用吃喝,但癮頭這種東西,根本就無關營養嘛。我錯過了好多頓美食和美酒…」

「…等我們出得去了,妳還會有更多頓美食和美酒。」麗人擔心的看著麒麟,連旁觀的十三夜都捏把冷汗。

看麒麟這種殺氣騰騰的模樣,她覺得星門內那個漫畫家可能會死無全屍。

「算了。」麒麟露出一個帶邪氣的可愛笑容,大方的攤攤手。「沒辦法,像我這麼聰明智慧,美麗善良又有魅力的女人,誰都會愛上我。得不到我,就只好毀了我,我能了解的。」

「………………」

「但不能畫漂亮一點嗎?」麒麟抱怨著,「那種姿勢,真是醜翻了。我年輕的時候沒被生育的慾望俘虜,就是因為這種翻肚青蛙似的姿勢啊!我說啊,就算打算當個色情漫畫家,也該好好的研究怎樣畫出最美的畫面吧?」

「…主子,一般都是這種姿勢的。」

「欸?真的嗎?沒其他的?蕙娘,妳跟俊英也是這種姿勢?」

「…走妳的路,主子。」麗人惱羞了,「妳到底想不想吃飯喝酒?」

「……討厭的黃粱,到底哪個星門才對啊…」

然後,麒麟的視線和十三夜相對。她錯愕了一秒鐘,「…噬菌體?」

***

「然後呢?」聖呆了呆。

「然後我就醒了啊。」十三夜搔了搔頭,「我真的不知道這有什麼意義。」

「我也不太清楚。」聖笑了起來,「但我知道有個人,願意付出一半壽命,知道這個奇特的消息。」

但因為這個奇特的消息,聖忘記跟十三夜談及鄭劾的事情,要到很久很久以後,他們才會談到這對來自異界的旅人。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