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五章(三)

***

在只有一扇窗的樸素石室裡,安靜的只有翻書頁的聲音。

戴著兜帽的修士望了望牢靠鐵門上的小孔,低聲問著,「彌賽亞大人心情如何?」

負責看守她的神父恭敬的回答,「還不錯。」他遲疑了一下,才把好笑的感覺壓下去,「…彼得主教的心情大約不太好。」

【Google★廣告贊助】

修士短暫的笑了一下,一閃即逝。厲害的小女人,真是厲害的。將她捉了來,既不喊也不叫,冷靜沈著,眼底燃著冰冷尊貴的怒火,卻沒見到她發作過任何脾氣。

明明是這樣稚嫩的少女,卻有著太滄桑而銳利的眼神。

一知道自己脫身無望,她很實際的轉而要求圖書和學習。教廷方面當然樂於她這樣受教,不到幾個月,她已經熟知並且讀遍他們準備教育她的宗教學,並且像是戰士般找出漏洞和缺失,往往讓準備教育她的老師狼狽而逃,不敢回顧。

尤其是將她抓來的主謀,彼得主教,更是讓她加倍的羞辱,雖然包覆著優雅文詞的糖衣。

相對於彼得主教,同樣也是參與綁票的亞洛修士,待遇卻好多了。或許亞洛在這群狂信者中,是比較溫和的鴿派,也可能是亞洛不曾試圖「矯正」彌賽亞的「邪說」。

他恭敬的上前,輕輕的扣了門。少女冷淡而嬌懶的聲音響起,「進來。」

匍匐行禮,親吻了少女的裙裾。抬頭看她,亞洛心底湧起一股讚嘆和感觸。

這真的是上帝的傑作。當初她讓教廷強行「請」來的時候,還是稚嫩孩兒的模樣。不過是一年的光陰,就像是含苞的蓓蕾,舒卷著溫暖的芬芳,初綻著從孩童轉換成少女的絕美瞬間。

即使是他這樣不動心隱修多年的老修士,都不免有世俗之想。

難怪教廷方越來越不安。許多有幸得睹彌賽亞聖顏的年輕修士,幾乎將他們對神的愛都轉到這個青春美麗的彌賽亞身上。

早晚會出事的。他想。在這個完全只有男人的教廷,絕對會出不幸的污穢之事。教廷方和他都明白,現在的彌賽亞非常柔弱並且沒有傳說中的大能。一朵沒有刺的玫瑰…

即使披著宗教的神聖外衣,裡頭包裹的還是擁有原罪的人類。

雖然彌賽亞沒說過什麼,但彼得主教太在意她了。而且不只一次,強橫的要守護神父離開,並且發生衝突。他也讓守護神父急請過,撞進來,彼得主教緊緊的抓著彌賽亞,抓著她的下巴狂吼。

不能這樣下去。

「瀲灩大人。」他恭敬的說,「我們將護送您往另一個安全的地方,這裡的冬天太冷了。」

「是哦。」她冷淡的抬頭,「不是因為害怕發生什麼苟且之事嗎?」

亞洛不語,好一會兒才調整呼吸。「那是純粹的意外。彼得主教已經受到懲戒,在他授課的時候應該都在守護神父的監督之下。」

瀲灩沒有趁勝追擊,只是漠然的翻過一頁。「我在這兒住得好好的,說不定還有好戲看,做什麼搬家?我不搬。」

亞洛苦笑了一下,他並不是第一天服侍這位聰慧卻難纏的彌賽亞,「您在成年之前,教廷不能置您於險惡世途之中。」

不可能放妳走的,死心吧。

「那也讓我傳遞消息給家人,告知他們我還好。」她微微皺眉,「既然你們堅持要『監護』我。」

不放我也讓我打通電話,不然送封信也好。

「您成年就可以與他們見面,何必急於一時?」

「哦?」瀲灩露出冷笑,「那還不簡單,就跟當初把我綁來的時候比照辦理,打上一針扛出去不就完了?需要這些囉哩囉唆?」

真是個棘手的小姑娘。亞洛反而微微笑起來。她在這裡生活一年,聲望已經遠遠高過教皇。當初可以把迷昏她的罪過推到黑薔薇騎士團身上,現在要怎麼堵眾人的驚疑和不忿?

但他當然是有備而來的。

「若您願意啟程,我想我們有另一位彌賽亞的消息。或許您願意在旅程中聽吾等報告?」

瀲灩兇猛的望了他一眼。鄭劾的消息。他終於獲救了嗎?還是已經死了?或者…他也讓這群狂信者抓了來?

沈默了片刻,她開口,「幾時出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