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六章(二)

從座車到專用座機,她的身邊都有人監視著,她連望一眼窗外的權利都沒有。

但她一聲抗議也沒有,不是低頭看書,就是閉目假寐。這反而讓亞洛承受很大壓力。他們早就沙盤推演許久,準備好各種安撫或因應的措施,但預期中該有的吵鬧通通沒有,他更緊繃的監視,不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

【Google★廣告贊助】

「放鬆點,亞洛。」瀲灩翻著書頁,「你待我不錯,我不會在你眼皮底下逃走。」

他苦笑了一下。

「所以,我請求你,幫我傳遞消息出去。」她抬起美麗的眼睛,望著這個老修士。

「您知道這是辦不到的。」亞洛的苦笑更身了。

「辦得到的,怎麼可能辦不到?」她的眼神轉為冷漠,「不管是誤導也好,謠傳也罷。你甚至可以說『據聞』黑薔薇騎士團的餘孽綁走了彌賽亞,教廷方全力清查消息是否正確…不管你們怎麼掰都隨便你們。」她的眼睛像是閃爍的寒星,「我只要求將我還活著的消息傳遞出去,這並不過份,也不會給你們帶來太大的麻煩。」

這的確不過份。亞洛緘默了。他告訴瀲灩的消息非常簡單,甚至隱瞞鄭劾踏遍整片大陸,紅十字會還因此剿滅了渾沌派。這兩位彌賽亞有奇異的關係,彼此非常關心。

「你仔細想想吧。」瀲灩並沒有繼續逼迫,只是翻過一頁書頁,「我在教廷見過的人也不少,可能現在都是忠誠者,但未來?我在教廷滯留的消息不會外漏?你們趁早將謠言傳出去混淆,好得多呢。最少讓追查者可以花很多力氣去查證,更何況現在我移監了。」

亞洛瞪著她,背脊冒出冷汗。他們都太小看這個年幼的彌賽亞。在這樣年幼美麗的軀殼裡面,卻有著精明太過的蒼老靈魂。

「…我會跟庭上討論的。」

「很好。」她漠然的點點頭,繼續看書。

瀲灩並不知道,他們這趟長途飛行飛過了幾重大海和大陸,直抵西非一個古老的修道院。但她可以感受到乾燥寒冷的氣息,觸目所見盡是紅土。

這個矗立在懸崖之上的修道院有將近兩個世紀的歷史,背對著大海,唯有一條蜿蜒的小路在群山中攀爬。原本是是災變前的空軍一號降落在小路的開端,蒙面的修女沈默的迎接他們。

眾多隨扈都得止步,這是女人的修道院,沒有男人履足的餘地。只有亞洛身負教皇的特令,勉強得到院長--或說逼迫院長同意。

瀲灩看著這些看似弱不禁風,蒙著臉孔的修女,卻本能的不想去觸犯她們。這不完全是信仰的力量…而是遠高於文明點綴過的信仰,某種自然精靈的庇護。

真奇怪。這種氣息。就她所知,難道不會被狹隘的教廷當作是異端,繼之驅除審判?

但她安靜的跟在修女身後,爬著一階階的石階,光禿禿的山區,只有矮小的灌木和草本植物,一覽無遺。大概爬了將近一里的石階,才看到修道院的大門。

這是個小台地,意外的翠綠蓊鬱,和貧瘠的山區形成強烈的對比,像是乾枯大地上的一方翡翠。

佔地約有一個大學那麼大吧?她粗略的估計。種了許多蘋果樹,還開闢著整齊的菜園。除了主要建築的修道院,還錯落著幾棟比較小的建築物,可能是工房之類的。

將她送到這裡來,能夠有效的監禁她嗎?

瀲灩一面想著,一面跟著沈默的修女和亞洛修士,進入了修道院。在一片黑裝的修女群中,院長意外的年輕美麗,而且穿著簡單的白直袍,眼神深邃,像是高山湖泊般,清亮而冰冷。

她瞥了一眼瀲灩,發出失望的笑聲。「沒想到我的修道院墮落到必須成為綁架的從犯。」

「…梅麗珊諾(註)夫人,這是教皇的命令。」亞洛有幾分尷尬。

她沈下臉,神情裡的辛酸卻越來越濃重。「我拿什麼面容去面對我的神?」她自嘲,「用犯罪行為奉獻給祂?」

亞洛被刺了一下,「夫人,請妳為大局著想。」

「大局?哼哼。」她發出冰冷的笑。「跟教皇說,我收到人了。這件事後,我不再欠他任何恩情。」

「我會轉達的。」亞洛恭敬的回答,擔心的看了看瀲灩,她只微微的笑了笑,異常鎮定。

亞洛行禮而去,將瀲灩留了下來。


註:這個名字是錯誤的,但資料不在手邊。暫時使用,等正式版全部置換,特此說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