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六章(三)

院長只靜靜的看著她,「歡迎來到柳昂斯基(註)修道院,姊妹。除了不可離開修道院,妳在此一切都可隨意。」

「我可否請夫人開恩?」瀲灩微偏著頭問。

「我很想,相信我,我很想。」院長的臉孔陰暗下來,像是春日的天空蒙上陰霾,「但我受著誓言的束縛,很抱歉。」

【Google★廣告贊助】

「沒有人是自由的。」瀲灩微微屈膝,「謝謝夫人的慈悲。」

院長眼神複雜的看著她,或許還有些困惑。圍繞在她們身邊的修女們也感到迷惑。雖說年紀和長相都沒有雷同之處,但這兩個女子卻有種奇異的相似。

是眼神吧?

太年輕的外貌,和太滄桑的眼神,形成一種詭異的對比。

但除此之外,這個少女囚犯卻沒什麼奇異之處。她冷靜忍耐的接受了監禁,雖然說,院長要她隨意,但這個少女卻跟著修女們一樣作息,也同樣的勞動、祈禱,研讀經文。

事實上,瀲灩很想逃出去,而且這個看起來非常普通的修道院,防護意外的鬆懈。但很遺憾的,走到圍牆邊,她有種強烈的、不想走過去的念頭。

徘徊了幾次,她苦笑了。很明顯的,這是一種古老的束縛咒,簡單,但有效。這隔絕了外面的歹徒,讓他們沒辦法爬進這個滿是女人的修道院,但也阻止了她的逃亡。

修道院的修女並不多,年齡層看起來大約集中在三四十歲,但詢問之下,有的災變後就在此居留了,但面容看起來不過是四十出頭的中年婦女。

這裡的時間似乎進行的特別緩慢,她們的老化進行的非常溫和。幾乎都是些家破人亡,於世間無所留戀的女子,也有在災難中付出一生所有,最後心力交瘁,選擇遁入空門的社工。

各有各的理由,但並不是想來的人就可以來,有的人連小路都踏不上。能夠來到這裡的,幾乎都是筋疲力盡,與塵世沒有任何關係的女人。

她們崇慕著夫人,但在她這個外人面前,卻似乎避談夫人的種種。

但夫人大約也不在乎。瀲灩默想著。她沒有隱姓埋名,她的事蹟甚至還查得到,柳昂斯基家族甚至有自己的家徽,依舊流傳著他們妖精女祖先的事蹟,並且因此為傲。

瀲灩曾經看過這段故事,卻沒有想到會親眼目睹這個赫赫有名的泉水妖精。

在十三世紀左右,柳昂斯基的繼承人在森林的泉水邊邂逅了美麗的梅麗珊諾,娶她為妻。他神祕美麗的妻子篤信天主教,溫柔慈悲。她唯有要求一件事,每週讓她自由一日,不要去尋找她。

他們結縭數十載,生下了十個孩子。雖然面容都有些奇怪,但都是勇猛的戰士。家主非常愛他的妻子,但對她每週失蹤一日卻日漸不安。後來他跟蹤妻子進入了高塔,發現她正在入浴,下半身卻變成了大蛇。

被撞破了祕密,梅麗珊諾悲傷的和丈夫告別,不管家主是怎樣懊悔和聲嘶力竭,卻不能留住她。

這就是有名的柳昂斯基泉水妖精傳說。據說歷任家主若是遭逢不幸,都會聽到她的哭喊,哀嘆子孫的命運。

這樣長情的泉水妖精。

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居住,為什麼受教廷管轄,這倒是個神祕的謎。

***

住了半年,夫人漸漸和她熟稔起來,常常叫她去喝茶。

「妳外表是個人類,但不在這個眾生循環內。」夫人終究還是問了,「妳從哪個異界而來?」

瀲灩有些訝異的抬頭,看著夫人宛如高山湖泊、深邃而蒼老美麗的雙眸。「…夫人,妳也並不是真的泉水妖精吧?」

夫人挑了挑眉,冰封的神情透露出一絲興趣。「妳說呢?妳認為我是什麼?」

法眼不存,她完全只能靠本能和感覺。但她畢竟是和眾生打交道的鵟門掌門,最善於和生靈溝通的修道者。

「夫人,妳是類似弋游的神人一族吧?」

就這個瞬間,梅麗珊諾變色了。


註:地名和故事略有出入,資料不在手邊。正式版會徹底修改,特此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