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六章(四)

窒息般的沈默蔓延,瀲灩不禁擔心,她是否碰觸了什麼不應該的禁忌。她畢竟來自異界,敬畏著眾生。

「…弋游。」梅麗珊諾苦澀的發著這兩個音節,「弋游。我都快忘記了,我幾乎成為弋游。好久了,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久到…久到…沒有人記得的黃金時代。」

…幾乎?

【Google★廣告贊助】

「妳並非這個世界的人。莫非妳來自歐姆?」夫人咄咄逼人的問,「創世主畏懼的人,是妳嗎?」

這倒把瀲灩弄矇了。她低頭消化了一下,才猜測出意思。她的推論正確了?

「…我猜,我並不認識你們的創世主。」瀲灩的心臟狂跳,「但他的確來自歐姆?」

爆炸成粉碎,成為一片隕石的故鄉。

「是他們。」夫人說,「告訴我一切。」

沈默的聽完瀲灩的簡述。雖說是簡述,也花了好幾天的時間。看著夫人表情的細微變化,瀲灩更深信,她必定知道些什麼…她跟弋游、甚至這個世界的創世主,必定有過重大關連。

等她說完,夫人沈默良久,扶著額,短短笑了一聲。「…教廷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惹了什麼?」她笑起來,越笑越大聲,最後開始嗚咽。

「夫人?」瀲灩有些膽寒。

「創世之父一直畏懼著歐姆來的追殺者。」夫人終於冷靜下來,「他急著摧毀這個世界,就是害怕歐姆來的神靈追究。」

瀲灩睜大了眼睛。

梅麗珊諾,嚴格來說,是個失敗的弋游。

彼時創世之母尚未離世,創世之父還未瘋狂。他們共同創造了七個古聖神監管世界之餘,第一個想要創造出來的並不是神族或人類,而是弋游。

但他們遭遇到非常大的困難,總是沒辦法創造出完全的弋游,只有形體和某些能力相似,卻缺乏最主要的功能。

梅麗珊諾和她的姊妹們是第一批失敗品,創世之父原本要全數摧毀,但創世之母苦苦哀求,最後這批失敗品成了古聖神的侍女,協助他們監管這個初生的世界。

在神族還很生澀,不足以承擔世界之前,幾乎都是這些侍女們在安頓大地的所有生靈。她們的形象被眾生和人類記憶下來,在神族還未掌握世界前,她們被稱為大地女神,並且形象非常統一的都是人身蛇尾(或龍尾)…直到神族興盛,對她們的崇拜才漸漸泯滅,甚至被妖魔化。

但創世之母傷心離世,創世之父日漸瘋狂,繼而留下黑暗的末日劇本逃離。古聖神因此紛紛沈眠,親人的悲傷夫人卻不太喜歡她們這些基因異常的侍女…

失去主人的侍女們,只好沈寂在歷史的背後。有的因為基因的缺陷發瘋,被像野獸般捕殺,也有的藏身深山大澤,隱姓埋名的生活下去。

梅麗珊諾就是隱居的那一群。若不是意外邂逅了那個人類男子,或許她會繼續安靜的住在泉水邊,默然注視著必然來臨的末日。

但她愛上了一個短命如蜉蝣的人類,甚至那個人類不能守住古老的誓言。她並沒有怨恨,只是遺憾。她知道那個男人沒辦法愛上任何其他女人,哀嘆直到壽終那日。

原本她不懂為什麼活著,但現在她唯一的生存意義就是看丈夫的血脈可以存活下去。

「…在我還是古聖神侍女時,我的主人,無情的坦丁,是創世主最倚重的古聖神。」夫人短短的笑了一下,「他們是不把我們當人看的,所以,我反而看到最多,聽到最多。創世主瘋狂的時候…無情的坦丁默默的在他身後,我在坦丁身後。」

她眼神冰冷,「創世主像是隻膽小的野獸般嚎叫,不斷喊著歐姆神靈不會饒恕他,他會被撕成碎片,必須在被發現前,趕緊摧毀這個世界。」

瘋狂的創世主,更做了無數殘忍的實驗,試圖做出一隻完整的弋游。失敗品就得死,哀號竟日在神殿迴響。

坦丁面無表情的接受創世主的所有指令,蒐羅許多生靈來完成他的恐怖實驗。而她們這些侍女們,得一次又一次將支離破碎的不良品扔進海裡。

夫人彎了彎嘴角,看起來卻像是在悲泣。「我猜想,他需要弋游是想逃離。但我不太清楚他成功了沒有。總之,他像個懦夫般逃跑了…留下一個註定毀滅的結局。」她聳了聳肩,「妳永遠難以明白瘋子的心靈。」

瀲灩默默的聽著,許多疑問都解釋了,但更大的謎團卻湧上來。

「但他逃了,七聖神之一的悲傷夫人獻出自己生命,人類獵殺了黑暗劇本,阻止真正的末日。」夫人的眼神黯淡下來,「但有六個對創世者忠心耿耿的古聖神還在沈眠。妳知道他們的使命嗎?」

沈重的不祥撲了上來。瀲灩搖了搖頭。

「阻止所有的追兵。」夫人按著額角,「獵殺所有來自歐姆者…不管是神靈,還是人。」

瀲灩短短的停住了呼吸。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