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七章(一)

第七章 神臨

在這次談話之後,隔了一個禮拜,夫人若無其事的招瀲灩來。她跟瀲灩閒話家常,談得卻是連她自己都快忘記,非常遙遠的往事。

七個沈默的古聖神,當中唯一的異數,乃是偏愛人類的哀傷夫人。創世者離開後,她不顧其他同伴的反對,代管天地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直到黑暗劇本開始運作。

【Google★廣告贊助】

她先是用眼睛延緩了末日,最後無可延緩,獻出自己的生命當作主幹,和其他犧牲的眾生交織出龐大、脆弱,卻又無比堅毅的新地維。

「但妳不要以為,每個古聖神都是這樣的。」她笑了一下,聲音卻沒有絲毫歡意。「她是特別的,繼承了創世之母的精神,創世之父給她的束縛也最少,甚至她擁有過多的情感…其他古聖神並沒有情感這種累贅。他們能力巨大,維繫著某種克制原生自然的元素。雖然創世者命令他們不可直接干涉世界…但注意,不可直接,但有太多間接的方法。」

她指了指自己,「身為他們的侍女,我們就是聖神的工具。他們命令我們撫養,我們就賜予糧食,安撫眾生。他們若命令我們毀滅,我們就成了殺害的刀刃。所以…大地女神通常有慈愛和殘暴兩種面貌。」她譏諷似的說,「可惜慈愛或殘暴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的。」

她說,六個殘留的古聖神,性格各異,但通常冷漠無情。創世者離世時,古聖神召開了一次會議,也是空前絕後的一次。

他們決議沈眠等待創世者歸來,唯有名為哀的哀傷夫人叛離這個決定。六個古聖神沒有阻止她,因為他們不知道創世者真正的決定是什麼。到末期創世者已經極度昏亂瘋狂,朝令夕改,令人無所適從。

他們之所以默許哀的叛離,只是因為這個不確定性。

「無情的坦丁一直隨侍在創世者身邊,」夫人淡淡的說,「他完全的接收了誅殺歐姆來者的指令,但其他古聖神覺得猶有爭議,還需要創世者真正的確認,因為指令規格不甚正確。」她像是跟自己說話般,很輕很輕的說,「也是最危險的對象。」

瀲灩看了她一眼。她有些不懂,為什麼夫人願意跟她說這些。夫人甚至詳盡的跟她說明各個古聖神的喜好、應對方式,並且再三警告坦丁的危險性。

「我…會受教廷管轄,是因為受了他們一個恩情。」夫人目光飄遠。「災變時…我明明知道末日會降臨,明明知道這一切都無法迴避,我也受於束縛,什麼都無法做。但我哭叫著求教廷安頓我的血脈。」

只要願意救她的子孫,她心愛的人的子孫,她什麼都願意做。

「…所以我欠教廷一個恩情,必須監禁妳。」她的頰上滑下一滴淚,「這不是我的本意。我相信絕對有神存在,但不是任何有形的、自號神靈的傢伙,也絕對不會是創世者。而是光、良善,溫暖。我並不是屈服於某種教義,而是我承認他們崇拜的對象只是名字不同,卻是相同的良善。」

「…我為了自私的理由監禁妳,違背我的神。這不是我願意的,請妳原諒我。」

瀲灩握住她的手,輕輕吻著。「夫人,妳待我非常仁慈。妳有妳的約束,我明白。我相信妳的神…也會諒解的。」

***

不敢說了解古聖神,但她的確比較有個底了。從指令接受,和理解指令來看,她的推測應該不遠。她實在很感激夫人的觀察入微,不然她沒辦法得到這麼多的情報。

困於誓約,夫人不得不遵守,所以不可能放了她。但若她用自己的方式逃脫,那就不是夫人的責任。

但她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方式,並且在這種情形之下。

在她抵達柳昂斯基修道院的一年之後,一個高大俊逸的年輕人,走入了修道院的圍牆之內。

束縛咒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但他的身邊,像是環繞著極度的霜寒。

正在和瀲灩交談的夫人,毫無預兆的突然變回真身,露出她大地女神時的原貌。她在顫抖,恐懼而憤怒的顫抖。

「梅麗珊諾。」年輕人說,面無表情的,「到妳主人面前來…並且將歐姆的禍殃帶過來。」

她傲氣的蜿蜒而出,瞳孔發出赤金色並且倒豎。「我的主人…唯有神。不是你這個陰暗的…古聖神吞吃過的殘渣。」

年輕人冷笑一聲,原本在地上的影子人立而起,伸出一隻手搭在年輕人身上,漸漸成形,並且睜開眼睛。

雖然只是虛影,卻是掌管寒冷與死亡的…無情的坦丁。

七聖神之一,創世者最忠實的僕從。

梅麗珊諾發出一聲類似嗚咽的低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