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七章(二)

年輕人用種貓戲耍獵物的神情看著梅麗珊諾,「吾名乃羅煞,是為古聖神坦丁在人間的代言人。」

梅麗珊諾仇恨的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但她看到的不是俊美飄逸的外殼,而是洋洋得意、「穿戴」著死人軀體的污穢靈魂。

一個下流的、仗著古聖神賜予的虛無,操弄死者的詭徒。

【Google★廣告贊助】

很久以後,瀲灩才知道羅煞這個人是個非常古老的惡人,但這個時候的她,還不清楚他的來歷。

他原本是敗德天孫帝嚳的徒弟,在天煞日呼喚師父的神通,追捕飛頭蠻殷曼,卻險些被帝嚳奪舍。被弄得魂魄不全,瘋瘋癲癲,最後因緣際會的落到禁咒師明峰的手裡。當時還是學徒的明峰,不忍心殺害這個瘋癲的老頭,將他交給夏夜看管。

大家都以為他很快就會死了,卻沒想到他居然這麼長命,甚至趁著大災變混亂時,趁隙逃出去。

至於他為什麼會被坦丁選中,倒是個誰也不知道的謎。或許他的血腥、殺戮的慾望,甚至對於生命的極度貪婪,強烈到足以驚醒古聖神也說不定。

總之,古聖神選擇他當一個傀儡和僕役,賜予他操縱死亡的虛無。他也因此換到全新的軀體--在殘酷的虐殺之後。他甚至收了幾個徒弟…事實上,這些徒弟不過是他的備用軀體,教導他們如何修煉,只是為了將來免於修煉的麻煩。

聲名狼藉的清泠子也是他的徒弟之一。若不是他在折磨清泠子的時候,從他腦海裡掏出瀲灩和鄭劾的影像和記憶,他也不會知道,古聖神追捕的災殃已經來到這個世界。

這些,梅麗珊諾或許略有所知,但瀲灩一點都不知情。她只有一種強烈的、大難臨頭的冰冷感,像是被掐住了脖子。

但這種感覺卻有種違和的熟悉。

「快逃…快走!」梅麗珊諾微弱的聲音在她耳際響起,「逃得遠遠的!」

…在這緊要關頭,梅麗珊諾做出了選擇。她選擇效忠她的神,而不是約束。

「梅麗珊諾!」瀲灩大叫,衝了出去。她認識的弋游幾乎等於沒有。連名為十三夜的弋游都印象模糊…當時她已陷入昏迷。

但弋游,是種極度遵守誓約的神人。他們受著誓約約束,違約的代價只有死。

但梅麗珊諾已經睜開額頭倒豎的、宛如石榴石的第三隻眼睛,用盡所有力氣和神通,撲向羅煞。

羅煞冷笑一聲,朝她吹了一口寒風,立刻讓她美麗的臉孔蒙上一層嚴霜,繼而凍結。但她不但不讓,反而張開口,噴出硫磺和岩漿逼得羅煞只能往旁邊一跳,否則可能毀了這個他很滿意的肉身。

搭著羅煞肩膀的坦丁虛影,眼睛光亮的像是極光。「違逆我?」

他只說了三個字,卻讓梅麗珊諾抱著頭在地上打滾。口鼻和眼睛都流出鮮血…然後開始混著雪白。

「梅麗珊諾!」瀲灩尖叫,小腹一陣劇痛,大腿溫暖潮溼。

她瞠目低頭。沈眠已久的氣海,突然波濤洶湧,隨著初潮滾滾滔滔。

為什麼是這個時候?為什麼不早一點?為什麼?

她撲到梅麗珊諾的面前,將沾滿經血的手按在大地,急促的念著咒,並且將一小滴血彈到古聖神的虛影中。

古聖神露出極度詫異的神情,虛影渙散。羅煞想也不想就抓向她,但立刻發出尖銳的慘呼,她用血寫在沙土上的卻魔符文像是火一樣燒痛了羅煞。

但也只能逼退他一下下。但瀲灩剛剛凝聚起來的一點稀薄的法力,已經耗個精光了。

她幾乎無法動彈,只能忿忿的瞪著羅煞。他英俊飄逸臉孔,扭曲的宛如魔鬼,拔出劍,並且發出冰冷的死光。

「本來想找點樂子…」他冷笑,「死吧!」

她沒有閉上眼睛,只是不屈的看著自己的末日…巨大的陰影降臨,並且帶著狂亂的搧翅聲,羅煞那劍沒有揮下,反而按著左眼大叫,地上有隻血淋淋的眼珠。

九個頭的大鳥,猙獰而莊嚴的對著他又啄又抓,落地卻幻化為人身,踩暴了那隻眼珠。

「…禁咒師養的爛妖怪!」羅煞又恨又怕的大叫一聲,呼的一聲就消失了蹤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