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一章(三)

當初黑薔薇騎士團會請調列姑射這個小島,主要是為了彌賽亞。

在日漸式微的梵諦岡,有位擁有預言天賦的大主教發出一個預言,便溘然長逝。

他說,「在荒瘠的世界心臟,將有來自列姑射的聖子聖女彌賽亞,展現神的威能。」

【Google★廣告贊助】

大主教的預言精準無比,但他一生只發出三個預言。這個最後的死亡預言受到梵諦岡極度的重視,這位大主教正是黑薔薇騎士團的直屬上司,更讓騎士團奉為神的旨意。

以撒更是堅信不已,更何況,出現在列姑射的彌賽亞的確是一對少年少女,預言的確朝正確的方向運轉了。

於是他們投效紅十字會,一面等待迎接彌賽亞的時機,一面縝密的觀察這個蕞邇小島,尤其是都城。

北都城的魔性天女阻止陸沈而自獻後,殘存的意志並沒有馬上展現。像是陷入休眠般,誰也沒有察覺。直到災後四十餘年的無蟲教之變,殘存的意志不知道什麼緣故,突然甦醒,連帶天女的衣帶--復原生氣的諸橋,突然成為一道盲目而狂怒的城牆。

在北都城,能力越大的人,受到的限制越大。逆天的傷生法術在此會遭逢到最可怕的報復。他並不想觸怒這位異國的魔性天女,即使只有殘存意志。但也將這個特點,納入他的奪取計畫中。

出了一點意外,當然。但大部分還是在計畫之內。連聖魔上邪的出現,都在他的預料之中,甚至安排了相對應的兵力。

但以撒畢竟不是全知者,他依舊少算了一步。

他雖然知道渾沌派也垂涎彌賽亞,卻不把這些連都城都進不了的跳樑小丑放在眼底。但他萬萬也沒料到,這些跳樑小丑被逼急了,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包括金石俱焚的擊毀直升機,不把彌賽亞的性命放在心上。

的確,當挾持著瀲灩與鄭劾的直升機從紅十字會起飛,得到消息的清泠子就虎視眈眈的注視著,等待他們脫離都城的範圍。

他甚至緊急召喚了自己的師弟,允諾事成之後,將童女送給師弟。

坦白說,辦得到的話,他比較想要活的。但若是逼不得已,死的也可以,只是趣味減少很多罷了。他的耐性已經完全耗盡,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原本他還想盡量留活口,但紅十字會追緝得這麼急,連聖魔上邪都出了都城,援軍源源不絕,唯恐夜長夢多,他咬牙決斷的擊毀了直升機,並且和他的師弟第一時間追蹤到直升機的墜毀地點。

但沒想到以撒居然沒死,甚至迅速帶著童男童女逃走,讓他們頗花了一番力氣,才聯手殺死這個戰鬥和法術都極為優異的首席騎士,毫髮無傷的童男童女不知道是因為藥物還是衝擊,暈厥在一旁。

終於得到了!終於…

「師弟,你去瞧瞧他們兩個怎麼樣了。」清泠子的聲音輕顫。

自號渾元上人的師弟狂笑,「他們好得很,好得很…果然是一對寶貝…」

笑聲未歇,幾乎是同時的,清泠子和渾元上人對了一掌,使盡全力的。

「你這恩將仇報的傢伙!」渾元上人吼著。

「彼此彼此。」清泠子冷笑,「我也不是今天才跟你當兄弟的。」

他們下狠招想要迅速奪取對方的性命,好獨佔這對童男童女。卻沒注意到瀲灩和鄭劾已經甦醒,趁他們不備時,互相攙扶著逃出了打得淒風慘雨的戰鬥現場。

瀲灩拼命壓住咳嗽,眼眶裡滿滿是淚。他們一讓以撒挾持,就被注射了藥物。但半昏半醒中,她還是知道直升機墜毀的事情。以撒緊緊的抱住他們倆,用身體承受了墜地的傷害,拖著撞傷,還是扛著瀲灩,背著鄭劾,迅速的游向河岸。

若不是他拼命維護,可能在跟清泠子和渾元上人的爭鬥中,她或鄭劾早就沒命了。以撒的死,並不是技不如人,而是重傷之餘,依舊堅持不讓彌賽亞受到傷害。

她的心情很複雜,非常複雜。

鄭劾腳步錯亂,顯見還被藥物控制著。他也知道逃不了多遠,但要他坐以待斃,他又辦不到。

果然沒多久,那對邪惡的師兄弟就暫熄戰火,一起追了過來。

他一摸腰際,感到一陣絕望。他帶著靈玉符的袋子不見了。腦子一片紊亂,四肢無力,他只記得將瀲灩塞在身後,不屈的看著這兩個魔頭。

「我看,先斷了他們倆的四肢筋脈,再來解決我們的問題吧。」渾元上人皮笑肉不笑的說。

「好讓你有時間偷襲我?」清泠子冷笑,「得了。就依前議,童女給你,童男給我。一鳥在手,好過兩鳥在林…或者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這對奸險的師兄弟原本就想偷襲對方,得手就獨佔所有好處。現在知道彼此有提防了,實力又在伯仲之間,自然願意各退一步。

既然取得協議,清泠子先伸手欲抓住鄭劾。卻被個響著憤怒喇叭聲的自行車撞得一偏。清泠子大怒,反手一掌,整部自行車瞬間成了一團廢鐵。

「…風火輪!」鄭劾大叫,眼淚奪眶而出。

「你就這麼把我的斥侯給廢了。」陰冷的聲音從天而降,挾帶著暴怒的雷氣,「還敢碰我要罩的人…清泠子,你真當我們這些老頭都死光了?!」

恢復真身的上邪,張口就是怒然的火雷。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