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八章(一)

第八章 神之明

指令啟動了。

在無盡的黑暗中,圓睜的眼睛泛著粼粼極光。創世者的指令,誅殺來自歐姆者。他不問理由,也沒有情緒。

搜尋,然後抹殺,這就是他的使命。即使身受極大的枷鎖,甚至必須使用神媒作為媒介,他還是必須完成他的任務。

但那個誅殺對象,卻觸動了他一絲奇妙的感覺。

【Google★廣告贊助】

那麼弱小,那麼單薄,搖搖欲墜,像是一株在寒風中瑟縮的小草。但這樣的草芥之輩,居然丟出讓他不舒服的毒種,弄壞了他的虛影,和神媒間的連結。

他的眼睛微微挪向在他掌握中奄奄一息,慘呼到嘶啞的神媒。枉費賜予他神聖的虛無,居然來株草芥也清除不了。

坦丁鬆手,讓羅煞像團破布般摔在地上。太用力,玩壞了。他有點淡淡的後悔,又得讓神媒去找新軀體,等到可以運用自如,又是一段時間了。

眾生,真是非常無聊又脆弱的生物。

「別再失敗了。」他的聲音轟然的在靈魂深處迴響。緩緩的閉上粼粼極光的眼睛,陷入深深的沈眠。

他不急。完全沒有什麼可以著急的。他的時間無窮無盡,直到沒有盡頭的虛無。

***

「…所以,那是一隻白魔。大約可以媲美神靈…卻被煉化的白魔。」瀲灩說。

從旁人看起來,真是一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甜蜜景象。他們倆額抵著額,相互擁抱了快一個晚上,一面絮絮的談著。大人們雖然有許多話想問,卻還是忍笑的帶開,讓他們好好享受這樣純潔蜜樣的時光。

事實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瀲灩初潮終至,得回一些稀薄的法力。這讓她可以使用同心符,讓兩個人可以直接用心靈交流,好快速了解別後的種種狀況。只是這種同心法術除非是非常親密的人,不然是沒人用的。畢竟讓人窺看內心的一切實在太尷尬,因為完全沒有遮蔽,連最隱私最不堪的陰暗面都會一覽無遺。

瀲灩是無所謂的人,鄭劾又是個天然呆,他們用起這種同心法術倒是一點障礙也沒有,很快的進入重點,迅速交流了別後的經歷。

真是好極了,像是問題不夠多似的。瀲灩悶悶的想。古聖神就鬧不清,連垃圾蟲都來湊一腳。

「妳說什麼古聖神的,是境界很高,卻被煉化的白魔?」鄭劾一臉囧樣。他還以為這邊的問題就夠大了,卻還有個古聖神來湊數。

的確,幾隻垃圾蟲沒什麼好怕的。但等他知道垃圾蟲的數量和社會組織--喵低啦,垃圾蟲都社會化了--他才覺得問題不是一般的嚴重。

「又沒有天天黑魔爆炸,這些垃圾蟲哪來的?」瀲灩的神情也難看起來。

重逢的喜悅一過去,冷靜下來,才發現重逢只是雙倍問題的開始。兩個人都坐困愁城,卻想不明白為何有這樣不合理的狀態。

「古聖神的問題,先不要想好了,妳別管。」鄭劾決斷的說。

瀲灩變色,「你是什麼意思?這世界跟我們不是沒有瓜葛的!先不論我們的人身安全…」

「妳打得過?我打得過?我們全盛期搞不好都還難以取勝,聯手還可以拼一拼,現在可以做什麼?」鄭劾輕喝。

若論人情世故,鄭劾遠遠不如瀲灩。但若論道法專精,瀲灩是不如鄭劾投下的全副精力和苦功。

「若有百年時光,我們倆說不定還可以跟這隻煉化過的白魔拼一拼。煉化過的生靈都會弱化許多,妳這樣的狀況都能逼退他的虛影,說不定真的有機會…不過,大姐,對方有六個啊!咱們才兩個…幹嘛送上門給人圍毆?更何況,我們連百年的修行都沒有欸!」

「…他們不會在乎任何人,不會在乎這個世界。」瀲灩想到挺身而出,卻因她死去的梅麗珊諾,心底一陣刺痛。「我不想給…身邊的人帶來任何災難。」

「我同意。」鄭劾點頭,「我也不想讓…朋友或者我的徒弟遇到什麼危險。」他把漸微的名字吞回去,卻完全忘記瀲灩對他內心的隱私一覽無遺。

「打不起,我們總躲得起吧?他們那個什麼歸毛規則,古聖神又不能直接插手。打不過代言人,難道沒長腿不能跑嗎?看就知道妳沒什麼打架經驗…打架哪有往死裡打的,充什麼好漢子?

「真的打不過,不過就是死罷了。最壞也就這樣,又怎麼了?搞不好逃逃躲躲打打,咱們死拖活拖過了百年,功力也夠了,換咱們去尋他們晦氣都有可能,還可以各個擊破勒,現在煩惱這個做啥?」

「…你說得倒簡單。」瀲灩咕噥著,心底的沈重卻輕了許多。

「呃…」鄭劾將頭別開,臉孔有些發紅,「我覺得…我覺得若是跟妳在一起,什麼都會很簡單。」

難得的,瀲灩的臉也紅了。好一會兒,兩個人都沒講話。

「…白癡。」

「嘖,妳只會罵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