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八章(三)

第二天,明峰和他們談了很久。雖然釐清了一些疑點,但反而陷入更大的謎團。

畢竟弋游即使在瀲灩他們的世界裡,也是種神祕的神人種族,所知甚少。瀲灩搞不好還比別人多了解些,而她多知道的那一點,還是透過靈界交流而來的。

【Google★廣告贊助】

「…我看,我們一起回都城好了。」明峰當機立斷,「我直接去問那個瘋子比較快…若他也不知道,找聖也比較近。目前只有聖能夠和十三夜聯繫不是嗎?」

瀲灩和鄭劾驚愕的相視。沈默了一會兒,瀲灩才開口,「我以為…我們已經講得夠清楚了。我們不能…給你們帶來麻煩。」

「麻煩?」明峰困惑了一會兒,「哦,妳說古聖神?沒差啦,也不差多得罪幾個古聖神…」不太好意思的搔搔頭,「未來之書就是我弄壞的…我和我師傅一起弄壞的。認真要追究,也不差再多幾個這樣的仇家。」

他們倆一起睜圓了眼睛。

明峰或許因為某種神奇的法寶而得以長生不死,但就他們來看,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法力。他根本沒有系統性的學習過道法,連最入門的符籙都不會。

當然,他學得很快。像是這些道學符籙都沈睡在天賦之中,只等待喚醒。但他對道學等於一無所知的情形之下,卻可以隨意的組織字句釋放天賦,這非常不可思議。

但在怎麼樣,能夠和創世者的創造物抗衡,都等於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他屬於此界的生靈,必須受這界的創世者規範與束縛。

這簡直是…太逸脫規則。

「亂開支票好嗎?」漸微搖搖頭,「你又不能在都城待太久。」看著這兩個孤弱的孩子,「反正對抗無的原型機還需要修正,我就姑且在紅十字會待一陣子吧。」

「唷,想看兒子娶兒媳婦嗎?」明峰用手肘頂了頂漸微。

「好說好說。」漸微不動聲色的頂回去,「哪及得上你,快看得到孫媳婦了。」

「…我真的想去敲英俊的牙了。」

在這幾個大人的堅持和善意中,他們滿懷心事和擔憂的跟著回返都城。

據說,禁咒師前去拜訪他口中的「瘋子」,過程不太順利。那位名為姚夜書、住在精神療養院的小說家,不客氣的將他轟出去,說,「別指望先知道劇透!該出現的時候就會出現,別來煩我!」

而十三夜不能在此界現形,也讓溝通非常困難而緩慢。畢竟十三夜對自身種族非常茫然,連是怎麼應召換,將瀲灩和鄭劾帶來的,都一無所知。甚至無法找到當初應召喚的異界星門。

「…她說,她會試圖找看看。但虛無之洋真的很大。」聖沈默了一下,「很抱歉,沒幫上什麼忙。」

「不不,你們都幫了我很大的忙。」明峰力持穩定的聲音還是有些顫抖,「不管是你、十三夜,還是那兩個小朋友,甚至是死瘋子…你們都給了我最珍貴的…」他哽咽了,「希望。」

最少知道了她的消息。知道她只是受困,而不是消逝,更不是將自己埋進地維。

直到現在,他才知道自己有多麼不安。直到現在,他才鬆了那口幾乎窒息的氣。

不管希望多麼渺茫,我還是可以期待吧?期待有一天會再見到妳。期待有一天,讓妳笑著點頭,親手遞給我畢業證書。

我可以這樣期待吧?師傅?

***

禁咒師只在都城待了兩個月,但這兩個月裡,卻屢屢受到現任會長的「關切」。他沒說什麼,只是笑笑的,又準備啟程了。

「…他這樣待你是不公平的。」漸微不贊同的搖頭。

「我已經將權力交出去了。」明峰回答,心平氣和的。「我不是守成管理的那種料子,你知道的。現在紅十字會很好,該見的人我也都見了…小靖的女兒都快可以嫁人了,她過得很幸福…我再也沒什麼不放心。」

漸微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那兩個孩子…為了學籍問題,讓你收養了是嗎?」明峰關懷的問。

「是呀。」漸微笑笑,「既然回不了家鄉,且將異鄉當故鄉吧。」

「我知道你不喜歡被紅十字會管著。但為了這兩個孩子…你就多少擔待一點。」他默然了,「他們沒有做錯什麼,不該承受任何貪婪的意外。我也不希望…上邪太逞強。」

還剩幾個老朋友呢?不多了,不多了。時光漸漸沖刷了他們,一直被留在時光這頭的他,並不是毫無感覺的。

像是指縫流洩的沙,讓他格外珍惜僅有的故人。

「我都知道了。」漸微溫和的說,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著他漸去的背影,顯得非常孤寂、壓著千鈞重擔。幸好他的身邊,還有個羞怯的妖族少女,正在對他微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