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八章(四)

瀲灩和鄭劾都讓漸微收養,並且居住在都城裡,正式從高中唸起。

「倒不是要你們去唸什麼書,只是人類,總是需要同儕關係。」漸微溫和的說,「知識並不是學校的唯一目的,既然暫時還沒有回家的希望,那就試著在異鄉好好的生活吧。」

【Google★廣告贊助】

剛開始,並不是那麼順利。畢竟青春期的孩子排外感比較重,而鄭劾和瀲灩那種和外表截然不同的穩重和成熟往往被解釋成瞧不起人。而他們也滿懷憂思,總是擔心災禍不知道哪天會襲擊而來。

但一年過去,古聖神意外的沒有任何舉動,連他的代言人都不曾出現。

這兩個被歸類成「好學生」的少年少女,卻有絕佳的運動神經,也不像同學想像的那麼守規矩。鄭劾還跟同學打了好幾次架,被他穩重漂亮的妹妹點著額頭罵。

似乎跟普通人沒什麼不同。

他們漸漸被同學接納了,不知不覺的。急迫的危機感也漸漸遲鈍,他們談了幾次,或許連古聖神都不敢掠都城殘存意志之鋒芒,也可能是,創世者不完全的指令讓古聖神罷手了。

不管怎麼樣,他們的確將憂思拋去,盡力的在異界生活。

瀲灩和鄭劾越來越像一般的青少年,活的興味盎然。他們讓漸微溫愛的照料,也回報相同的孺慕和溫柔;跑去吃上邪的早餐,假日去咖啡廳打工,上邪粗聲粗氣的揉亂他們的頭髮。

跟凡人的同學一起上課、打球,鄭劾還被拖著一起偷看「清涼」的雜誌,瀲灩聽著女孩們戀愛的苦惱。

他們在自己的世界,都是堂堂一代宗師,備受尊重,地位崇高。但追溯凡人時的少年時期,卻只是一片灰暗慘澹,世界給他們的唯有冰冷,沒有絲毫溫情。

但失去一切,來到應該是異鄉的異界,他們卻被幼小的眾生如此善待,像是悲慘的童稚時光,被慈悲的彌補了。鵟門掌門瀲灩、憲章宮監院鄭劾,就像是前生輝煌卻模糊的記憶,偶爾會有些愴然,但很快就遺忘。

畢竟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都被填得滿滿的。被親情和友情,溫愛與歡笑,知識和理性,填得沒有任何空隙。

甚至,他們和妖鎮的徒弟們取得聯繫,那些大哭狂笑的徒兒想盡辦法到都城見他們,就因為這些半妖孩子,他們趁空錄下許多入門典籍,設法「函授」,這些典籍都留存一份備份給漸微,成為漸微沒事幹時的課外讀物。

後來漸微半開玩笑的用這些典籍做基礎,開發了不少玩具給瀲灩和鄭劾玩。這些玩具體積通常很小,可以隨身攜帶,甚至當中一個可以變化屬性的銀鏈子還取代了鄭劾遺失的靈玉符,他愛不釋手,說啥都不肯脫下來。

至於這些典籍和玩具,會在未來的世界佔一個重要的位置,那倒是所料非及的。

此是後話。

***

這一天,非常的冷。

快要放寒假了,等寒假過去,再過一個學期,瀲灩和鄭劾就要上大學了。鄭劾長高很多,開始出現青年的模樣,就是臉孔還帶點稚氣。相對之下,瀲灩就沒什麼大的變化,常有人把她認作國一的小女生,勉強只到鄭劾的肩下而已。

在外他們自稱兄妹,常被笑「妹控」或「兄控」。大家都知道別去惹瀲灩,她那位號稱忠犬的哥哥會大怒的暴力驅趕。

「對普通人,下手那麼重幹嘛?」瀲灩抱怨著。她穿著暗紅色大衣,領口和袖口滾著假兔毛,帶著耳罩,臉孔紅通通的。

「那白癡居然敢撲倒妳!我沒打斷他的骨頭,已經是佛心來著的。」鄭劾拉長了臉,不怕冷的他只穿了件毛衣和牛仔褲,看起來餘怒猶存。

「開玩笑你看不出來?」瀲灩瞪了他一眼。

「就是開玩笑才這樣的傷,不是開玩笑,看我不扭斷他的脖子!」

「冷靜點好不好?我們是去賠禮道歉的,不是去殺人的行不行?」

他們倆請了兩節的假,去探望被鄭劾打傷的同學。到了同學家,家長掩口笑,「你們還特別來!是那小賴皮藉著一點皮肉傷,趁機請假偷懶哩。」很熱情的招呼,還要瀲灩和鄭劾別放在心上。

「你們真可愛啊,粉雕玉琢似的。」同學媽媽拉著瀲灩左看右看,喜歡得不得了,「雖然我那賴皮兒子配不上,考慮來當阿姨的媳婦兒好不好?」

「瀲灩還太小。」鄭劾快爆發了。

瀲灩趕緊用手肘狠狠地撞他的肋骨,「阿姨,我會考慮。但現在心思還只能放在功課上。」

等告辭走出大門,瀲灩瞪他,「你吃炸藥?」

「妳很想嫁人看看是吧?」鄭劾火了。

「…神經病。」

「妳就只會罵我!」

他們如常的鬥著嘴,走向學校。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