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九章(一)

第九章 殺生

校門就在眼前,他們還在零零星星的鬥嘴。只是到了這兒,逗趣的成份多了,火氣已經完全沒有。

這是他們私下的樂趣,從來到這個異界就沒改變過。

【Google★廣告贊助】

但瀲灩突然停下來,望著警衛室,沒有答腔。鄭劾奇怪的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他沒有看到總是笑呵呵的老警衛,只看到一具冰雕似的屍體,大張的嘴和扭曲的表情,無言的述說他臨終時的強烈痛苦。

相視一眼,他們奔進學校,像是被強烈的暴風雪襲擊,到處都是倒地蜷縮的屍體,霜硬、冰寒,覆蓋著厚厚的、死亡的雪。

他們熟悉的同學、校園,警衛、老師。他們認為理所當然應該存在的一切。

他們安靜而平凡的每一天。

不約而同的,他們奔向極寒的來源,意外的卻看到清泠子。他美麗的像是女人的臉孔,薄冰藍的眼睛閃爍著死氣。他並沒有察覺瀲灩和鄭劾,只是帶著像是影子般的、披覆著厚重斗篷的小隊,捲著極度寒冷的白氣。沈默的跨越操場,走向另一端毫無知覺的校舍。

那是清泠子,但也不是清泠子。瀲灩和鄭劾看到的是,一個污穢的生靈,「穿戴」著清泠子死去的軀殼,領著無形無體,極寒凝聚的腐敗人魂,正在凌虐他們的校園。

污穢他們所在的大地。

其實,他們轉的念頭,可能只有一瞬間,不過零點零幾秒。卻同步到宛如一體。

他們是最有可能蛻變成功的攻頂者,受到嚴苛的社會規範和教育。連自稱沒有任何戒律的瀲灩也讓莫言深深的潛移默化,不自覺的堅守不殺害任何生靈的守則。

即使是惡靈邪獸,他們這些位居高端的攻頂者也會避免毀滅這無法迴轉的手段,都會設法禁錮、煉化,讓他們可以繼續存在下去。或許原本的意義是為了仁慈,但之後漸漸固化成讓蛻變成功的必要性。

這種無形的潛規則,已經在高端道門成為牢不可破的內在戒律。在此界可能覺得不可思議,但在他們秩序井然的世界裡,卻如呼吸般自然。真的有膽去觸碰這種禁忌的,往往是些弱小門派,自覺蛻變無望的。

絕對不是位居八大高手的鄭劾或瀲灩。

就是這個致命的弱點,才會讓他們被以撒制住。

但現在,現在。

內在洶湧的憤怒和悲傷昂然洶湧,奔騰吞噬了名為「自制」的高牆。修煉這麼長久的時光,他們頭回湧起了「殺意」,並且準備付諸實行。

這一步踏出去,即使可以返鄉,大約也蛻變無望。但是…去他的神靈!

「…羅煞!」這對少年少女異口同聲的發出帶著稚氣的怒吼。

他緊急的轉身,神情異常的看著這對需要抹殺的對象。他們倆似乎有些什麼不同了…帶著強烈仇恨的眼神,眼底燒著狂烈的火。

「吾乃…坦丁在大地唯一之代言人!」他發出狂野又莊嚴的聲音,震盪著方圓五里內所有人的魂魄。體弱的人幾乎就這麼休克,沒有休克的人倒地無法思考和動彈。

他回手將寒霜凝聚的巨劍插在大地上,操場的紅跑道立刻覆滿堅硬的冰,凍結內化,極寒不斷的侵蝕大地,發出撕裂般的哀鳴。

都城殘存的意志緘默。畢竟魔性天女已經消逝,僅存的意志並不能抵抗等同規則的古聖神。

「所以,」瀲灩走向前,拔出漸微幫她打造的光劍,「所以,你就可以前來污穢天女的都城,毀滅她的子民?」

「所以,」鄭劾走向前,取出漸微幫他打造的符鏈,「所以,你就可以前來肆虐我們的都城,毀滅我等的平衡?」

回答他們的,只有羅煞發出的,狂暴洶湧、震盪靈魂的戰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