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二章(一)

第二章 旅人

瀲灩昏昏的躺著,嘴唇乾裂。

她很想喊渴,但卻破碎的連個字都吐不出來,只發出沙啞的氣音。有人像是察覺了她的動靜,扶著她的頭,溫柔的在她唇上抹著沾了水的脫水棉,才慢慢的用湯匙餵她水喝。

即時而清涼的水舒緩了她的乾渴,也讓她昏沈的腦海有了一小角清明的空間。

【Google★廣告贊助】

藥物嗎?她該好好研究一下綁架犯的行為模式。以後她若有機會回都城,倒是要好好的研讀這部份的知識…

她的思緒很快的漂浮起來,以至於幾乎不了解聽到的片片斷斷。

「…我覺得這樣不妥。我們的任務不是綁架彌賽亞…而是說服。」

「彌賽亞不是我們綁架的,那是反叛的黑薔薇騎士團獨斷獨行的結果,和教廷沒有半點關係。我們只是半途解救了她,並且加以保護而已。」

「那就該把她送回去!」

「回去哪裡?神敵的妖魔家?讓她繼續被污染?亞洛修士,你真心認為這樣是正確的嗎?這不是綁架,我們只是必須善盡上帝給我們的職責,將祂在人間的化身妥善保護。」

「這根本是狡辯,庭上給我們指示明明…」那個理智的聲音頓住,一字一句輕聲讀著什麼。「庭上早就知道騎士團的行動?」

「只是懷疑,懷疑不代表什麼。」另一個明顯冷淡的聲音說,「他們獨斷獨行,才引起這麼大的禍事。但上帝自有祂的旨意,所以我們才解救到彌賽亞之一。那位尊貴者的意思,你明白了吧?」

「既然是教皇的意思,我無話可說了。」

這些話像無意義的水流,從昏沈的腦海嘩啦流過。但「彌賽亞之一」還是觸動了她的清明。

鄭劾不在這裡。

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她閉上眼睛,滑入靜默的黑暗,眼角滑下一串淚。

***

瀲灩不在這裡。

一想到這點,鄭劾的心底就一陣刺痛。比他被捆得發青的手腕,累累的淤血和傷痕還疼痛許多。

他們像是兩團破布,被人拉來扯去,卻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他們不管過去多麼強大和卓越,此時此刻只是體力和能力低微的兒童。

手無寸鐵的,隨便大人決定他們的命運。

所以,他才會眼睜睜看著瀲灩從他的眼前被奪走,他卻沒辦法殺光眼前所有的人。

慈悲和戒律有什麼意義呢?在這殘酷的世界,力量才是一切!

他忿恨、悲歎,並且盡所有努力的逃走。換來的是他一身數不清的傷痕和淤血,有回還讓他的獄卒差點掐死,因為他放聲大叫。

「把他的嘴堵起來,別真的殺了他!」帶頭的人推開獄卒,「他死了,師父找你還是找我?白癡!想死就去撞火車,別拉我陪葬!」

那個獄卒老大不甘願的將鄭劾的嘴用破布堵起來,「連絡上師父沒有?」

「連絡不上。」頭子臉色冷淡的,「但也不代表師父會高興這小子成了屍體。」

鄭劾聽他們交談,知道落到渾沌派的手底。這些三腳貓道士,卻將他禁錮起來。他的氣海像是被個該死的手套隔了開來,讓他完完全全的成了普通人。

這一役,渾沌派死了不少人,上回在妖鎮領地又吃了鄭劾倆的大虧,這些修煉者對鄭劾非常不客氣,找到機會就對他拳打腳踢。

有回被叫做吳畏的頭子看到了,他厲聲喝止,「你們瘋什麼?!還不知道師父要這小子做什麼呢…萬一成了師父的跟前人,你們哪個想活的?師父也說了,他要活的,一塊皮也不准擦破!你們就這樣下死勁打?出事誰要負責?說啊!」

師兄弟不敢說話,有個傻大個兒硬頂嘴,「為了這小子,死了我們這麼多人!」

「別跟我說現在你又有師兄弟的義氣了。」吳畏冷笑,「得了,誰跟誰是有義氣的?沒本事的,死了叫剛好。當初來跟師父,誰不知道是這樣的?別跟我說年少無知。」

師兄弟們無語,鄭劾才受到比較好一點的待遇。一直到上了走私船,吳畏還將他手腳的繩子都解了,還取出堵著嘴的破布,只是將他關著。

但心灰意冷的鄭劾開始絕食。

餓到第二天,吳畏將惡聲惡氣的師兄弟喊了出去,只和鄭劾獨處。

「你想怎樣?」吳畏蹲著,和餓得發軟的鄭劾視線相對。

「自由。」他勉強熬住火燙似的飢餓,用力一昂首。

「辦不到。」吳畏回得很乾脆。

「那我寧可死!」鄭劾對他吼。

吳畏的眼神更冷淡了,「唷,我還以為你會在乎那小妞呢。原來這麼不要緊啊…」

「你胡說什麼!」鄭劾拼命瞪著他。

「你是白癡?還是智障?活著就有希望,吃得飽飽的,最少有力氣逃走…萬一機會在眼前,你卻餓得四肢發軟,那機會就等於是個屁。」吳畏聳肩,「我以為你是個聰明的小孩。」

鄭劾無話可說,低頭仔細想想,悲從中來。他非常非常想念瀲灩,這個時候他才知道,依賴瀲灩有多深。

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若不是有瀲灩的八面玲瓏、泰然自若,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像現在,他真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抓起饅頭,他用力咬了一口。但他一點滋味也嚐不出來,像是咽了一嗓子的木屑。他吃不下,喝不了。

但他還是勉強自己吃完粗糙的晚餐,不管會不會被譏笑。

吳畏卻只是冷淡的看他吃完,留下水壺,端著盤子出去,一個字也沒多說。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吳畏聳了聳肩,轉上樓梯卻遇到他的師兄。

「哼哼,我若把這些話告訴師父,吳畏啊吳畏,你想會怎麼樣?」他師兄冷笑著說。

「什麼話?」吳畏靠著牆,船晃得非常厲害。

「別裝了,你鼓勵那小子逃走,以為我沒聽見?!」

大家都這麼喜歡抓人把柄,真沒辦法。

「去說呀。」吳畏懶洋洋的,「我哄小孩子吃飯的謊話也當回事去說…我勸你最好趁師父心情好的時候提,省得成了灘爛肉泥。」

師兄一時語塞,吳畏老實不客氣的從他旁邊擠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