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二章(三)

鄭劾看看下面的虛影,和站在他旁邊槍法神準的大叔。根本分不出虛影和本尊的差別。

有種怪異的感覺湧上心頭,但卻有點捉摸不定。

大叔優雅的掏出另一把比較小的槍,讓鄭劾覺得分外眼熟。他也擁有過一把類似的槍,還差點槍殺了瀲灩。

那是紅十字會標準配備的符文槍。他還用類似的槍誤打誤撞的重創過清泠子。

【Google★廣告贊助】

大叔打直手臂,穩定而冷靜的對著衝過來的渾沌派門人,每開一槍,就一個人倒下,彈無虛發。

除了吳畏。他驚險萬分的閃過第一槍,卻怎麼樣也閃不過第二槍。那槍穿胸而過,他僵持了片刻,緩緩跪倒。

想說話,血卻湧上來。吳畏摀著嘴,擔心會不會被自己的血嗆死。

「別擔心。看起來危險而已。」大叔和藹的說,「現在的醫療水準可以將你們治好…最少兩個小時內是沒問題的。」他泰然自若的拿出手機,打給醫院。

扛著鄭劾,他輕鬆的跳下屋頂。虛影一陣扭曲後就消失了。

「走吧。」他拉著鄭劾,「這些人沒死,大約還是會來找麻煩的。等到了安全的地方…」

「…你是什麼?」鄭劾身上的禁制還沒解開,暫時的喪失法眼。但他境界太超前了,許多東西無須道行就可以感覺到。

大叔驚訝的看了他一眼,「你現在應該跟普通人一樣吧?喏,你身上的禁制還沒解。現在的我,應該更不容易被普通人察覺才是。」

…他的直覺居然正確了。這個世界的人,幾乎都是混血,複雜而曖昧。但他完全沒有。

應該說,他乾淨到連人氣都幾乎消失。但說他一點人氣都沒有也不正確,因為有種靈魂才有的熱度。

「你奪舍到法術傀儡身上?無法移轉出去嗎?」鄭劾被引起興趣,渾然忘了他們依舊在險境中。

「你怎麼會這麼認為…等等。」大叔深思,「這倒是頗有趣的角度,我還沒這麼想過…」他昂首,像是在聆聽什麼聽不見的聲音,「救護車來了,為了避免麻煩,我們還是先走吧。」

他吹了聲口哨,一部破破爛爛的吉普車開了過來,但破爛的只有外表而已。他們上了車,安全帶會自動繫上,無須握著方向盤,就會自動行駛。

「他很聰明的。」大叔對他笑笑,非常和煦,「啊,我們可以放心聊聊了。從某個角度而言,你是第二個一眼就看穿我本質的普通人。」

「我不是普通人。」鄭劾咕噥著。

「我想也是。」大叔抱歉的笑笑,「這麼小的孩子,卻擁有這麼好的資質和潛力…晚點我想想辦法把你的禁制給解掉。你要連絡什麼人嗎?」他將手機遞給鄭劾。

他感激的接過去,電話卻不通。

「我的手機不可能訊號不通的。」大叔訝異起來,「你是不是沒加區碼?」

「什麼是區碼?」鄭劾迷惑了,「這又是什麼地方?」

大叔專注的凝視他,「…鹽。你渡海而來?這裡是深圳市。你從什麼地方來的?」

「…列姑射。」

他驚訝了。「為什麼這些人要大費周章的把你從那麼遠的地方綁來呢?」

鄭劾想說,卻反而沈默了。這幾天的變故,讓他的心底埋下一個對人類懷疑的陰影。

沒錯,大叔救了他。但這個可疑的大叔,人氣這麼稀薄的大叔,無緣無故的,為什麼要救他?

這會不會又是另一個陷阱?

到底還有誰是值得相信的呢?他茫然了。

「你心跳的很快,呼吸也不穩定。」大叔偏了偏頭,「我告訴你列姑射的區碼,你先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吧。」

「…你為什麼要救我呢?」鄭劾滿懷戒心的問。

「為什麼?」大叔奇怪的看他一眼,「只要是人,就不會坐視犯罪的發生吧?」

渾沌派門人開車去加油的時候,幾句交談飄進了他的耳裡。

他們在爭論該把人送到什麼地方才安全,可以同時避開紅十字會的追緝。

為什麼要躲開紅十字會?最近紅十字會是有些傲慢…但不到不分青紅皂白,或者為權勢服務的地步。

這勾起他的好奇心,悄悄的開車跟在他們後面,並且監聽他們的對話。結果他發現,後車廂內的確有生命體,而且似乎在哭。

這是顯而易見的綁票案吧。

他原本希望這些人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所以才攔車詢問。沒想到這些人矢口否認,並且蓄勢動武。

等他燒開了後車廂,這些人就真的動上手了。

社會總是有些反常的敗類。保護幼小應該是生物本能,不知道怎麼會有這麼多違反本能的人類。

大叔淡然的談著,鄭劾瞪著他,「…大叔,你說得好像你不是人類似的。」

「這個啊…」他搔搔頭,「我應該說,我也是另一種人類…最少我的人類妻子兼主人這麼說過。所以我遵循規則所該有的『良知』,並且尊重人類應該有的生物本能--維繫種族延續的必要。」

他笑笑,「我姓林,林漸微。你猜想的雖然不正確,但離得也不遠。」他泰然自若的說,「我是個領有公民證的機器人。」

鄭劾瞪著他,找不到自己的聲音。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