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第二章(四)

鄭劾已經不是六年前初抵異界,茫然無知的監院了。他在咖啡廳打工,陪著瀲灩跑圖書館,跟著去聽課,也參與這個社會的活動,許多動漫畫看起來也不再困難,雖然都是胡說八道居多。

他積極的成為一個凡人少年,當然知道「機器人」這種東西是什麼,甚至看過不少部相關主題的科幻片。

【Google★廣告贊助】

但他眼前就出現一個活生生(?)的機器人。而且這個機器人甚至還能夠運用某些法陣…最少燒開後車廂那招,不是槍砲彈藥搞得出來的。

「這很神奇嗎?」漸微笑了起來,「萬法歸宗。雖然我沒有人類修煉後的法力,或眾生天賦中的妖力或神能。但我是機器人哪,要改造出類似的能量又不是很困難…精純能量只是名稱不同而已,電能不也是種能量嗎?」

這話真大大的切中鄭劾的要害,他完全忘記所有的懷疑和悲傷,拼命點頭,「對對對,這兒的人太拘泥頑固,分得太拘謹,讓人氣悶!說起來啊,修道一千八百種法門,條條都通向正果,只是快慢和成功率而已。獨尊道門本來就不正常,我也是最近才悟透…」

他們倆一談起來,真有相見恨晚的感覺,談得非常熱烈。若不是漸微驚醒過來,趕緊煞車,說不定就這題目談到天黑。

「呃,咳。」他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結果該問的沒問…這些人綁架你做什麼?」

鄭劾張了張嘴,心情低沈了些。「…你,能分辨裔和特裔嗎?」遲疑片刻,他小心翼翼的問。

「可以呀。」漸微平靜的回答,「當初紅十字會分辨裔和特裔的儀器,就是根據我給的原型機開發的…」他注視鄭劾片刻,「但你既不是裔,更不是特裔,你是人類…」

漸微頓住了。「…沒混過血的人類。」他這才驚異起來。

鄭劾更是滿臉驚訝,「你幫紅十字會開發這麼了不起的法寶?!」

「這沒有什麼,只是掃描分類而已。」漸微心不在焉的回答,「遺傳是很奧妙的事情,偶爾會出現返祖現象,會有純血人類可能是無數偶然的結果。很稀奇…非常稀奇。但又怎麼樣?這又沒什麼妨害,為什麼綁架你?」

「我不是遺傳的結果。不,這麼說也不對。在我們那邊,這樣才是正常,一點奇怪都沒有…」

我該不該相信他?鄭劾煩惱起來。若是瀲灩在這裡,她應該就知道該怎麼辦。

但她不在這裡,而且不知道有沒有危險…或者更糟糕的情況。

他得自己判斷,不該這樣依賴。他嚴厲的警告自己。抬頭看到漸微靜靜等待的眼神,他決定賭一下。

相信萬法歸宗的人(機器人…),應該有更寬廣的包容、更值得信賴才對。

「這個說起來很長…」他困難的組織著,「我盡量簡化。」

「不要緊,你慢慢來。」他們的車轉進一條隱蔽在曲折巷道的小路,開進地下室的停車場。「這邊大樓廢棄很久了,我清理了殭屍病患,弄到了電和水,先在我家休息,你慢慢說。」

為了怕他勞累,漸微將他迎進位於頂樓的住所,讓鄭劾意外的是,陰暗殘破的廢棄大樓,屋裡的佈置雖然簡單,卻這樣的溫暖。不但有舒適的床和沙發、桌椅,甚至還有整套洗刷得閃亮亮的紅茶杯組。

漸微安然的煮紅茶,切蛋糕給他,將鄭劾安頓得好好的。

看漸微端起茶杯,鄭劾不由自主的問,「…你能喝紅茶嗎?」

「可以,當然。」漸微不假思索的回答,「災前我就能飲食,甚至可以分辨美味。只是很可惜不能轉換成能量使用,只能濃縮後排出體外…但災變後我取回了自己身體的主導權,可以加以改造了。現在我可以轉換部份飲食的能量…只是還不能完全取代。要完全取代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

擁有自主權的機器人。當然,他還領有公民證。

「但、但你說…你還有兼妻子的主人。」鄭劾的心情轉為沈重。他想到其實本性不壞的吳畏,卻因為惡毒的師父,所以也當個壞人。

萬一漸微也有個惡毒的主人…他真的不願意想下去。

漸微眼神飄遠,模糊的笑了一下。「噢,我身體的主導權不在我主人身上…而在另一群科學家的手裡。而災變前一年,我的主人如她所預料的過世了。而那群瘋狂科學家…在研究更便宜的人工時,也同時研究病毒零…」他聳聳肩,「我想殭屍是沒辦法主張我身體的主導權吧?」

雖然知道眼前是個人工產物,漸微也沒有透露出太多情緒,但鄭劾卻感受到他掩飾在淡然後面的哀戚。

他原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對於無機智慧體的包容性非常大。靈界就是無機物吸收天地精華,感日月之氣修煉而成的。物靈對他來說並不陌生,面對著一個人工卻有靈魂的機器人並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我沒有靈魂。」仔細聽完鄭劾談靈界以後,漸微笑了起來。

「有,你當然有!萬物皆有靈,只是何時啟蒙而已!而且你有著…」鄭劾不知道怎麼解釋,「比人類還像人類的靈魂!」

漸微張大眼睛,好一會兒不作聲。「…我以為研究那麼久的淚腺是沒有用到的時候呢。」他笑著,臉頰卻流下兩行淚,「你是我主人後,第二個這麼說的人。」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