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四章(一)

第四章 眾生的烏托邦

那位口氣兇狠,缺乏禮貌的拉米亞上尉,卻繃緊臉分配隊伍,安撫災民和追蹤無蟲群的行動。等確定無蟲群遠遁,紅十字會的救災部隊及將來接手,這才「押解」瀲灩和鄭劾上路。

龍少年依皮立亞少尉自願載他們,所謂的「押解」就是讓他載著走。

【Google★廣告贊助】

「…拉米亞的嘴是有點壞,但她心腸是很好的。」這隻羞怯的龍解釋著,「她嘴裡總是嚷著憎恨人類,但作戰起來比誰都勇猛。請、請不要討厭她。」

「…她是特裔?」瀲灩含蓄的問。

「半妖啦。她血統很尊貴的,可以上溯到地母艾奇德娜呢。」他害羞的笑笑,「但她小時候在人群中生活過…很吃了一點苦頭。所以…真的她只是嚷嚷,沒存壞心眼的。」

中途他們休息了一下,畢竟要飛到愛琴海是很遠的。

拉米亞踱了過來,「依皮立亞,他們安不安分?」

「別把人都當壞人,也不是非押去春之泉不可…」依皮立亞輕聲勸著。

「都像你這麼想,這世界早就讓無吃光啦,我們還談什麼保護世界啊?」拉米亞趾高氣昂的看著他們,「喂,看你們模樣和膚色,應該是從東方來的吧?」

「列姑射島。」瀲灩說。基本上也不算錯…不管是原住地還是偽造身分證上的出生地。雖然這兩者相隔誰也搞不清楚的遙遠。

「哼哼,亞洲總部,禁咒師的出生地,天柱遺跡,地維原本的心臟。」她冷笑,「好了不起是嗎?要不是我們理想國流血流汗,世界早就沒啦,結果功勞你們都搶了去!」

「拉米亞,妳幹嘛?」連脾氣很好的依皮立亞都生氣了,「咱們老大也東方來的,妳要不要去問他?」

「他才不是東方來的,他是我們所有海洋的王!」

「有罪沒有,老大說了才算,妳現在這樣欺負客人,妳不怕我打小報告?」

「你敢?!」

「妳說我敢不敢?」依皮立亞語氣也強硬了。

以為依米亞會大怒,結果她僵了一會兒,嘴裡嘟嘟嚷嚷,卻走到一邊去了。

看著瀲灩和鄭劾注視著他,他害羞的搔搔頭,「…她不存壞心的。前幾天有個紅十字會跟她吵起來,爭誰的老大功勞比較大…這會兒心裡還不痛快,到處找碴呢。別在意,別在意…」

瀲灩忍住笑,鄭劾老實不客氣的噗嗤出聲,依米亞狠狠地回瞪他一眼。

「這邊情形也很嚴重麼?」瀲灩關懷的問。她跟鄭劾隱居在渴泉,消息不太靈通。

「歿世以後,就滿嚴重的了。」依皮立亞苦笑了一下,「紅十字會重新建立在列姑射島,其他大陸分配到的資源本來就比較少…大半還是要靠自己。之前還好,大家互相幫襯就過了,最近力流特別不穩定,死火山爆了好幾處,這天災就算了…」

「但出現人形無蟲。」鄭劾說。

「我想你們也遭遇到了。」依皮立亞嘆口氣,「能保住那麼多活口,不簡單呢。他們神出鬼沒的,一出現就開始屠戮,我們一追就跑…」

「他們現在…是種奇怪的存在。」瀲灩慢慢的說,「他們帶走了所有人類的屍體,甚至轉換成類似蛋白質組成的類生物。」

依皮立亞訝異的看著瀲灩。他沒阻止拉米亞將他們押解到春之泉,主要還是因為有些不放心。他知道有些人類跟無蟲勾結,假惺惺的埋伏在人群。雖然抱歉,但之前太多慘痛的例子讓他不得不謹慎。

但這個分不出族群的少女卻一針見血的指出他們的隱憂。

「…我知道的部份不夠全。」他謹慎的說,「或許我們老大可以解釋妳的疑惑。」

休息之後,依皮立亞將鄭劾和瀲灩載往眾生們嚮往的烏托邦。

春之泉,事實上是座落於愛琴海的一座島嶼。據說面積大約是現今列姑射島的一半,似乎不算大。

但這個如輕柔之春的島嶼,真正的領土包括了整個愛琴海,許多水族雖不在本島,卻在附近海域築城造界,成為理想國城邦之一。

禁咒師和春之泉的摯友關係,間接使得這個眾生城邦得到結合科技與術法的武力,在表裡界限破裂之後,成為人間眾生仰望的代表燈塔。

當龍飛近春之泉時,映入瀲灩和鄭劾眼中的,是種奇異卻和諧的世界大同。

各種形態的眾生和睦共處,同心協力的管理這個島國。他們落地在機場的時候,幾個美得宛如精靈的工作人員前來迎接、登記出入境。整個機場非常熱鬧,呈現一種生氣蓬勃的景象。

諸多種族混雜,混血兒和純血眾生平等相處。很衝擊,但也很感動。

依米亞也去了些火氣,她笑笑的問來迎接的同僚,「報告書後補。老大今天精神怎麼樣?」

「妳運氣好。老大今天好得多了,正在議事處呢。」「唷,依米亞,妳心眼裡只有老大,敢情巴望當他小老婆?」

「去死吧。」依米亞笑罵,她心情一整個大好,口氣也和氣多了,「走啦,見老大去。」

他們穿越吵雜的機場,很趣致的搭乘一種沒車門只有小雨篷的輕便小車,大約一刻鐘,就到了總議會大樓。

春之泉沒有統一的首領,唯有各種族族長統合議事,各族長在議會大樓各有其議事處。和東方各眾生自劃領地閉關自守不同,西方的眾生較勇於參與世界。也可能是西方的眾生人數在神族和吸血族強勢凌駕之下,一直都不多,災後統合起來反而更快。

依米亞一進議會大樓,就雀躍得幾乎管不住自己,她幾乎是小跑步衝進隸屬於水族的議事處。

「老大!」她衝向一個弱不勝衣的麗人,又煞住步子,恭恭敬敬的跪下一膝,「老大,我們平安回返了。」

麗人微笑,從滿案的卷宗裡頭抬頭,「依米亞,還是這樣急性子。」他含笑對著依皮立亞點點頭,瞥見後面跟著的瀲灩和鄭劾,笑容就停滯了。

那是研究、好奇的眼神。他看看瀲灩,又看看鄭劾。

「我猜猜。」他溫柔的說,「一對純血少年少女。你們大約就是讓紅十字會和梵諦岡差點開戰的彌賽亞們。」

「我要說,這比身分證還好用…」鄭劾喃喃的發著牢騷,被瀲灩掐了一把,他才乖乖把嘴閉上。

瀲灩行了一禮,「我想,您就是應龍王環吧。」

「我是龍環沒錯。」他真的感興趣了,「依米亞,妳是怎麼把人請回來的?」

她瞬間羞紅了臉,「這、這個…老大,誰讓他們在無蟲群襲擊的時候,在受災地鬼鬼祟祟…我、我們又看不出他們是什麼東西。」

「他們沒有鬼鬼祟祟。」依皮立亞插嘴,「老大,事情是這樣的…」他簡單的報告了一遍。

奇妙的是,依米亞既沒有反駁、也沒有發怒,只是絞扭著手指,像是犯錯的孩子低著頭。那種囂張跋扈的模樣不但消失無蹤,讓人很難想像她跟之前那個缺乏禮貌的粗魯中尉是同一個人。

仔細聽完,龍環搖了搖頭,「依米亞,妳個性要改改。」

「…是,老大。」

「你們也累了,先休息去吧。怕是不能休息太久呢。」他的溫柔模糊了一下,「且讓我和客人說說話兒。」

依米亞眷戀不捨的望著龍環,恭敬的行禮而去。

待他們走遠,龍環深思似的看著他們,瀲灩也專注的看著他。

「憑你們的能力…依米亞『請』不動你們。」這個外觀比女子還美麗溫柔,卻不失王族氣勢的龍王,白皙的手按在桌上。

瀲灩輕笑了聲,雖然心底非常沈重。「事實上,我早就想來春之泉了。」

「明峰爸爸並沒有詳述…但你們的確不是此界的人。」他微微顰眉,「紅十字會的最高顧問正在尋找你們。」

「我們,有著逼不得已的緣故,不得不遠避他鄉。畢竟我們不想帶給任何人災難。即使是春之泉,我們也不會久留。」瀲灩跪下一膝,誠懇的,「我們想要求見這裡最古老的生靈。」

龍環驚訝了一下,「所謂古老的定義?」

「最少要見過悲傷夫人--列姑射島依舊完整,看過天柱光輝的耆老。」

龍環坐直了起來,「…年輕的孩子,妳提出了個非常奇異的要求。」

「我們,並非年輕的孩子。」她注視著龍環,心底的哀傷和驚懼擴大,「龍王,我甚至知道你的病因。你的病因是『營養不良』,需要長期休養,並且要避免案牘勞形,使心使力。」

龍環睜圓了眼睛,重新看待這兩個孩子模樣的少年少女。

「…我們是該好好談談。」龍環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