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四章(二)

龍環和他們閉門談了很久,這才將秘書和依皮立亞喚進來。

「依皮立亞,瀲灩和鄭劾是我們春之泉的客人了。」他溫和的吩咐,「帶他們去驛館洗塵吧,記得跟議會總辦事處提一聲,報個流動戶口。」

「是。」這隻害羞的龍暗暗的鬆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

「琵娜,」他喚著秘書,「試圖和大長老聯繫。」

精明幹練的秘書小姐驚詫的抬頭,「…啊?」

「大長老,是,妳沒聽錯…獨角獸大長老尤尼肯。」龍環輕笑起來,「問他幾時事情可以了,說有重要的客等著見。」

秘書小姐和依皮立亞一起瞠目瞪著龍環,呆了幾乎有十秒,秘書小姐才大夢初醒的回答,「是!是的,龍王,馬上去辦。」

依皮立亞悶著不敢問。叫大長老回來見客?天哪…大長老欸!歿世之後恐怕是能力位居最高的獨角獸英靈欸!連禁咒師都得必恭必敬行後輩禮的大長老!

這對少年少女…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但他不敢吭聲,帶他們到驛館,要館長好好招待他們,因為是「重要的客人」。就悶著滿肚子疑問去登記流動戶口了。

瀲灩和鄭劾雖然又餓又累,但實在沒什麼胃口。他們只要了一間有兩張床的房間,胡亂吃點東西就去休息了。

「…妳真要幫…龍王治病?妳可能麼?」鄭劾呆滯片刻,擔心的問。

「坦白講,我還不知道呢。」瀲灩頓了一下,「你瞧龍王…」

「我眼睛一定有毛病,你不要問我。」

他們倆個一起沈默下來,試著在謎團中找出合理的解釋。

「若你眼睛有毛病,我眼睛也差不多了。」瀲灩開口,「你看他…像什麼?」

鄭劾語塞,他剛就在想這個。「白魔和妖族的…『兩棲』?」

他們倆相視苦笑起來。

這絕對是新品種。若是在他們的世界出現,一定會轟動諸界,紛紛派人來考察研究。龍王並不是混血,但他身兼妖與白魔之長,混雜兩者之氣。

「怎麼辦?」瀲灩疲倦的揉揉額角,「神器…恐怕比我們想像的還厲害、了不起。」

「…妳想能夠將媲美神靈的白魔練化成守護聖獸,就該知道會這樣了。」鄭劾粗聲的回答。

瀲灩沒有說話,只是苦笑不已。

會有人類、妖魔神靈,這不稀奇。這頂多是物種複製,複製技術不夠好,才會產生弱化現象。混血想深一層也沒什麼,他們所在的世界是紀律嚴明,若去了這層紀律,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產生新物種?

神器比她想像的還強大太多了…可見加諸在上的遮蔽和防護非同凡響。姑且不論這個,真讓他們尋著了,她和鄭劾有辦法使用或啟動嗎?在缺乏對應咒文和口訣的情形下?

盲目而莽撞的試圖操控,後果可能不是他們能想像的。

「妳以為這是最糟糕的?」鄭劾悶悶的說,「才不是。妳想想這樣的神器是因為埋在這個極度偏遠荒蕪的鬼地方,無人知曉。萬一哪天出現個高強的白魔或黑魔…甚至神靈,不管這一星性命,一傢伙拿走呢?」

瀲灩的臉孔煞白,緊緊的揪著自己胸口。

「…龍王可能只是特例。」她勉強的說。

「是哦。」鄭劾累得連澡都不想洗了,倒在床單上。「只能求泰逢看顧我們了。」

瀲灩想笑,卻笑不出來。

他們在春之泉滯留了十天,等待尤尼肯歸來。

這十天,他們晉見了各族族長,心倒是筆直得沈的很深。不單單是龍王,連獨角獸都是這種「兩棲」物種。很可能,非常可能,此界被歸類成「靈獸」,如龍鳳麒麟獨角獸不死鳥等等,都屬於這樣的。

能夠創造世界,複製物種,煉化白魔,甚至創造新物種的神器。天知道他還有什麼鬼功能,他們倆已經不敢去想了。

這種東西,會不會有人垂涎?

「垂涎?妳開玩笑?」鄭劾悲酸的笑了一聲,「口水大概可以流成一重海了。」

「…謝謝你精闢的解說。」

鄭劾拍拍她的肩膀,「好啦,又怎麼啦?不過就這樣而已咩。還能更壞嗎?不能了啊。盡人事,聽天命。橫豎蛻變無望了,揀個好地方死,轟轟動動幹番大事業啊~」

瀲灩被他逗笑了。也對啦,不然呢?不早就知道是機會很小的賭注嗎?

「最少我們多了解神器的功能之一。」有時候鄭劾的衝動蠻幹和天然呆也是很有用的。

「對啦,這樣就對了。」鄭劾笑開了,牽著她的手,「妳瞧春之泉多漂亮啊。」

他們已經不像剛來異界還懷著很重的成見,能夠放寬心去看待混血兒的事實。現在頂多加個新物種罷了…

但春之泉,真的令人難以形容的美麗,卻不是指景色而已。生活在這兒的居民,都帶著一股如魚得水的從容。林間有絕美的獨角獸飛躍,月圓之夜有人狼仰天歌唱。

陽光普照的午後海面,有著不同品種、來自東方或西方的龍共同吟嘯。

他們積極參與世界,即使人類的回報非常冷淡。或許年輕的居民會不滿或憤怒,但年老的居民總會安慰他們,並且相信時光會漸漸緩和這種歧見。

依皮立亞跟他們成為很好的朋友。他有些羞怯的介紹春之泉,自傲的。「老大說,這兒重現了遠古列姑射島眾生和平的景象。」

「這麼喜歡你們老大啊?」鄭劾打趣。

「這個…哈哈,我們有鱗片的傢伙都愛他吧?」依皮立亞不好意思的搔頭。「他真的是很好很好的王…是他溫柔的將我們喚到他的麾下,讓我們有個家。」

他眼神柔和的回望議會大樓,「再怎麼說,諸鱗的王座空懸太久了。王還是應該在王座之上哪。」

人間唯一的龍王,所有諸鱗可以仰望孺慕的王。溫柔卻堅定的王。在耆老凋零,諸鱗徬徨渙散的黑暗時代,是他溫柔的龍吟給了他們方向和寄託。

「我還沒有依米亞那麼瘋啦…」他笑,「依米亞愛死他了。但也怪不得…她是龍王從人類的牢籠裡救出來的…」

「牢籠?」瀲灩不懂。

「馬戲團的籠子啊。」依皮立亞平靜的回答,「那時依米亞還不會控制,半人半蛇啊。她爸媽都是人類,把她賣給馬戲團了。」

瀲灩變色了,這勾出了她遙遠陳舊的心傷。她也被父母賣進風塵。

所以…依米亞才會這樣尖銳,對一切都充滿敵意,唯獨依賴愛慕著救她的龍王。

「若是可以嫁,她大概會滾著哭著求龍王娶她。」依皮立亞伸伸舌頭,「但龍王只愛他的人類妻子呢。我們的人類龍后人也很好唷,有機會你們該晉見一下…」

後來龍王的確招呼他們去家裡吃飯,但他們的居處卻不是富麗堂皇的宮殿,而是座落在一個可以俯瞰春之泉的樸素小樓,尊貴的龍后親自打理家務和下廚。

一個同樣樸素、溫柔的女子。比起龍王驚人的美貌,她真的遜色太多了。但龍王望她的眼神像是眷顧著希世珍寶。

「我的光,照亮我所有的黯淡。」他這樣介紹自己的妻子,「我珍貴的龍后。」

「龍環,你好討厭。」人類龍后紅著臉,輕輕拍了他胳臂幾下。

這頓飯吃得很愉快,就像是跟漸微住在一起那種平凡卻溫馨的美好時光。

他們沒讓人送,就牽著手告辭了。「月色很美,想散散步。」

月色的確很美。尤其是這樣的溫馨後,顯得更美。

「…不能說辦不到了。」瀲灩低著頭,輕輕笑了起來。

「就算神器捧在手裡會爆炸,」鄭劾輕輕摟了摟她的肩,「也得去闖一闖啦。」

為了這麼多美好的人們。

他們一起抬頭,看著溫柔美麗、銀白的月。和理性遮蔽不再,金黃的月、火紅的月。

天界和魔界。

瀲灩和鄭劾的側面也撒滿光華,溫潤而輝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