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四章(三)

第十一天,尤尼肯在泉畔召見他們。

那是一隻碩大無朋的獨角獸英靈,光是蹄子就比他們還高。像是嚴厲燃燒的雪白火焰,準備燒去所有邪惡和雜質,神采颯然,美麗得幾乎有些猙獰的莊嚴英靈。

他緩緩睜開寶石紅的眼睛,燃著不屈的火光,直直的望著他們,像是要撕開肉體逼視至靈魂深處。

【Google★廣告贊助】

默默對望,一言不發。深邃寶藍的春之泉在他蹄下微波不起,閃爍著聖潔的光芒。

瀲灩和鄭劾都受到很大的震撼,於瀲灩更烈。一個接近黑魔的的眾生亡靈,卻發著強烈嚴厲的光,意志堅決到可以焚毀所有黑暗…

即使他本質是黑暗。

她不知道該害怕還是該敬佩。這樣完全不合理的現象。應該冷淡卻暴躁的城靈意志,除了創世規則一無所懼,這樣不該有的能力;應該臣服於黑暗卻發著白火燃盡黑暗和邪惡的亡靈。

亡靈的威能刮得他們後頸疼痛。鄭劾的手沒離開符鏈過,與黑魔相持太久,幾乎已經成了本能。若不是勉強壓抑,他應該已經起手了退魔咒。

瀲灩按住他,雖然沒有出聲,卻用眼神強烈警告。不行,他不是黑魔。

鄭劾深深吸了幾口氣,責難似的看她。妳明明知道,他離蛻變只差一步。

他們共同湧起一股強烈的恐懼和困惑。此界的生靈也可蛻變?但蛻變後去哪呢?不敢再想下去,越想越暈眩。

長久的沈默後,尤尼肯的聲音在他們心底震盪,「異鄉人,汝等之事已由龍王盡告之。拖著眾多災星來到春之泉,所為何來?」

瀲灩鎮靜了一下心神,款款跪下一膝,「尊貴的聖靈,我來求問。聽說在聖神猶存的年代,您就已經在靈泉畔奔馳。」

尤尼肯靜靜的看著她,「今日我心情尚佳,不妨說說妳想問什麼。」他微微彎了彎嘴角,「你們未曾深告龍王。」

「…災星追逐我們即可,並不想波及他人。」

「哦?」尤尼肯露出感興趣的眼神,雖然一閃即逝,「就不怕波及我?」

瀲灩短短的笑了一下,「未見您前,確有疑慮…」她抬頭看著嚴厲莊嚴的英靈,「此界無人可波及您,哪怕是古聖神。」

尤尼肯揚眉,「好大的膽子,妳好大的膽子!」他卻意外的仰天長笑,「說罷。看在妳如此狂妄的份上,說罷!」

「我等來求問『無』的真正源頭。」瀲灩正視著他。

即使是高傲嚴肅的尤尼肯也微微變色。「…異鄉來的姑娘,妳竟敢來到我面前詢問如此禁忌之事?」

「我們懷著極深的疑慮,聖靈。」瀲灩款語懇求,「許多謎團都繫於此,求你給我們解謎的鑰匙。」

尤尼肯表面不動聲色,內心卻詫異極了。龍王和他們長談過,也毫不保留的讓他知道所有交談內容。眾異界並非新聞,虛無之洋確實存在。

這些都不稀奇,但這來自異鄉的小姑娘卻來求問此界最隱諱的祕密,並且完全知道如何切合禮儀的對應他。

「…又如何?你們並非此界之人。這一切跟你們無關。」

鄭劾在一旁聽得極不耐煩。「保留這個祕密有什麼意義啊?亡靈!你真以為殺幾隻小蟲子、燒掉一本爛劇本就可以阻止傾頹的命運嗎?會不會太天真啊?」

「鄭劾!」瀲灩急叫。

尤尼肯冷笑一聲,寶石紅的眼睛精光四射,眼神像是利劍般射向鄭劾,他連呼咒都來不及,只能抓著符鏈硬抗。

被惡狠狠的推出了三尺,他卻硬生生的止住後退的勢子,像是和狂風對抗般,牙關咬得格格響。

突然而然的,尤尼肯收回眼神,使勁全力的鄭劾收勢不及,狼狽的跌了個狗啃泥。

「教你個好的。」尤尼肯淡淡的,「柔弱勝剛強,明白?」

鄭劾氣得要破口大罵,卻被瀲灩狠狠踩了一下。

「我不懂你們知道這些要做什麼。」尤尼肯卻沒有發怒。

「因為我們與此界已有因緣。」瀲灩懇求,「我們說不定能夠解決那個關鍵。知道有可能卻不去做…我辦不到。這是個很美麗的世界。」

「殘破而傷痕累累。」

「但因此更美麗,充滿勇氣的美麗。」

他仔細瞅著瀲灩,良久。他身形突然模糊霧化,霧氣席捲纏繞,凝聚成一個約有三公尺高,卻修長矯健的王者。

銀白火焰般的長髮,寶石紅的杏形眼睛。俊逸卻剛強,出塵,卻是戰士的臉孔。即使是寬袍大袖,也無法掩飾他簡直是乖戾的強悍。

「哼哼,我都不記得多久沒變身了。」他冷冷的輕笑,「但吾應與汝等平起平坐。」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