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六章(一)

第六章 夜書

他們第一站是回渴泉,毫無意外的看到渴泉附近的樹木被焚毀,山壁傷痕累累。

這次代言人的人數多了不少,十二個,剛好一打。瀲灩和鄭劾長途旅行,著實很疲倦,實在不太喜歡迎敵。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也好,春之泉的防護果然可以放心。這些雜碎代言人大約找到春之泉就斷了線索,只好來這裡守株待兔。

「當心點。」瀲灩橫了鄭劾一眼。

「嘖,我很累,又沒睡好。」他揉了揉脖子。

五分鐘過去。

「不是叫你當心點?」瀲灩甩著劍上的血珠。「不知輕重,有幾個可能會沒命。」

「妳好意思說我?」鄭劾勾勾手指,符鏈的鏈節飛馳回來,「不過話說回來,不但不如羅煞的十分之一,恐怕連狐王他老婆一根小指頭都比不上。」

瀲灩抓住當中看起來還沒斷手斷腳的一個,揪著胸口提起來,「十分鐘後,我出來不要看到你們。」她原本的冷靜轉為冰冷,看起來居然有些像坦丁,「我對任何人都願意有憐憫之心,除了你們。要怨就怨你們的主人吧,是他派你們來我手上送死的。」

鄭劾連話都懶得說,直接很青少年的給他一根中指。

「我沒想下手那麼重。」鄭劾抱怨著,「若不是旅途太勞累,我是想放水一些…我們出家人是該寬容點。」

「呵。」瀲灩輕笑一聲。

走回居處,鄭劾看到床就撲上去,發出一聲呻吟。翻身看到瀲灩居然取出龍王贈送的筆電和光碟,他埋在枕頭裡,聲音模糊不清,「…瀲灩,妳不要告訴我,妳現在要看。資料擺著也不會跑。」

長途旅行後又打了一架,他也是人,還是修煉十年左右的人。會累會全身酸痛的。

「看看而已,要花什麼力氣?」

這是龍王送給他們的藥資之一,據說這是春之泉資料庫的一部份。詳實的記載了所有魔界和天界開闢過的通道。雖說各界都封關自守了,但說不定有哪個通道比較薄弱,可以讓他們通往魔界,繼續追查線索。

很快的,他們開啟了檔案,地球的模樣出現了,當然,開闢過的通道也以光點的形態出現了。

鄭劾伸長脖子,和瀲灩一樣發呆。資料真是太詳盡了…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像是芝麻球。

「呃,咳。」鄭劾清了清嗓子,「能不能縮小範圍?我覺得先從我們鄰近的地區找起…比方盧瓦爾?」

瀲灩點選了盧瓦爾。

終於不像芝麻球了…像燒餅。

「…去掉神界開的通道呢?」鄭劾無力的問。

瀲灩將神界的選項點掉…變成偷工減料的燒餅。瞥了一眼搜尋結果,共有一百二十筆。

啞口無言片刻,鄭劾吼了起來,「聽說各界裂痕很大是吧?挖得這樣密密麻麻,漏得跟篩子一樣,不垮也得垮吧?!」

瀲灩悲慘的笑了一聲。光盧瓦爾這樣一個小地方,就有一百二十個地方要查…這個資料有跟沒有好像差不多。

揉了揉眉間,「算了,我先去洗澡吧。」她也著實累了。

等她沐浴完畢,回到房間,鄭劾連靴子都沒脫,已經睡死過去了。拖不動他,她搖搖頭,疲勞的坐在床側,行李滾出一本書。

她歪在床側,就著燈看。看完了一遍,她又從頭再看一遍。

…是該見見這個發瘋的小說家。真的該見見他。

鄭劾揉揉眼,卻看到瀲灩的睡顏,嚇得彈起來,心臟也跟著蹦蹦跳。

他和瀲灩雖然親密,但還沒親密到同床而眠。同房是有,但都各有各的床,若只有一張床,通常也是瀲灩睡床上,他打地舖或睡沙發。

這居所有有兩張床,瀲灩通常都是睡比較小那張,怎麼會睡在他床上?!

等他鎮靜下來,發現瀲灩的身邊攤著一本書,身上也沒蓋被子。嘖,該不會是看資料看到睡著吧?也不瞧是什麼地方就躺下來,女孩子家這樣真是…

他扯了條被子幫她蓋上,揉著疼痛的後頸去洗澡,邊擦著頭髮踱出來,瀲灩還睡得很熟。在輝煌如月光的光線下,她看起來特別脆弱年輕。

忍不住戳了戳她粉嫩的臉頰,她只是緊閉了一下眼睛,又放鬆睡熟了。

真可愛。

輕輕的在她頭上拍了幾下。她也吃了好多苦頭,沒什麼快樂的日子。很多人倚賴她,她卻沒誰好依賴。

思潮如湧,一陣陣感傷。他輕輕敲自己的頭,怎麼搞的?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多愁善感,這樣不行,不像男人。

轉眼看到瀲灩丟在床上的書。姑且看看轉移注意力吧…

但他看完一遍之後,發了幾秒的呆,又看了一遍。看完以後,他的心緊緊的繃住。

這個姚夜書…是誰?他拼命回想,想起禁咒師提過,要去都城問姚夜書,關於師傅的下落。

他到底是誰啊?!

瞥見書頁後面有他的部落格,趕緊打開筆電,突然想到,他們家沒網路--不對,這鄉下地方根本沒網路。那是大都市的玩意兒。

他衝進去後面的工具區,翻箱倒櫃起來。

***

瀲灩眨了眨眼,發現她居然歪在鄭劾的床上睡著了。果然太累嗎…?一轉頭,嚇了一大跳,鄭劾將筆電拆了個七零八落,接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包括一個破雨傘(?),專注的看著螢幕,像是要將筆電吞下去。

她下床望過去,發現是姚夜書的部落格。

「…我們家…有網路嗎?」她不由自主的問。

「當然沒有啊,廢話。附近也沒有。」鄭劾正在翻閱姚夜書稀少的留言。

「那這個…」她指著螢幕。

「我截用軍方網路。還滿快的。」他按了下一頁。

…等等。這樣可以嗎?不會惹什麼麻煩嗎?

「妳要看嗎?」鄭劾終於捨得看她一眼了,「這傢伙比我們還了解幽界…」

瀲灩馬上擠過去。

看他的故事集時,她就有所懷疑了,但看他幾篇被罵翻天的隨筆,心頭更是一陣陣的發冷。他不但頗了解幽界,甚至能夠正確的描述虛無之洋,還寫了一篇短篇敘述此界的起源。

跟他們的推測,如此接近。

更可怕的是,這篇短篇完成在災變之前幾十年。

「他到底是誰?」瀲灩聲音發顫。

「…一個發瘋的小說家。」

「這個我已經知道了。」

「我也很想提供更多的消息,但我已經查了好幾個鐘頭,他的生平就這麼多!當然有很多謠傳啦…」鄭劾傷腦筋的抬頭,「妖怪、神仙、大魔王…」

他開了一個網頁,「這個比較有趣…」他大聲的念出來,「為了證實『禍害遺千年』這句話的末日妖孽。」

「…難道沒有比較實際點的生平嗎?」

「有。他活了一百多歲,但一點都沒有老。」鄭劾無奈的說。

「…好啦,此界很罕見,但很稀奇嗎?!」

「呃…哦,有個切確的消息。」鄭劾翻了另一個網頁,「他二十幾年前割過一個腎和半個胃。」

瀲灩把書丟到他頭上。

「妳打我有用嗎?就是這麼多而已啊!」鄭劾按著頭,「不然妳問他啊!」

問?

瀲灩將他推開,那個相當有歷史的部落格有個留言板,很偶爾的,姚夜書會回答。

該怎麼問呢?瀲灩呆了呆。對於這樣的人,迂迴是沒有用的。

她單單只留言給姚夜書,「請告訴我創世神器的下落。」但她不知道該如何署名。

看她發呆,鄭劾不耐煩的擠開她,打下了「外星人」三個字就發出去了。

「…這看起來不很像惡作劇嗎?」瀲灩喊起來。

「這也算符合事實呀!」

「他會回才怪!」

鬥嘴鬥到最後當然不會有結果,瀲灩氣氣的去梳洗。

「瀲灩,瀲灩!」鄭劾狂叫,「他回言了!」

她含著牙刷衝過來,和鄭劾擠著看回言。

「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而且我很愛剩下的腎和半個胃,怎可能告訴你們?」

瀲灩神色大變的看著鄭劾,「…我把牙膏泡泡吞下去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