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六章(二)

兩個人都陷入慌亂中,一起擠向筆電的結果是互相撞了頭。

「慌什麼?!」鄭劾大喝。

「那你就不要發抖!」瀲灩將他推開,開始留下一則回言。

【Google★廣告贊助】

「那可以給我們創世神器的線索嗎?」她留言,呆了一會兒,心不甘情不願的留下署名「外星人」。

沒有多久,他回話了。留下一行網址和一個id。

「這是什麼密碼?」瀲灩發愣。

「吼唷,這不是密碼啦!」他懷疑的看著瀲灩,「妳真的上過高中?」

「…我跟你一起上學放學,你問我這個?」

「高中生一定要會耍白爛和打B虧妹啊!」

「…我跟人虧什麼妹?你又虧了哪個妹?」

鄭劾語塞,將她擠開,開始下載軟體、註冊新帳號。

歿世之後到這時,整個世界還陷入一種欲振乏力的狀態。太多的經費都拿去壓抑病毒零和無,剿滅殘存的殭屍和吸血鬼。種族衝突,糧食不足,都在消耗這個殘破世界的經濟和精力,文明嚴重靜滯。

連帶的,曾經非常蓬勃的網路都成了昂貴的奢侈品,頻寬更不用奢求。在這種情形下,原本幾乎銷聲匿跡的純文字電子布告欄(簡稱B2),又再度流行了。

瀲灩在短暫的求學時代都把頭埋在書本裡,當然不知道那些男同學窩在電子計算中心做啥。

但鄭劾知道。

他在漆黑的畫面裡登入,並且尋找到姚夜書給的id,呼叫了他,進入雙人對談模式。

姚夜書劈頭就說,「無可奉告。」

「…無可奉告你騙我們來作啥啊?!」鄭劾對著筆電揮拳頭。

瀲灩將他推開,開始打字。「那一定是有什麼可以告訴我們,所以才與我們交談囉?」

「不是。」他打字非常快,「是我寫稿寫到很無聊了,找點樂子。」

瀲灩撲過去抱住鄭劾,因為他舉起茶几想砸筆電。「冷靜,冷靜點!」鬧了好一會兒,鄭劾才勉強冷靜下來。

「我們去綁架他吧!」鄭劾提議,「好好嚴刑拷打一番,他什麼都招了。」

「…告訴過你武俠小說不要看太多的。」瀲灩狠瞪他一眼,「你會拷打,還是我會?」

「你們若打算使用暴力,可能會連大門都找不到唷。」他涼涼的又打了這句。

他們心底都有點發冷。實在搞不清楚他寫得是真是假,但是他們剛看過「陰差」。

瀲灩呆了一下,嘗試性的問,「那你知道我們的…故事嗎?」

「你們又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對自己所有剩下的內臟都還滿愛惜的。」

「你知道我們來自何方?」

「我有人名地名健忘症,只有故事情節可殘存。」

「那你的確知道我們的故事。」

沈寂了十來秒,他回答,「無可奉告。」

「我真的覺得嚴刑拷打比較快!」鄭劾叫起來。

「你安靜點好不好!」瀲灩抱著頭,想了一會兒。開始打字。

「姚夜書,你知道無的真正起源嗎?」瀲灩問。

這次沈寂的更長一些,「我並非全知者。我只是剛好看得到廣大拼圖的碎片,可以抓著碎片敘述而已。至於碎片的來龍去脈,我知道的並不比別人多。」

「你就不能直接說知不知道?廢話這麼多?」鄭劾又吼了。

瀲灩瞪了他一眼。「但我知道。最少我相信資料來源正確。」她遲疑了一會兒,「當作一種交換,如何?」

這次的沈寂就很長很長,長到讓他們都心急起來。

「有些故事由不得我說,有些故事由不得我寫。世人對我太神化了,我並不是什麼都知道的。」他終於回答了。

「所以,你想知道這個吧?」瀲灩追問,「無的真正起源。」

良久,他打下一個字,「對。」

說故事的人,也喜歡聽故事。沒想到當了幾千年的書呆,居然有派得上用場的時候。

「但我沒辦法給你們答案,起碼不能全部告知。我還滿愛惜生命的,還有那麼多故事要寫。」

不能全部告知。瀲灩靈光一閃,「那麼,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哦?」他被引起興趣,「說說看?」

「我提問,在你能回答的範圍內說『是』『不是』。」

「或是無可奉告。」他這次回答得狠快,「有意思。試試看吧。」

瀲灩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傢伙,是文字迷宮的高手。她得拿出幾千年書呆的本領了。

「所以,你知道創世神器的下落?」

良久,他回答,「無可奉告。」

鄭劾沈不住氣,「這是什麼爛答案!我覺得還是綁架…」

「不。他可以否認的…」瀲灩想了想,運指如飛。

「知道線索,或是部份內容而已?」

「是。」

他只能回答是與否。這是是非題。

「神器的線索在天界嗎?」

「不。」

「那神器的線索在魔界囉?」

沈默良久,他回答,「是。」

「神器的線索是否在仿器身上?」

這次沈默更久,他才慢吞吞的回答,「是。」

瀲灩和鄭劾相視一眼。終於有重大突破了!

「那你能夠指引我們如何去魔界嗎?」瀲灩遲疑了一會兒,提出這個問題。

好一會兒,姚夜書回答了一個字。「嘻。」

「笑屁啊~」鄭劾抓著杯子要砸在螢幕上。瀲灩吼他,「你冷靜點好不好?」

「好啦,不逗你們了。」姚夜書飛快的回答,「這遊戲我輸了,回答了答案以外的答案。所以…我也給你們一點提示。

「等你們告訴我無的起源,我就把提示給你們。」

瀲灩耐著性子跟他說了從尤尼肯聽來的故事,姚夜書似乎聽得津津有味。

「很不錯。」他稱讚,「這塊拼圖一直都模糊不清,終於有了清晰的面貌。那麼,仔細看好我的提示。」

在「此處」卻又「不在此處」的所在,再次遇到故人的故人。狂亂失序的最短之河逆流於「不該在這裡」卻「在這裡」的地方。

「…就這樣?」瀲灩呆了一會兒。

「就這樣。這是我能說的故事,最大的極限。再過去就得用命來看了。但我還不想死,我的故事還沒說完。」

「謝謝你。」雖然看不懂,但瀲灩相信這個難以捉摸的發瘋小說家並沒有騙他們。

「噢,別謝我。我只是寫得太無聊了。」他沈寂了一會兒,打下一行讓他們跳起來的字就離線了。

「願eyes看望你們啊,異鄉的宗師。」

「…等等!等等!」鄭劾撲上去大叫,「喂,你知道泰逢?你怎麼會知道?!」

瀲灩發現他離線了,想轉去他的部落格留言…但他的部落格居然關閉了!

他們再次陷入慌亂之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