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六章(三)

在慘白發著消毒水味道的病房,一隻白皙的手撐在白皙的臉頰,對著電腦螢幕發笑。他的笑聲很輕,但像是恐懼的具體化,從脊椎冰冷的灌進去。

一屋子陰暗的影子因此騷動、畏縮,無聲的沙沙作響。

【Google★廣告贊助】

「你還是別笑好了,」微帶沙啞的女聲響起,那是個矯健美麗的女郎。左手臂奇異的盡成枯骨,帶著黑色的手套,「連死人都可以讓你再嚇死一次。」

「很有趣麼。」他淡淡的回答,翻閱著剛拷貝下來的資料。

「夜書,你變了。」女郎嘆口氣,「以前你沒那麼喜歡捉弄人的…除了你的主角以外。」

他靠著椅背,直視著女郎,瞳孔裡帶著殘存的瘋狂,像是洪水褪去後殘破的痕跡。「妳也變了,娜雅。」他按著胸口,「我還記得我們剛見面的時候,妳依戀的趴在我這兒,那種楚楚可憐的模樣…」

名為娜雅的女郎臉孔緩緩升起惱怒的潮紅。「夜書。」

「現在卻是常打斷學員手腳的暴力女教官。」

「姚夜書!」她吼了起來,尖銳的虎牙閃閃發光。

「但我喜歡妳的轉變。」他將一杯茶遞給她,「每個人都在改變。不變才可怕。」

她的怒容未褪,紅暈尤存,但應該是另一種緣故。默默的接過茶,「且不提這個。你剩下一個腎和半個胃了,別再去尋找危險的事情。」

「向來不是我去尋找危險,」他撐著臉,瘋狂的寧靜,「而是危險找上我。」

「…你到底還想不想寫?」娜雅有些忍無可忍。

「想啊,很想。都寫上百年了,我還是想寫。」他沈重的嘆息,「但我也很想取材。一物易一物,很公平。」

他發出咯咯的笑聲,讓屋內的陰影畏縮更深。「而且他們給我相當的樂趣。寫稿寫煩了,難得有這麼好玩的玩具。」

娜雅瞪了她一會兒,將完全沒喝過的茶擱下。「你老打破自己的話。我根本就不相信你會就此罷手,你這個討厭鬼!」

姚夜書沒有回答,瞥了瞥她的茶杯,「妳現在應該可以喝茶了吧?這茶不壞呢。」

「是可以。」娜雅的聲音冷硬起來,「但上面有女鬼的骯髒脂粉味。」

轟的一聲,陰影裡冒出一個張牙舞爪的美豔女鬼,說不出是恐怖得美麗,還是又美麗又恐怖。

「誰是骯髒脂粉味的女鬼?說清楚啊!臭殭屍!」

娜雅連正眼都沒瞧她一眼,對著姚夜書說,「我知道這些年你身體不好,又不是沒有錢,請個特別看護又會怎麼樣?需要讓那些野鬼來服侍你?他們沒品你跟著沒格?你不是最討厭那種驅策?」

姚夜書比了比這屋子的陰暗,「護士都不太敢來了…這可是專門對付怪物的紅十字會。特別看護只會特別害怕吧…咯咯咯咯…」

她們才不是怕鬼,怕得是你呀,姚大作家。娜雅默默撫了撫自己胳臂上的雞皮疙瘩。

那美豔女鬼不依不饒,「妳說呀,說清楚呀!」她轉身對著姚夜書哭,「姚老師,你看那個臭殭屍欺負我…嗚~」

「女人的戰爭欸…」「真精彩,過去點,你踏到我的腳了。」「這是第幾次啦?大老婆心胸再寬大也受不了嘛…」「暴力女 V.S. 花痴。哇塞,可以當明天八卦頭條…」

娜雅的青筋漸漸浮出來,雙手握拳。她真的該好好大掃除一番,整頓整頓了…

「不想看續集的,盡量留著沒關係。」姚夜書淡淡的說,「『姚老師』和『娜雅師母』說話,你們蹭在旁邊做什麼?」他泰然的望著滿屋子的陰暗,「還是我整理個半年資料不要寫?」

轟的一聲,每一個都跑得無影無蹤,連同那個豔麗女鬼。

哪雅紅著臉,看著這個越來越壞心眼的發瘋小說家。面薄身弱,越來越像女人。原本吃得就少,割掉半個胃更糟糕了。以前身體還好的時候還會偷跑出去閒晃,現在已經弱到走到中庭散步都會氣喘吁吁。

「…夜書,我擔心你。」她湧上一股心酸,「肉芝不是無所不能的。」

「啊,我還活著不是因為肉芝吧。」他撐著下巴,眼神平靜。「那是因為我還想寫。」

寫完了,寫盡了。就可以從寫作的暴君手底逃脫,真正的安息了。

娜雅笑了笑,坐在桌子上看他。說他們是伴侶不太對,他們超越了伴侶以上的關係。就是因為這樣親密,所以偶爾,她也會想試探。

「夜書…若是我和…」她想說「寫作」,但還是吞下去了,「我和你的筆電遭遇危險,你會先救誰?」

姚夜書抬頭看她,非常堅定的回答,「筆電。」

安靜了幾秒鐘,病房發出恐怖的嘶吼,驚動了護理站。

娜雅抓起一個鋼鐵製的書櫃,就要砸向筆電。姚夜書懷著有趣的表情看她,說,「娜雅,我為妳說個故事。」

抓著鋼鐵書櫃的娜雅模模糊糊的叫苦:又中招了!

她不但乖乖的把鋼鐵書櫃輕輕放下,還乖乖跪坐著,神情呆滯狂熱的看著姚夜書,聽他說故事。

匆匆趕來的新護士,不顧護士長的勸,將門打開一條縫…

兩張美麗得極度恐怖的臉孔一起回頭看她,像是被死神凝視。

當天附屬醫院又有一個護士辭職了。這年度才過了一半,但已經破了歷年離職潮的新高。甚至有精神科藏著「轉生的宇宙霹靂超大魔王」的謠言。

姚夜書的傳奇,又這麼翻過了新的一頁。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