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一章(一)

第一章 隱居

「查理」和「蘇絲」,事實上就是鄭劾和瀲灩。他們倆惶恐的逃離列姑射之後,不知道何去何從,當初梅麗珊諾給他們的「眼睛」,意外的讓他們有個家。

梅麗珊諾的遺物除了存藏著她的記憶,事實上,也是個開啟舊居的鑰匙。追尋著梅麗珊諾的記憶,他們來到盧瓦爾河谷區,在層層古老封印中找到後來被稱為「維維爾」的、古聖神侍女的隱居地,渴泉。

【Google★廣告贊助】

在接近靈氣真空的此界,渴泉驚人的蘊含了豐富靈氣。也因為這樣強烈的靈氣,附近的生靈都顯得縹緲出塵,景致非常美麗。

但他們抵達渴泉的時候,維維爾們早就人去樓空,只空留了一個洞府。

她們應該在這裡住了很長遠的時間,花了許多心思去佈置居處。事實上,這個洞府是個巨大的鐘乳石洞,卻安排得意外的舒適。她們佈下許多古老、簡單,卻非常有效率的符文和禁咒,保留鐘乳石的美景和乾燥溫暖的居處。

用玉石打造食器和用具,睡得是罕見的暖玉床,佈著用蜘蛛絲紡出來的床帳,輕軟灰銀一如月光。野蠶絲的被褥,綿羊毛的床墊。

雖然是山洞,但豐沛的靈氣卻足以揮霍,白天裡像森林午後溫暖的太陽下明亮而光輝,夜裡則遍撒月影的朦朧。

觸目所見的都是溫柔美好的事物,簡直像書本裡寫的,精靈的居處。

但這麼美好的住所還是沒能留住維維爾們。梅麗珊諾走了,她的姊妹們也離開了。

鄭劾和瀲灩佔住了屬於梅麗珊諾的居所,並沒有去動其他維維爾的地盤。雖然她們積聚了大量漂亮的財寶。

但對這兩個隱居的少年宗師來說,那些財寶沒有任何吸引力。有東西吃,有地方睡,不要再帶給任何人災難,那就已經太好了。

瀲灩賣寶石的錢就夠他們生活了,他們對物質,其實沒有什麼欲望。

「受不了,受不了!」鄭劾嘩啦啦的倒了一地的雜物,抓著蘋果在衣服上擦兩下就啃,「控著臉好累,酸死了!」

正在看書的瀲灩無奈的看看他,又低頭看看滿地的雜物。「…下回我去買好了。」

「不行。」鄭劾拉長了臉,「你不知道那些男人是不懷好心眼的嗎?」

瀲灩無奈的搖搖頭。這個鄭大監院的「老哥癖」一發作,真的沒救了。「蘋果你也好歹洗一下。」

「又沒農藥,洗什麼?」鄭劾愛吃水果,一個蘋果啃得乾乾淨淨的,「現在農藥可貴了。」

睇了他一眼,瀲灩將整個繩袋的蘋果拿去洗,盛在盤子裡。她也知道多此一舉,不到半個鐘頭,這些蘋果大概得去鄭劾的胃裡安居了。

拜靈泉所賜,鄭劾的修為突飛猛進,快要跟他童年時的修為比肩了。這個時期道門稱為「初萌」,若是在這此時輔以靈丹妙藥,基礎將可更為堅實。但在這異界,能仰賴的只有他們倆的小封陣。

鄭劾不消說,理直氣壯的絕對沒有,瀲灩的道門修行走的是獨特的偏鋒,有的也不齊。若還在列姑射島,倒可以尋些類似的藥草權充,來到這個陌生的西方地頭,讓這個大宗師也傷了腦筋。

當初她離開歐姆,到範因這個修道人聚居的大星修道,自然熟悉範因的藥草,但也自闢一個藥圃栽種著列姑射的藥本植物。丹學這門非常獨特,光是專精一地就千百門道,想想還有多少外星植物可入藥,窮究一生--即使是修道者漫長的一生--也難以精通。

她對這門沒有特別興趣,也不想花那麼多時間。現在才深深的為了博學而不精深感苦惱。

鄭劾倒是樂觀,他說,「天下丹學不過是食補而已,多吃點就將就過去了。」

現在他連修道都像青少年了…成天吃個不停,還老是嚷餓。雖然不喜歡下廚,瀲灩還是勉為其難的煮大鍋湯--把什麼有的沒有的蔬菜都扔下去就對了。

鄭劾從來沒挑過嘴,全部掃個精光,不管瀲灩是不是忘記加鹽。

「其實我煮也行嘛,瀲灩妳又不愛下廚。」鄭劾掃完整鍋湯,意猶未盡的抹抹嘴。

捧著湯碗,瀲灩啞口無言。她做菜雖然不好吃,但還能入口。但讓鄭劾做菜…

他真的把「食補同丹補」發揮得淋漓盡致,讓她這個小有微基的修道人因此大病一場。

「…我做就行了,謝謝。」她悶悶的吃著自己做的雜燴湯。「我還不想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