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九章(一)

第九章 無上的魔界至尊

他們在人狼的陪同下,騎著笨重如蜥蜴的馱獸,往首都前進。

在宛如非洲的廣大莽原,突然看到地平線出現華美、精緻,甚至有些中國風的城池,實在是讓人詫異的光景。

極不協調,卻又充滿衝突的美感。

【Google★廣告贊助】

他們站在巍峨的城門下,心底滿滿的驚嘆。覆遍了精緻的花紋和雕刻,優雅到有些做作的風格。初見面就給人極度深刻的印象。

臨別前,老族長給他們各一串狼牙項鍊戴著:「這是我族勇士的遺齒。可以掩蓋你們凡人的氣味。」他嘆氣,「最少可以掩蓋到魔王之前吧,我想。」

…雖然不明白他們幹嘛把死人的牙齒敲下來,但還是謝過了老族長。每個種族總有不同的習俗,是要尊重的。

即使心底覺得有點怪怪的。

直到進入城裡,他們才第一次見到純血的「魔族」。他們普遍比市集裡的妖族高,雖說妖族就已經高得不像話了。但他們足足有成人的三倍高,衣飾反而簡單,幾乎都是一身黑。反而讓佩戴的武器和珠寶格外耀眼,極度低調矜持的高貴。

本質上,是弱化的白魔沒錯。但「配件」,卻是黑魔的氣。表現在身上的就是部份獸化,或鱗或毛,有的還會長角。

這不是混血的關係,最重要的就在這裡。當然,黑白魔都會有真身,也有氏族。但為了溝通方便,都會化為完全的人身。這些白魔的確化為人身了…但卻如黑魔般會留下某些「印記」。

…什麼跟什麼呀?

可能是瀲灩和鄭劾盯著看太久了,有個高大魔族走過來,睥睨的問,「小鬼,看什麼?」

同行的人狼慌起來,「大、大人…這是我族的孩子,不懂事…」

「問你來?」他冰冷的瞪一眼,他又瞪瀲灩和鄭劾,「有什麼好看的?」

瀲灩一腳踩向要發作的鄭劾,款款的搭胸彎腰,「大人,我們第一次看到魔界貴族,實在太威武美麗,所以無禮的注視,實在非常抱歉。」

「哦?哈哈,哈哈哈~」他蹲下來,摸著瀲灩的頭髮,手掌大到可以把她整個頭包住,「嘴真甜哪,小狗狗。別東張西望的,有的人不像我脾氣這麼好哪。」他將別在披風上的寶石胸針遞給她,「賞妳吧,跟妳兄弟一起玩。」

他站起來,向同伴走去。「唷,這麼嘴甜不帶回家養啊,滿可愛的哪。」他朋友說。

「嘖,我老婆兇,萬一讓她下鍋了怎麼辦?看可愛就帶回家養,哪養得了那麼多?讓至尊知道,我有得苦頭吃了…」

同行的人狼按著胸口,大大鬆口氣。瀲灩望著這個別緻的胸針,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丟掉啦,」鄭劾快爆炸了,「討厭鬼,敢碰妳!」

「…我求求你冷靜點。」瀲灩把胸針塞進口袋,「你再輕舉妄動,我就…我就…」她看著鄭劾一臉不忿,真有束手無策的感覺。她一生都沒有生養過,沒教育過青少年啊!

「我就不理你了喔!」她勉強擠出一個貧弱的威脅。

倒沒想到這樣虛弱的威脅居然讓鄭劾屈服了。他一臉受傷,「…好啦,聽妳的就是了。」

瀲灩蒙了蒙臉,覺得全身的毛髮又豎起來了。你這個討厭的階段什麼時候不好發作,為什麼是這個時候啊?!

「…皇宮在哪個方向?」她無力的問人狼兄弟。

皇宮反而不像首都這樣的有些矯揉的華麗,巍峨聳立,反而有些大教堂的感覺,最少主殿是如此。

但他們在極度陡峭的階梯下仰望,兩排威武的守衛全副武裝,站在門口像是門神。

「這兒就是皇宮了。」陪他們前來的人狼低聲勸著,「看也看了,隨我回去吧。你們的計畫真的太瘋狂又太危險了…」

「兄弟,你回去吧。」瀲灩擁抱他,「我們會謹慎的,好好計畫怎麼求見至尊,不會冒冒失失。」

她再三保證,才讓人狼一步一回頭,又擔心又不捨的走了。

「…妳有什麼計畫?」鄭劾挨著她坐。

「完全沒有。」瀲灩很坦白,「我想了很久,沒一條計策是現在的我們能執行的。」

「…啊?」

瀲灩碰到口袋,掏出那個珠寶胸針。魔族的天性並不壞,真的。或許暴躁好鬥,但不是全然不講理的。

能講理就有機會。

她握緊那個胸針,又塞回口袋。踏上第一階,再一階。她不能停下來。這世界的歪斜和殘缺,導致的哀號和痛楚,她實在沒辦法坐視了。不去從根源拔除,她修這個道有什麼意義?!

那她不如回去當花魁,或者乾脆找個人嫁了,好好的安於當個凡人。既然她已經拋棄了凡人的身分,轉而逆天的修道,擁有不該有的力量,那就該去做這件事情啊!

她是修道者,是尋求道的真意的人。不管自願或非自願,她都是個修道者。

最後一階。

她轉頭,鄭劾和她並肩。他笑,「嘿嘿,今天我才覺得…我像個修道者。」

瀲灩也跟著笑,緊緊握住他的手。他們走向守門的守衛,瀲灩大聲的說,「我等求見魔界至尊。」

守衛們都瞪大眼睛看著他們。

這是兩個孩子…從氣味分辨,是人狼的孩子。如果他們是跑上來的,甚至開始動武,或者鬼鬼祟祟摸上來,他們說不定會毫不客氣的把他們砍成肉泥。

但他們像是散步似的慢慢走過來,還對他們提出一個不可思議的請求。

動手嗎?但看這樣嬌嫩弱小的孩子,又被這麼漂亮的眼睛注視,怎麼下手呢?不動手嗎?但皇宮的秩序總是要維持呀。一般居民都很愛惜自己性命,連接近都不敢,這兩個孩子是怎樣?

守衛隊長走過來,守衛不忍,「報、報告隊長…這、這…」想求情,但軍令如山,不知道從何求起。

「喂,這裡沒有人對吧?」他對守衛們說。

守衛們呆了一下,連忙整齊的點頭,「是,是!報告隊長,一個人也沒有!」「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也是我也是!」

守衛隊長俯下身,用最兇惡的臉孔說,「小鬼!這裡不是小狗玩耍的地方!快滾!」

「我們要求見魔界至尊。」瀲灩不為所動。

他抓向那兩個小鬼,想把他們扔遠。人狼越來越不會管教小孩了,怎麼讓小孩來皇宮撒野!

沒想到這兩個小鬼居然逃過了他的巨靈掌。不識好歹!

那個小小的少女扯下脖子上的狼牙項鍊。「請告訴至尊,麒麟的姊妹求見。」

「那個…」鄭劾也扯下項鍊,「就說、說…明峰的兄弟求見。」

守衛群炸了起來,霜亮的長矛和奇形武器一起指著他們。若是哪個手顫,他們就多個透明窟窿。

「…真的需要這樣嗎?」鄭劾問。

「…大概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