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九章(二)

他們被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兵器抵著,直到守衛隊長通報完畢,守衛們同樣小心翼翼的抵著,卻沒人敢碰他們一根手指頭。

當初麒麟和明峰在魔王眼皮底下從容逃脫,早就轟動了全魔界。他們那個魔威旺盛,接近無所不能的殘暴王者也讓禁咒師師徒耍著玩。在封天絕地的此時此刻,這兩個自稱麒麟明峰親人的純血人類,不知道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沒有大本領,來得了嗎?

【Google★廣告贊助】

說起來,魔族對他們倆很客氣。既沒有腳鐐手銬,也沒束縛禁錮。但一關關的詢問真的讓他們快累死了,守衛隊長先盤問過一遍,然後是宮廷事務官,接著是一等書記,然後是刑務大臣…

接下去連記憶良好的瀲灩都開始糊塗了,湊不起官名和人名。他們像是在官員所組成的人海中,徒勞無功的跋涉。

問到最後,鄭劾真的忍不住了。「…咱們打進去會不會比較快?」

瀲灩望了望這群極度有禮也極度囉唆的官員,「一人吐口口水都淹死咱們了。」

她想過求見魔王很困難,但不知道是這種人海戰術的困難。

就在他們即將崩潰的時候,冷冷的聲音隆隆巨響,「退下吧。不用我動手,他們就快被你們囉唆死了。」

「但是至尊…」大臣趨前小小聲的嘮叨,「…居心叵測…刺客…不該…」

魔界至尊只微微挪了挪視線,「我說,退下。」

嘩啦啦的,官員組成的人海居然「退潮」了,跑得一個都不剩。

腦門還在嗡嗡叫的瀲灩和鄭劾一起抬頭看這位人人膽寒的魔界至尊。

他自然也很高,穿著很樸素,一襲黑袍。但也許是在魔界看慣了虎背熊腰的居民,相形之下,他就顯得纖細很多。他擁有極為驚人的美貌,幾乎和龍王不相上下。但他臉上的線條乖戾、堅忍,又揉合了奇異的殘暴。

他極度旺盛的魔威卻讓人不敢輕視,甚至不敢直視。六只漆黑如夜的羽翼在背。魔界至高無上的唯一至尊。

「呵。」他笑了一聲,雖然沒有歡意,卻讓充滿敵意的魔威不再那麼張揚,「總算有人明白我的感受了。天天被圍著吵,精神不衰弱也難。」

他在王座坐下,「你們從古傳送陣過來的?」

「回至尊,是。」瀲灩必恭必敬的回答。

他轉頭,「李嘉,去找出來炸掉。」他身後的貼身侍衛應了。

「喂,那我們怎麼回家啊!?」鄭劾大叫,瀲灩拼命扯他也沒有。

「當初你們來就要有覺悟了。」至尊睥睨的看著他們,「沒斬立決是還有話問你們。」

「你這個…」瀲灩狠狠地往他的肋骨撞了一下,才讓他悶哼一聲,安靜下來。

至尊交叉著手指,凝視著瀲灩,「妳是麒麟的姊妹?那小子是明峰的兄弟?」

「所有人族都是兄弟姊妹。」瀲灩心平氣和的回答。

至尊露出有趣的神情。「狡辯。但你們是一對彌賽亞。是吸血族搞出來的產物嗎?」

「不。回至尊,我們來自異界。」瀲灩耐性的回答,「我們剛剛已經把該說的都對您的臣下說了。」

魔王一面用手指輕敲椅臂,一面轉著一個極小的水晶珠。那是臣下們詢問瀲灩和鄭劾的所有內容,但他只花了幾秒就知悉了。

「遠來的嬌客。」至尊托著腮,「李嘉,加派兩支隊伍去搜尋古傳送陣,要炸得一點痕跡都沒有。」他身後的貼身侍衛又應了。

「喂!…」鄭劾沒來得及說什麼,讓瀲灩一拐子撞在肚子上,只能抱著肚子低頭。

「好,我明白了。歡迎你們來到魔界。」至尊皮笑肉不笑的,「打掃宮院…關了。」他站起來。

「你這長滿羽毛的鳥魔王!」鄭劾大叫。

「哦,真是有精神的小夥子…」至尊吩咐,「就當年麒麟住那座宮院好了。」

「至尊,最少也聽聽我們的祈求!」瀲灩急叫,「這攸關三界,最少也聽我們說一下!」

「拿這麼大的題目壓我?」至尊轉身,「就聽妳說一下吧。」

「請將囫圇借我們看一看。」瀲灩說。

但她剛說完,貼身侍衛已經將刀拔出來,衝到她面前。

瀲灩只來得及拔出劍架住他的刀,被他巨大的蠻力推得直往後滑行,最後被抵在巨大的宮柱上,從發刀至此,恐怕只過了一秒而已。

他連看也不看身後偷襲的鄭劾,卷髮如刃,就逼開了鄭劾。

「李嘉,住手。」至尊緩緩的走下王座台階,「你都打發了,我還玩什麼?」

李嘉遲疑了一下,抽身回到至尊身後,如此迅速。

鄭劾護在瀲灩面前,「…沒事吧?」

瀲灩抹了抹臉,刀風居然割裂了她,幸好傷口很小。她並不是毫無法力護身,卻還是被傷到了。「沒事。」

魔界至尊收斂魔威,戲耍似的看他們。「你們想看看囫圇?」他吐出一個杏葉似的小東西,「這個?」

「陛下!」李嘉喊出聲來。

「我悶死了,讓我玩玩吧。」至尊罕有的笑了一下,「來吧,打得贏我,就讓你們看一看囫圇。」

「…怎麼可能打得贏?」瀲灩湧起一股無力。她從來沒想到,這個被扭曲過的仿星會有修煉得如此強大的白魔。甚至兼具兩魔之長,幾乎可以媲美古聖神的威能。

幾乎要趕上她白魔好友燄熾的程度了。她全盛期可以跟燄熾打個勢均力敵,現在?

「至尊,請你聽我說…」她試圖講理。

「戰,或者乖乖去牢籠?」至尊微偏著頭,帶著譏諷的笑。

「鳥魔王,你不要以為你很了不起!」鄭劾一甩符鏈,落下符陣。

退魔陣?這是專門拿來對付黑魔的。魔道相爭已久,這也是他們最擅長的。她叱劍呼喚口訣,在鄭劾旁當個輔弼。

「哦…」魔界至尊吹了聲口哨,湧起一個真正的笑,「有意思。」

退魔陣啟動了。這是個基礎退魔陣,用意不在煉化或消滅,而是逼退。道魔相爭當中,有些功力不足的修道者學徒,會持這個陣當作輔陣,意思是限制、迷惑和困惑眾黑魔,控制災害的擴大,算是一種幻陣的變形。

一時之間,人影幢幢,無數魔界至尊的虛影圍過來,對著真正的魔王動武。

「真好。」魔界至尊稱讚,「真不賴。」他手肩不動,輕而易舉的閃過虛幻的攻擊,「我越來越想留你們長住了。」

只見人影閃動,瀲灩飛跳劈砍,沒想到魔王不避不閃,反而對她邪惡的笑了笑。她一劈兩半,才驚覺是虛影。

…糟糕。饒她應變極快,還是被拿住後頸,像是全身力氣被抽乾一樣,連劍都拿不住,匡啷的掉在地上。

他傲然而立,原本應該對他動武的虛影通通臣服的半跪於地。鄭劾怒吼著甩著符鏈撲上來,卻被他一根手指頭頂著額頭,一陣強烈的虛軟,又被拿住後頸。

「真的很有趣,對嗎?李嘉。」他轉頭對貼身侍衛說,像是抓著幼貓般,拎著瀲灩和鄭劾不放。

「陛下,的確很驚人。」

他將瀲灩拎高,搖了搖,「當年禁咒師都不敢跟我正面交戰呢,你們這兩個小鬼好大膽子。」他輕笑,「再古老的靈魂,困在稚嫩的肉體裡有什麼用?練個一百年再來吧…說不定可以跟李嘉玩玩。」

瀲灩想抬頭,無奈這樣的姿勢別說抬頭,連開口都有困難。

「李嘉,你帶去吧。」他將兩個癱軟的孩子交給貼身侍衛。「等晚上能動了,給他們紙和筆,」他的笑更邪惡了,「叫他們乖乖的把這個有趣的陣錄下來。」

這兩個倒楣的落難宗師,難堪的像是幼貓,被人拎著後頸,押到麒麟當年住過的宮院,軟禁起來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