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九章(三)

李嘉回去覆命,他的王坐在王座上,捻著一個小水晶瓶,正在發笑。

「派人好生服侍,別讓他們跑了。」至尊依舊在笑,「不知道他們看不看漫畫小說?」

「屬下已經差人送去最新的作品了。」李嘉躬身回答,瞥見那個小水晶瓶,微微皺起眉。

【Google★廣告贊助】

「很眼熟是吧?那小子掉下來的玩意兒。」他望著裡頭燦爛而憂傷的微塵,「帶著這玩意兒卻沒吃下去,小鬼頭自制力很強啊…」

「…陛下,他們無啥過錯…」李嘉謹慎的說。

「唉,我天天被大臣煩得要死,悶得發慌。好不容易來了這麼有趣的人兒…哪能讓他們輕鬆的走。對了,」他想起來,「新編作客規範送一套給他們,兩萬字的感想當然不可少…還有,封鎖消息,別讓魔后知道了,也別讓死人頭子知道。」

咦?李嘉呆了一下。

「誰讓他們自稱麒麟的兄弟姊妹呢?」他露出虎牙獰笑,「既然麒麟不再來了,只好在他們身上找補。」

…王,你真是意外的愛記恨哪…這不是遷怒嗎?

「屬下這就去搜索破壞古傳送陣。」李嘉行禮。

「別別別。」至尊制止他,「別真的炸了。找出來就好,一點點都不要傷到。炸掉是說來嚇唬他們的…你瞧他們表情多有意思。」他露出一個少年似的歡快笑容。

…王,你真是意外的壞心眼,又愛捉弄人。讓你的臣民知道你紙老虎背後的真正面目…李嘉不敢想像那個可怕的後果。

「…謹遵我王旨意。」李嘉行禮而去。

魔界至尊,至高無上的存在,在他背後嘿嘿嘿的不斷發笑。

***

瀲灩和鄭劾癱軟到晚上才有力氣起來。在那之前,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女官和侍女忙碌的搬進來大量的漫畫和動畫,還有無數小說。整面牆的書櫃還擺不下,在茶几上整整齊齊的砌起城牆。

…這是幹嘛?

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等他們坐起來發呆的時候,女官推了兩車,足足有二十五冊燙金精裝,規模比照大英百科全書的「新編作客規範」,要他們看完以後繳交兩萬字的感想?

「…感想?!」鄭劾吼了起來。

「這是至尊的命令。不然不能供應新的小說和動漫畫唷。」女官笑咪咪的,「晚安。」非常有禮的告退。

「等等…喂,等等!我們要小說跟動漫畫幹嘛?!喂!」鄭劾伸手,但門已經關上了。

糟糕。這下子,不就跟瀲灩…「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嗎?

鄭劾的臉孔立刻紅了起來,非常不自在的將臉別開。

夠了。瀲灩在心底吶喊。我完完全全受夠了。雖然心悟誰也幫不上忙,但她決定給鄭劾一些「引導」和「刺激」。

賭上她身為師尊的榮譽。

「鄭劾!」她專注兇猛的瞪著他。

「幹、幹嘛?」他反而畏縮了。

瀲灩突然撲過去抱住他,他只覺得一團溫軟貼了上來,像是所有的感官突然放大好幾倍,連她細微的少女幽香都聞得到。

「靜下心來。」瀲灩在他耳畔輕輕的說,「想想我們剛來這裡的列姑射島的那一天。」

她施展了同心符。一切的一切,歷歷在目。

不停的吵架,連殭屍都不認識,自來水也不會用。被狐王搭救,收徒,抵達都城。被上邪照顧,被挾持。認識許多人,他真正意義上的父親。

漸微。

這世界不幸卻勇敢的面貌漸漸浮現,他在這裡真正的活過一回。真正的、真正的「入世」。

他的心願,瀲灩的心願…沒辦法塞住耳朵,當作不知道,他們共同的心願。

瀲灩。不知道該怎麼定義的人,但絕對不只能定義在俗世和感官,是他的夥伴,亦師亦友的人。不應該是、絕對不應該是,被「階段」迷惑,胡亂投射情感的人。

他像是蛋殼裡的小雞,破殼而出了。超越了「入世」這樣的階段。

瀲灩鬆開哭泣的鄭劾,他的眼神堅定、清亮,甚至有些出塵。她的夥伴,此世最重要的人啊。亦師亦友的人,在教導他的時候,她也同時被教導。

並肩尋求道之真意的人。

「…恭喜。」她有些哽咽。

「謝謝。」他像是瞬間長大很多,眼神成熟了。「抱歉,這段日子辛苦妳了。」

瀲灩含淚搖了搖頭,笑了起來。

「感覺真好,像是…脫胎換骨一樣。」他看著自己的手,「怎麼會這樣?只是心境的階段啊…」

「你過往的這個階段不紮實,才會這樣感覺。像是一塊擺歪了的磚。」瀲灩說,「下個階段你就很熟悉了,就像築基一樣,複習總是很快的。」

她抹去額上的同心符,想去洗把臉。

「瀲灩。」鄭劾喚她。

「嗯?」她俯身去拿香皂。

「就算過了入世的階段…我還是想跟妳討論。」鄭劾正經又嚴肅的說。

瀲灩手裡的香皂掉了。「…啊?」

「但不是現在。」鄭劾笑了笑,雖然依舊純真,卻多了幾分剛毅,「現在的我,還太不成熟了。等我覺得我夠成熟了,我再跟妳討論…關於『情』。」

他現在覺得非常開心,像是把千斤重擔都放下了。輕鬆起來就覺得餓了,開始進攻魔王招待的水果盤。

但是瀲灩,維持相同的姿勢很久,連香皂都沒去撿。胡亂的潑了水,臉孔的紅燙卻死都不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