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十章(一)

第十章 對決

他們居然又被關起來了。

第二天,鄭劾悶悶的推算來推算去,正在低頭看書的瀲灩忍不住問,「…你在幹嘛?」

「我在推算我們落地的時辰是不是有問題,」他凝重的掐指,「為什麼走到哪被關到哪。」

…這算得出來嗎?

【Google★廣告贊助】

門一響,一大清早的,魔界至尊居然親自降臨了!

「一個字都沒寫嗎?這樣不行唷。」他很自在的坐下來,李嘉依舊隨侍在側。

「寫什麼啊?」鄭劾心情很壞的頂回去,「才不希罕你的動漫畫和小說呢!快放我們出去,還有,乖乖把囫圇…」他瞪大眼睛,看著魔王上下拋的小水晶瓶。

一摸口袋,果然不見了。

「那是我的!」鄭劾要去搶,但至尊只對他指了一指,他就動彈不得。無法可施,氣急敗壞的大喊,「那個東西…千萬不要放進嘴裡!不能吃!」

「這是飛頭蠻的靈魂碎片,為什麼不能吃?」至尊從容的問,「飛頭蠻本身的能力不怎麼樣,就殷曼比較夠看而已。她的靈魂碎片可是頂極的仙丹妙藥,人類或眾生都無法抗拒的美味喔。」

「那又怎麼樣?」鄭劾吼,「那還是毒啊!只要嚐過魂魄的美味就會記憶這種癮,將來就會去想辦法掏出別人的內丹…」他又氣又急,「拜託你不要自找去當怪物!」

至尊睜圓眼睛,「嘿。小子,我開始喜歡你了。」他彈指,解開鄭劾的禁錮,並且從懷裡掏出另一個水晶瓶,幾乎有手掌長,裝滿了微塵。「要吃我早吃了。這是死人頭子從亡靈身上取來的。」

他把兩個水晶瓶子都扔給鄭劾,「賞你吧。」

接住這一大一小兩個水晶瓶子,鄭劾瞪著魔界至尊。「…為什麼?」

「因為你不要。」至尊淡淡的說,「有個傢伙送了我一批書,條件是把微塵給不要的人。」

「…那個傢伙,該不會那麼剛好的…」鄭劾不確定想不想知道答案,「那麼剛好的姓姚…吧?」

「他本姓不姓姚啦。」

…那就是了嘛。瀲灩跟鄭劾有種強烈發冷的感覺。

「至尊,」瀲灩開口,「我們會來這兒追查線索,也是姚先生給的提示。」

「我就知道他一定會給我惹麻煩。」至尊一點意外也沒有的回答。

「但不只是這樣!」瀲灩急著說,「事關世界的歪斜和殘缺,這些我並沒有告訴貴臣下。」

「妳說呀。」至尊撐著臉看她,「我罷了早朝就來了,今天妻兒都去郊遊踏青。我很閒,妳說吧。」

他是個很好的聆聽者。這反而讓瀲灩警惕起來。他不但善於聽,還可以整理重點,指出謎團,甚至有著絕佳的推理和邏輯觀念。

他不是只有武力的魔王,反應快速敏捷,說不定比他們那兒的白魔還出色。

令人害怕的對手。

「然後呢?」他撐著臉問。「給你們看了囫圇以後…然後呢?你們連我都打不過,還想去挑戰古聖神…或者強過古聖神的神器禁制?」

瀲灩語塞,「…取回功力或許就可以。」

「但你們有那些歲月嗎?」至尊交叉手指,往後靠。「人類怎麼都這樣呢?一個個都是惹禍精、傻大膽。不要說古聖神,你們也太輕視他們的代言人了。妳遇到的不過是未完熟代言人,就把那些人都看輕了。這是絕對的錯誤。」

他冷笑,「真正的代言人,可是比天帝還強的角色啊,是強到光憑蠻力就撼動天柱的傢伙,不用任何法術輔佐。你們運氣真是好到爆炸,古聖神沈眠太久了,代言人早被時間沖刷乾淨了。真讓他們培養出一個真正的代言人…連我都要頭疼…」

魔界至尊睥睨的看他們,「你們能做什麼?」

他們倆都低下頭,開始感到嚴重性。

「…你怎麼知道的?至尊?」瀲灩問。

「我與冥界比鄰,多少古老人魂都要經過那地。」魔界至尊輕笑,「你認為我會放過這麼珍貴的資料庫嗎?再加上一點點推理就夠了。」

「…就算這樣,大不了就是死罷了。」鄭劾握拳,「把囫圇給我們看一看!」

「好啊。」他露出討人厭的笑,「求我啊。」

鄭劾的青筋都冒出來了,他怒吼一聲,開始徒勞無功、實力懸殊的挑戰。

瀲灩按了按自己的胃。鄭劾是脫離了討厭的「入世」階段,卻神速的進入了「爭鬥」階段。現在就像是鬥志昂揚的鬥雞…

她只能祈禱,魔王可以下手輕一點。

他們倆鼻青臉腫,渾身是傷的伏案疾筆振書。瀲灩正在寫感想,鄭劾正在畫退魔陣圖解。

剛剛鄭劾被打得太慘了,瀲灩忍不住插手,就成了現在的模樣。至尊沒動用到一點魔威,光靠拳腳,就把他們料理得非常完全,還被迫答應立刻寫感想和圖解。

「乖乖寫啊。」至尊撢了撢衣袍上的塵,「你們這種程度,還是從小兵打起吧。李嘉,」他吩咐,「應該是很難選,但選個跟他們實力伯仲之間的小兵跟他們對打。等他們打贏了,再挑更難一點的…總是要循序漸進,不是嗎?不然人家會說我欺負小孩。」

本來就是欺負小孩!瀲灩和鄭劾一起投向怨恨的眼光。

李嘉深吸一口氣,忍住笑。「是,陛下。」

「最後一關是李嘉。」他拍了拍隨身侍衛的肩膀。「要打贏我大約不可能吧?再練個三五千年…」他搖頭,「我是個慈悲的魔王。」

你見鬼!他們倆的眼光怨毒指數飆到破表。

離開了那兩個孩子,魔王一路不斷發笑,心情看起來好極了。

「…陛下,遠來是客。」李嘉說。

「所以我沒打壞啊,輕手輕腳的。」他笑,「挺可愛的不是嗎?多解悶。」

…王,你真的很壞心眼。

瀲灩和鄭劾的倒楣特訓就此開始了。不管魔王多忙,他都會想盡辦法抽空來看看,不但會晃囫圇來引誘他們,還會冷嘲熱諷,似乎以嘲笑他們為樂。

「…我有一天一定要宰了他!」鄭劾快發狂了。

「他在指導我們,你聽不出來?」瀲灩手腳發抖,不停的喘。這樣的修煉比靜坐冥想快多了。

「我知道,但我還是要宰了他!」鄭劾的鬥氣快衝破腦門了。

…對這個單純的天然呆來說,更有好處。瀲灩擦了擦汗。根本不用找,對手就源源不絕。

「還真撐得下來欸。」魔王稱讚,「我以為三天就會哭著討饒了。」

李嘉沒說話,不太贊同的搖了搖頭。「魔后知道會怎麼說呢?」

「所以不能讓她知道呀,她意慈心軟,只會對我大聲。」至尊眨了眨眼睛,「死人頭子更不能給他知道了,一定會來跟我搶玩具。」

…是說,你把他們倆當玩具嗎?李嘉苦笑,有點替這兩個不幸的孩子冒汗。

但是,魔王早已樹立明快殘酷的威望,所以真的沒人敢在魔后和冥主顧問面前透露絲毫風聲。只是世事總是令人料想不到的。

就在某個晴朗的午後,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子,入踏上通往皇宮的台階。每走一步,地上就盛開了小花小草,直到她腳印消失才隨之枯萎。地上竄起無數粗壯的樹根,將魔王引以為傲的守衛捆縛勒纏,連通報危險都不能。

但她發現,她無法走入大門。

她微微一笑,如春風拂過大地,但眼神卻是無情而冰冷的。

「魔王,」她輕啟櫻唇,芳香的氣息席捲,「憑著創世者和古聖神的名義,請你將歐姆來者交出來。」

嗅聞到她的芳香,所有的守衛都失去了戰意,任由武器落地,然後被旺盛的植物吞噬腐朽。

「哼。」正在觀看鄭劾與瀲灩爭鬥的魔界至尊冷笑了一聲,「麻煩終於來了嗎?我等得不耐煩了呢。」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