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十章(二)

 

大門內突然往外颳起一陣強烈的風,銳利如刀。正面衝擊了古聖神的代言人。她的肌膚被颳得剝落,化成無數花瓣草葉,然後在台階下現形。

魔界至尊拎著鄭劾和瀲灩出現在台階頂,鄭劾掙扎不已,「放開我,真的很難看!…」不承想魔王真的鬆手,他當場跌了一跤,瀲灩倒是穩穩的落地了。

【Google★廣告贊助】

「侍女,」魔王開口,輕輕拍著瀲灩和鄭劾的頭頂,「妳想三言兩語,就帶走我的客人?最少也叫伊芙蕾來跟我說吧?」

那女子變色,「你膽敢稱呼主人的名諱!?」

「我有什麼不敢的?」他輕笑,迅捷如箭的抓向白衣女子,那女子呼喚植物,巨大的樹根竄出,卻被鋒利的刀風支解,若不是讓了一讓,說不定她的咽喉就被掐斷了,「太慢了,侍女,太慢了。跟隨妳腐朽的主人沈睡太久,關節也腐朽了嗎?」

他們開始毫無禁忌的對戰,李嘉卻沒有什麼驚訝的表情,他迅速的下達明快的指令,使軍隊去撤離居民,將整座城都讓出來。

一個清麗的女子和少年奔出來,兩個人都共同有著魚鰭似的耳朵。瞥見瀲灩和鄭劾,呆了一下,「怎麼會有人類的小孩…李嘉,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嘉恭敬的回答,「古聖神的侍女上門挑釁,王去相持了…這兩位客人…容屬下後稟,吾后。」

這位正是魔界至尊的皇后,半海妖魔后曉媚。她看了看狀況,低聲吩咐服侍她的侍女,然後跟皇儲說,「孩子,這兩個遠來的客人由你照顧。媽媽去帶隊護住皇宮,不然你爸爸打得高興…」她嘆了口氣,「晚上咱們連床都別想睡了。」

少年皇儲乖巧的點頭,張手豎起結界。年紀看起來不過十二三歲,卻很成熟的對瀲灩和鄭劾說,「貴客不用擔心,讓汝等受驚了。」

…這是魔王的孩子?為什麼跟他一點都不像?大概是母親的基因比較強吧…幸好。他們倆除了苦笑,也不能做什麼。

魔王雖然壞心眼,但他所言非虛。比起坦丁派出來的那些代言人,跟這個白衣女子比起來,真是連渣都算不上。

這已經不是現在的他們可以應付的等級了。

幾乎毀了半個城,佔上風的魔界至尊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痛下殺手,戲耍似的接近凌辱的和那白衣女子交戰。

「…你,怎麼可以這樣呢?」侍女的陰影人立,輕輕搭在傷痕累累的侍女間上,緩緩睜開眼睛,色彩變幻,像是春天令人眩目的色暈,「陪我到今天的侍女,剩沒幾個了呢…」

即使只是虛影,也讓空氣中充滿令人窒息的香氣。

「噢,伊芙蕾。妳終於醒了是嗎?」魔王露出尖銳的犬齒,充滿惡意的笑著,「還是跟妳當面談談的好…省得你們的狗東西不斷來煩我。」他驅使銳利的風颳散香氣,「雖然我不明白妳這樣沒心少肺的玩意兒為何會掌管生命,但只要把我的話帶到,我管妳是什麼東西。」

虛影美麗的眼睛,冰冷的注視魔界至尊。「你太缺乏敬意了,敗神。」她的眼神微挪,看著瀲灩和鄭劾,「你要為了無關緊要的人類,敗壞城池,看著妻兒、子民、生命,都被我收回來麼?」

「那,又怎麼樣?」魔界至尊揪住侍女的胸口,逼近虛影,「又怎麼樣?」

「我不是只有一個侍女。」伊芙蕾炯炯有神的注視他,「你要看著你的魔界淪敗消失嗎?」

「那,又怎麼樣?」魔王更逼近一點,「我交出這兩個小鬼就可以免於淪喪?末日之後的每一天,都是多的、偷來的。從你們這些只會需索不曾回報的古聖神和創世者手底搶來的!誰都可以怕你們,就是我不用怕你們!」

「你就不怕神譴嗎?!」伊芙雷冒出更強烈的香氣,所有的植物似乎狂暴失控的生長起來。

抓著侍女,魔王一把摜在地上,「第八代路西華!」

少年皇儲昂首,掐動手訣捲起規模更可怕的強風,將所有旺盛生長並且失控的植物攪個粉碎。

「你、你是…你們是…」虛影美麗的眼睛冒出懼意,「你們是…」

「我族乃墮落天使!統一魔界的墮落天使!我族可上溯到第一代路西華,乃由大氣之神艾爾所化!我族原本就不是長於體力法術,而是長於智慧之一族…」

(你這樣不叫長於體力和法術…其他人不就要找塊豆腐撞死?)

「第一代路西華到現在所有的智慧和記憶,都由我再次傳承給我兒!當世唯獨聽從艾爾之令,其他的玩意兒…」他擊潰侍女和伊芙蕾的幻影,「通通給我滾!」

發出極大的哀號,所有的植物幾乎都盡行枯萎。四分五裂的侍女掙扎許久,才殘破的圍攏,顫抖的看著瘋狂而殘酷的魔界至尊。

「現在,」他漆黑的長髮半覆於面,眼神那樣猙獰恐怖,真正的魔界王者,「妳願意談了嗎?伊芙蕾?」

躲在陰影的伊芙蕾啜泣著,點了點頭。

「這兩個小鬼我保管五十年。」他獰笑,「別說我不給面子。你們也要花時間招兵買馬,培訓人才,是嗎?五十年就好。我會放他們走,抓不抓得到是你們家的事情。」他睥睨兇惡的瞪著伊芙蕾,「告訴坦丁,別惹惱我。別逼我金石俱焚!」

「好…好的…」伊芙蕾的侍女飛快的消失了蹤影。

過了一會兒,魔界至尊晃了兩晃,倒了下來。

但這一點都不影響瀲灩和鄭劾的敬畏和震驚。他們看到代言人展現的實力,和魔王強到…足以嚇哭古聖神的暴戾。

他待我們真是太客氣、溫和了。這個異界是怎樣啦…為什麼有這麼多可怕的怪物…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