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二章(一)

第二章 凝望

懷著一種冰冷的淒慘,好幾天,他們倆都處於一種低氣壓之下。

這天瀲灩煮好了雜燴湯,卻沒看到鄭劾。她走出洞府,凝神遠望,看到在最高的那棵樹上,鄭劾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方向應該是鄰近的鄉鎮。

【Google★廣告贊助】

她雖然開始修煉了,但不像鄭劾可以因為外在的靈氣而進展神速。她的法門獨特,完全要靠自己。穩定,但不會突飛猛進。

但因為有了一點稀薄的法力,她原本的武藝倒因此更上一層樓,輕功越發好了。幾個縱躍,就跳到鄭劾的身邊,挨著他坐下。即使是這樣高的細弱枝枒,他們倆還是穩穩的坐著,隨著風勢輕輕飄搖。

良久,都沒人說話,只有山嵐吹著口哨。

「…如果是真的,那就是我的錯了。」鄭劾打破沈寂,語氣勢那樣的懊悔,「他們都是無辜的。」

「生命誕生下來,就有其尊嚴。」瀲灩接口,「但我同意你,他們都是無辜的。」

「如果當初我…」

「沒有如果。」瀲灩打斷他,「這世界已經誕生,這裡的生靈用自己的力量站起來,熬過末日了。我們的徒兒、上邪、禁咒師…漸微。都在這個世界生活。」

他沒再說話,只是默默望著遙遠城鎮的炊煙。

被扭曲、惡待,殘酷的「實驗株」。卻這樣頑強的在殘破的世界掙扎,挺直背。他突然了解,為什麼修道者需要遵守那麼多戒律了。擁有力量,實在是一種極度可怕的存在。沒有戒律的束縛,毀滅的不只是歐姆而已。

「上者守三戒,中者守一百二十戒,下者守一千八百戒。」他喃喃著憲章宮的戒律首章,「我現在才完全明白何以故。」

「恭喜你又往前走了一步。」瀲灩回答。

擁有力量並不希罕。但了解力量本身的可怕和邪惡,這才是最重要的。

「…瀲灩啊,這個世界很美麗。」他抬頭望著將沈的夕陽,西方渲染著層然紫紅金光。

「是啊。」

他們一起看著夕陽,各自想著心事,卻知道彼此想的是同一件事情。

「瀲灩,我們去把那個法寶找出來吧。」他語氣很平靜,「我想那小王八蛋一定不太會使用這玩意兒,才會有垃圾蟲不斷冒出來。然後…設法修好,如何?」

瀲灩看了他一眼,含笑的。「我正想這麼做。咱們鄉親惹的禍,幫著收拾也是應該的,是嗎?」

他們笑著互相拍對方胳臂,勾肩搭背的一起走回洞府。當然,這很像是找死。

但這個世界真的很美麗,殘破而美麗。他們認識了很多人,有了許多親愛的人。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也不知道能不能生還。

但為了這個殘破而美麗,想盡辦法存在下去的世界,這很值得,太值得了。

一但確定了目標,他們就拋去了迷惘。

為了蛻變(不管是自願還是不自願的),他們身受許多有形無形的束縛。但他們決定拋棄蛻變的可能…甚至返鄉的可能,這才整個輕鬆起來。

或許有些愴然,或許誰也不知道他們做了些什麼,不會有稱讚或榮譽,但他們卻感到愉快而自傲。像是這麼漫長的修煉,終於在失去一切之後,發現了他們真正的價值般。

距離他們來到這個異界的第十年,在屢屢討論和爭辯中,他們終於完成了一個結合鵟門和憲章宮精華的龐大法陣。

瀲灩取回法力後,就試圖從狐王令的術法痕跡去追尋轉生後的宋明琦,但得到的結果令她總是感到很困惑。

宋明琦的確是在列姑射島,但也不在列姑射島。

一直到他們離開,定居在渴泉,瀲灩也沒放棄這方面的努力。但隨著道行的精進,她的困惑反而越深。

如果他們要投入尋找神器這樣幾乎不可能生還的任務,最少要完成狐王的委託。她和鄭劾商量,鄭劾也試圖追尋,但對道法更為專精的他也得到幾乎一樣的結果。

「…她轉生後應該也是人類。」瀲灩茫然了,「所以不可能在妖族禁制中。」

「說不定狐王的法術失效?」鄭劾提出比較可能的原因。

「不可能。」瀲灩咬著下唇,「雖然弱化許多,但九尾狐王非同小可。他耗去一尾定住方向和魂魄轉生,就不可能出差池。」

「在規則之內的話。」鄭劾思考著,「喂,瀲灩,妳知道幽界嗎?」

「不可能的。」瀲灩不願意多談。

「為什麼不可能?雖然稀有,但我聽說過有人是困在幽界中。那就有可能『在列姑射,卻也不在列姑射』。」

瀲灩苦笑了一下。她知道所謂的「幽界」。那是混合了所有千萬世界眾生和非眾生的夢境,是個非常嚴重的禁忌。

她的白魔好友和她談過,但連最勇於觸碰禁忌的白魔都警告她別亂來。

據說連神靈們都將之視為絕對的禁地,禁止清醒的人涉足或試圖進入「幽界」。可以說,那是沒有任何人明白幽界,甚至是修為最高深的神靈。

這傻膽的監院卻提議要去那邊找人。

「你別跟我說你不知道…」

鄭劾打斷她的話,「若人真的在那兒呢?瀲灩,這樣行嗎?」

…是,不行。她知道現在的自己功力非常淺薄,但知識一點都沒有傷害到。這種藉物追蹤本來是她的拿手本領,無須太多道行就可以完成。

於是,這個龐大的法陣在渴泉豎立起來了。龐大指得不是面積,而是繁複的符文和複雜度。理論上,這個法陣可以讓他們的「思念」脫體而出,在幽界的入口,憑著狐王令上的術法痕跡,呼喚宋明琦此生的夢魂。

只要確定她夢魂的發源,就幾乎可以找到她。

這個異界的人有種奇異的本領。往往可以經由夢境前往幽界,雖然醒來不復記憶。但有些夢境迷途者就這樣困在裡頭,再也回不去本體,有些植物人就是這麼來的。

追蹤不到現世、應該在列姑射島的宋明琦,就有可能、非常有可能成了夢境迷途者,身體說不定也沒有了。

但只要喚到了夢魂,就有再轉生的機會。問題是,即使只在幽界入口處呼喚,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兇險。

「我去就好了。」瀲灩皺眉,「你別來。」

鄭劾睥睨的看她,「妳那三腳貓的工夫能幹嘛?我好歹修煉出點規模,幽界裡我也還施展得出來。倒不如我去。」

「你瘋囉?」瀲灩沒好氣的罵,「你會藉物招魂?」

「不會。」鄭劾回答得理直氣壯。頓了一下,「…我覺得…跟妳一起,也沒什麼完成不了的大事。」他將眼睛挪旁邊。

「…白癡。」她也將臉轉開,逕自跨入充當陣眼的渴泉。

「嘖,妳就愛罵我。」鄭劾抱怨著,也跟著踏入冰冷的泉水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