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三章(一)

第三章 起奏

在病床上撲了個空,鄭劾真的嚇了一大跳。他在居處衝來衝去,抬頭一看,發現瀲灩居然爬到一樓高左右的岩壁上,搖搖晃晃的試圖站穩。

「妳在幹什麼啊?!」他抱頭叫了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瀲灩差點腳一滑跌了下來,回頭惱怒的瞪了他一眼。「我差點被你嚇死。你不耐煩照顧我就說一聲,需要這樣嗎?」

「…這語氣,好熟呀…」鄭劾咬牙。

「還算沒有笨到底,你也知道唷?」瀲灩不理他,仔細的往岩壁上繪符文。

鄭劾困惑的看著她,「…那是泰逢符文。」

「最少要對祂獻上這個。感謝祂。」她仔細的描繪符文,將那隻眼睛畫得悲憫燦亮而有神。

鄭劾啞然了片刻,「妳認為祂管得到這裡嗎?」

瀲灩拍了拍手上的白堊粉,鄭劾自然而然的張開雙臂,接住跳下來的她。「深淵給了我們一個有趣的想法和線索。」

鄭劾其實也仔細思考過這件事情。

她說,「這種『巧合』,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創世之上,還有更高明的『劇本』嗎?那我們在這兒的一切有什麼意義呢?」

太多神祕的巧合和偶然。他們來到這個異界,莫名其妙的被捲入許多危險,但也產生了許多無意卻意義深遠的邂逅。

先是狐王,之後他遇見漸微,瀲灩遇到梅麗珊諾。然後他們一起遇到禁咒師宋明峰。在呼喚狐王前世伴侶時,卻巧遇了態度曖昧但沒有惡意的深淵。

「那可不一定是泰逢。」他對這邊的創世者非常嫌惡,連帶他的創造品。這種反感讓他對所有「高層」都不信任,「萬一是個有大能卻別有用心的高層怎麼辦?」

「那大可隔山觀虎鬥,或讓衝突規模更大一點啊…豈不是更有趣?」瀲灩漫應著,「但我感到一股說不出來的心安…」

就像在範因頓悟到什麼,人我兩忘的閉關時光,那種舒適溫柔的安心感。

他們默默相對了一會兒,鄭劾說,「我去洞口也畫一個罷。所有高於平房的天空,都是屬於泰逢的。」

攜手走出去,鄭劾在看得到渴泉的地方,全心全意的繪上一個泰逢符文。

「有件事情,我一直沒對妳說。」他跳下來,搔搔頭,「我一直以為我昏頭了。」

「說說看?」瀲灩偏著頭看他。

「記得我們離開列姑射島那夜?我們在汽車旅館…」

「我記得。」她的情緒明顯低落下來。

「我說聽到一首童歌?」他唱了起來。非常沒有意義、無邏輯,卻無法反駁的荒謬童歌。

「死吧死吧,生命不過是幻夢般的輕霧。只要去死就好了,只要死掉就好了,什麼都不要想。死吧死吧,為了戰爭的榮耀從容死去吧。為了無聊的野心死吧,快樂的赴死。

只有死亡是平等的,只有死亡是終點。有血有肉就是惡毒的咀咒,生命不過是幻夢般的輕霧。

掙扎著,為了延續愛人的幻夢…從容的赴死吧。」

「你居然還記得?」瀲灩微微苦笑起來。

「但是瀲灩啊…」他遲疑了一下,「最後一段,『掙扎著,為了延續愛人的幻夢』,卻是範因用的通用語。」

瀲灩睜大眼睛瞪著他。

「本來我覺得萬念俱灰,幾乎要認同這首童歌了。」他坦承,「但不知道為什麼,又覺得一切都沒那麼壞…能夠冷靜下來,踏上旅程。」鄭劾抬頭看著泰逢符文,「就算不是也沒關係吧?想想是泰逢溫柔的干涉這一切,我想我還是會覺得好多了。」

她也看著符文,心底百感交集。在舉目無親,恐懼帶給別人災殃的此界。即使只觀看的神明,也會是最大的慰藉。

「願泰逢看顧我們。」她輕輕的說。

為了要不要把消息給狐王,他們倆爭論了好一陣子。

鄭劾堅持不要,怕狐王會因此傷心過度,但瀲灩堅持要。

「我說你呀…」瀲灩無奈,「我生死不明的時候,你難不難過?」

「妳說這啥廢話啊?!」鄭劾發怒了。

「知道我還活著,你高不高興?」

「………」

「鄭大監院,」瀲灩伏首寫信給上邪,託他轉交,「同理心哪,這就是同理心。你當凡人還不夠哪。」

他悶悶的看瀲灩寫信,寫給漸微的時候,她偷偷抹去淚滴。他將眼睛別開,拼命眨著,怕也跟著哭出來。

真是的,都這麼久了…超丟臉的。但就像他們內心都有個永遠不肯長大的小男孩和小女孩,會依戀孺慕父親,提到他就會想流淚。

這麼想他,卻不能待在他身邊。平凡而溫馨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好了。」瀲灩的聲音有些濁,「你要不要看一看,添些什麼?」

「不要。」他粗魯的封口,將信和明信片塞進口袋,「我去寄信了。」

每每他都得飛行很遠去寄信,每次的地點都不同。知道漸微在找他們,有幾次幾乎擦肩而過。但害怕給這個唯一的親人帶來災殃,只能強忍著躲開。

瀲灩默默的去洗臉,冰冷的泉水稍微冷卻了她眼皮的紅腫。大哥待她極好,真的。正因為大哥待她好,所以她才會盡力回報。但大哥畢竟是名門正派,有許多需要考量的地方,她很聰明理智的離遠些。

漸微是第一個,這樣毫不保留愛護她的人。明明他承認的應該只是鄭劾,但他將瀲灩看成鄭劾的妹妹,一樣照顧疼愛,那麼自然而然的。

所以被迫離開時,特別痛苦。尤其知道漸微沈默固執的尋找他們,更讓這種痛苦雪上加霜。

等她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翻開書頁,卻覺得每個字都會跳動,看不下去。最後還是坐在渴泉邊,抬頭看著蔚藍的蒼空,發著呆。

直到急促的嗶嗶聲驚醒了她。

這是漸微做給他們玩的玩具之一。他笑著說,在二十世紀末期流行過一陣子,叫做嗶嗶扣。但他改造得更精巧,只是一枚細緻的合金手環,只有小指寬,卻可以用心念凝成字句,呈現在環面,專給她和鄭劾聯繫用。

上面閃爍著微亮的文字,「瀲灩快來!盧瓦爾東部冒煙小鎮!」

冒煙?她踏上飛行滑板,顧不得有沒有人看,風馳電敕的前往鄭劾指定的地點。那是個偏遠的森林小鎮,靠著牧羊和伐木為生的普通百姓。她和鄭劾來收購松脂過。是個貧窮、卻美麗如夢的小鎮。

但這平凡的幻夢卻成了焦土。

幾乎所有的屋舍都陷入火海,人們哀號奔逃,漆黑如蜈蚣的巨大怪物從地底鑽出,幾乎有火車大小,不斷的噴著火。火苗吞噬了屋宇、並且往著翠綠的森林奔馳而去。

鄭劾只有一個小小的點,被一些行動怪異的人圍繞,像是陷入苦戰。

她從半空跳下,揮下光劍,將稀薄的法力發揮到極致,轟然逼退了這些怪人,直徑大約十公尺的空地。

趁緩過這口氣的當口,鄭劾倉促的呼咒,結起一個防護結界,在界內的怪人都被絞殺成粉末。

在結界外,這些怪人張牙舞爪,前仆後繼的試圖破壞結界。

瀲灩瞪著這些怪人,心裡湧起一股荒謬至極的感覺。他們的模樣奇異,人立卻有六隻腳(或手?),像是螳螂或黃蜂進化成為人形生物。

但這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他們根本不該存在。

若在瀲灩他們的世界,根本不會有這種東西。就像是此界人類看到一隻螞蟻變成人形生物一樣荒謬而科幻。

「…這是垃圾蟲?」她自己都想笑,但笑不出來。

「哈哈。」鄭劾有氣無力的笑了兩聲。「不只是社會化欸。」

瀲灩看到一隻無蟲人(?)尖叫幾聲發出一發大火球,因為太荒謬,也苦笑出聲,「是啊…連法術都會了。」

他們都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