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三章(二)

「垃圾蟲怎能困住你?」她轉頭問鄭劾。

「妳仔細看小姐,」鄭劾沒好氣,「妳看仔細點。」

她看著防護結界外炸爛的無蟲人,立刻分解成單位極小的蟲子,然後迅速匯集重組成一個完好無缺的無蟲人,繼續勇猛的進攻。

瀲灩傻眼了。

【Google★廣告贊助】

「…淨化有效嗎?」她不由自主的問。

「有,當然有。」鄭劾更氣悶了,「暴個一兩隻那種怪人是沒問題,但掉落的屑屑又快速的『資源回收』了。」

瀲灩啞口片刻,「…鏈擊?」

「妳說連連看?」鄭劾疲憊的抹抹臉,那是一種連鎖反應,只要過載一隻垃圾蟲,就可以靠強大的法力彈跳到其他隻身上,閃電似的,是最常用來消滅垃圾蟲的手段。「我法力夠?還是妳法力夠?我們兩個加起來連啟動都不能…是能幹嘛?」

照此界的比喻來說,就是遇到百萬隻的蟑螂,明明知道潑油燒了就是。但他們只有一個針筒多的汽油,和一個不太靈光還打不太出火的打火機。

但他們不但正在破壞防護結界,而且人類的哀號尖叫也嚴重的戳刺著他們。

瀲灩不停的轉著念頭,但所有已知的方法都需要時間和法力,而這兩樣剛好是他們所缺乏的。

稀薄的靈氣,稀薄的法力。饒是她聰明智慧,也束手無策。

鄭劾埋首亂翻封陣,「什麼都用不到?什麼都沒有?天啊,我收這些高級垃圾做什麼…」

他翻出一顆靈火石。現在他的修為足以徒手拿著這個了。

初抵此界的驚險經過歷歷在目。他抬頭,看到這個貧窮小鎮還有電線桿。

拼了!

「離我遠點!瀲灩!張開那個什麼五行借啥的…別讓我真的死了啊!」

「你…別亂來!」但瀲灩簡直是本能的,快如閃電的在四個角安下符文,並且在臉上寫下水文代替陣眼。

握著雲火石,鄭劾雙眼冒出金光,大喝一聲,飛快的掐著手訣,巨大奔騰的雷訣如龍般砸在電線桿上,轟然爆裂。

一時之間,電氣旺盛得讓每個人的頭髮都豎立起來,一根斷裂電線像是有生命般聽從鄭劾的命令,飛到他手底。

乖乖。若不是有點修行,真的會電死。鄭劾覺得心跳到幾乎要爆炸,也呼吸不到空氣。狂暴的電流竄過全身,他的衣物不但在冒煙,他覺得內臟都要一起火焚起來。

但他知道他不會死。瀲灩正在運轉五行借靈陣,會保住他的命。

打火機(靈火石)有了,危險的燃料(高壓電)也有了。接下來…就是給這些王八蛋嚐些好的了。

「吃我一記連連看!」他毫無意義的大吼,伴隨著張口的青煙。

他打出第一訣。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跟「淨化」好像沒差,頂多就炸掉趴在結界上一隻無蟲人的一小塊皮膚。

但靜默了幾秒,像是無形的閃電整個轟動了這隻無蟲人,並且非常智慧化的粉碎意圖逃離的「個體」,像是海嘯般從極小的一個水滴震盪到極遠的無蟲人,甚至波及那隻巨大又肆虐的蜈蚣狀怪物,幾乎炸爛了一大半。

但他等於汲取了過度的電,居然癱瘓了遙遠的發電廠,附近幾個大城市一起停電了。這個森林小鎮的所有電線桿和電線根本灰飛煙滅。

鄭劾晃了幾晃,沈得瀲灩幾乎抱不住。

「你瘋了不成啊?!」她氣得忘掉所有冷靜和沈著,抓著他的胸口猛搖,嬌容扭曲,「會死啊會死啊會死啊!說你是白癡真是一點都不虧!」

「嘿嘿。」鄭劾笑,又從口裡冒出一蓬青煙。「不會死啦,超爽的…嘿嘿嘿,哈哈哈哈~」

慘叫聲沒了。災民發現他們這個防護結界,在短暫的錯愕後,拼命跑了過來。

瀲灩,妳不懂啦。可以停止那些慘叫…像漸微說的,「對這世界是有益的一方」…爽呆了。

他笑著昏了過去。

等他再醒來的時候,感覺糟糕到破表。

他覺得自己裡面的內臟和骨頭都拿去果汁機打爛過了,然後細膩的重組在一起。

可能連腦漿都一起下果汁機了。

他連動一動都想尖叫,可惜他的喉嚨痛翻了,連出聲都有困難。他手指抽搐了好一會兒,才能勉強彎了彎,強烈的痲痹感依舊存在。

睜開眼睛,好半天只見一片白茫茫,什麼都看不到。等看到的時候,居然有複影。

「醒了醒了!」「瀲灩小姐、瀲灩小姐!鄭劾先生醒了!」他的身邊一片騷動。

吃力的望了一會兒,才看清楚瀲灩臉孔沾著血跡,身上都是傷,但大體上還算無恙。他緊急張開的防護結界規模更大了點--應該是瀲灩補強擴大的--擠滿了人。

大概小鎮上倖存的災民都擠在這個幾乎只有四十坪大的空地,這是他們的極限了。

瀲灩餵了他幾口渴泉的水,豐沛的靈氣才緩和幾乎解體的痛苦。

「現在?」他低聲而破碎。

「被圍困了。」瀲灩聳聳肩,「倖存者我都設法安置在此了。」

他吃力的掙扎,在瀲灩的扶持下才能坐起。他那個恐怖的「連連看」讓無蟲群膽寒,沒人敢再貼著防護結界。但以此為中心,他們遠遠的圍成一個圈,虎視眈眈的。

「…我睡多久?」他絕對不承認是昏倒。

「一個鐘頭吧。」瀲灩沒戳破他。

這些垃圾蟲準備怎麼樣?打算圍城?這個念頭讓他笑起來,雖然馬上痛得咧嘴。圍城欸,真夠先進的…明明只是渣滓、蟲子而已。

「妳養養神吧。」鄭劾吃力的坐起來,「恐怕是長期抗戰了。」

「眼前無礙啦。」瀲灩微笑,「這地方的紅十字會分部比較遠…等來救援大約也是七八個小時後的事情。」

他們倆倒還可以安心養神,但受盡驚嚇恐怖的災民就沒那麼沈得住氣。沒多久,就有人大吵大鬧,衝過來問瀲灩和鄭劾打算怎麼辦?

「等待救援,不然呢?」瀲灩驚訝了。

「想想辦法啊,快想辦法把我們救出去!」那個歇斯底里的男人幾乎撲到她身上,被其他人架住了,「那些怪物該不會是你們兩個外地人引來的吧?!你們要負責!」

瀲灩笑著搖搖頭,鄭劾只翻了翻白眼。

「衛理,別這樣…」村人勸著,他卻將胳臂一甩。

「本來就是!不然我們過得好好的,哪有那麼巧,怪物來了他們也來了?」他怒吼著,「若要證明他們跟怪物不是一路的,就趕緊將我們救出去!」

「你不如冷靜坐下來等待救援。」瀲灩耐性的開口,鄭劾是乾脆的把眼睛閉起來。

「你們是魔鬼對吧?要把我們賣給那些怪物!」男人瘋狂的叫著,看誰也不理他,他把氣出在正在旁邊默默祈禱的老婆身上,「閉嘴,念什麼鬼?吵得老子心煩!」說著就舉起拳頭。

但他這拳卻沒辦法痛快的揮下,反而像是快折斷了。他連聲慘叫,卻被鄭劾輕輕一掌打腫了臉,逼得吞了下去。

「誰是老子?我才是老子!」他心情很壞,暴躁的扭著男人的手,「老子我差點把自己電死才打退半村的蟲人,可不是想救你這種懦弱卑鄙的傢伙!能跳過我一定跳過啦,可惜就是跳不過你這王八蛋…」他扭得更重一點,「打女人?吭?!是不是男人你這混帳東西…」

「好了啦,」瀲灩懶洋洋的勸,「你快扭斷他的手了…我不想幫他接骨呢。」

鄭劾這才悻悻的放開手,齜牙咧嘴的躺平。

「這位先生…你叫衛理是吧?你若是男子漢,不如把打女人的工夫去打外面的蟲人。他們又不是無形無體,甚至還是蛋白質組成的…或者很類似蛋白質。叫我們英勇殺敵的時候,你不該以身作則一下嗎?」瀲灩半溫不涼的打趣,讓那個男人紅了臉。

「…我找死麼?」他掙扎半天,才吐出這句。

「我知道你再打女人就是找死。」鄭劾側躺著,看也沒看他,「老子現在心情非常壞,痛得要命!想死你就打看看!」

他比瀲灩還早生一兩千年,有著根深蒂固的女弱觀念。但和此界的男尊女卑有些不同。女人可以生育、多吃苦楚,體力柔弱。是男人就該愛惜保護,不管認不認識。

他第一次知道有丈夫會打妻子的時候,驚愕並且發怒。向來只有妻子打丈夫的,世界顛倒了!女人的拳頭能多重?男人被打一兩下會怎樣?

居然有破爛男人打起柔弱女子了!這世界還有天理?!

瀲灩睇了他一眼,無奈的笑了笑。這個生活在無菌室的監院沒見過太多世面。不過她也承認,這界也太離譜了。

她憐恤的看著不敢說話的衛理太太,「祈禱吧,沒有關係。真的,現在就是祈禱的時候。」

她這樣一說,所有的人都驚訝的看著她。

「不管你信仰什麼神,現在就祈禱吧。」瀲灩微微笑著,「就算信仰良善也可以,希望也行。就祈禱吧。」

安靜了好一會兒,一個羞怯內向的女子站起來,帶頭開始祈禱,獻給黑聖母。天主教傳教以後,其實也為了傳教的方便吸收了不少地方神祇。黑聖母就是聖母和原住民信仰的大地女神結合的結果。

這麼遙遠的信仰居然躲過了災變、信仰崩潰,祕密的流傳下來。

連那個歇斯底里的男人的安靜下來,跟著做彌撒。

這有什麼用呢?鄭劾翻了翻白眼。但他抬頭看到防護結界煥發出幽然的光,越來越燦亮,堅固而完整。

看他下巴幾乎闔不起來的呆樣,瀲灩淡淡的說,「一千八百種法門皆可通向正果。絕對不要輕視『信仰』的力量。」

相信良善依舊存在、相信一定會獲救。拒絕放棄所有希望。

無蟲群又發動了幾次猛攻,但卻被這個堅固的結界擊退。他們居然能夠熬到援軍到來,而且援軍來得比他們想像的快。

在夕陽西沈的方向,飛來了一群巨大的生物。他們發出響亮的龍吟,驅散無蟲群。在他們背上的騎士,舉起如火箭砲般的笨重武器,對著無蟲群掃射。

原本就元氣大傷的無蟲群立刻撤退,留下斷垣殘壁似的小鎮。

那是西方的龍。有著巨大的飛翼,會噴火的龍。他們落地後,紛紛化身為人,而騎士們早一步跳了下來。

不管是龍還是騎士,都一致的擁有金色如爬蟲類倒豎的詭麗瞳孔。

帶頭的是個少女。金色的短髮下是張玩世不恭的稚嫩臉孔。「唷,還有這麼多活口?」她轉頭吩咐幾聲,上下打量著瀲灩和鄭劾。

「你們是什麼東西?」她頗沒禮貌的問,還嚼著口香糖。

「路人。」瀲灩已經撤去防護結界。既然已經有人接手,他們就不須留下。「謝謝…再見了。」她扯著鄭劾就要離開。

「慢著。」少女單手扛著「火箭砲」,頂了頂瀲灩,「還沒說你們可以走呢,忙什麼?」

鄭劾發怒起來,卻被瀲灩按住。「請問還有什麼事?」

「我看不出你們是什麼東西。」少女吹著泡泡,啵的一聲,「得帶你們去給老大看看。」

「老大在養病。」她身後的龍少年低聲提醒。

「要你囉唆啊,我會不知道?」她很兇的回嘴,「不然呢?就地殺了?誰知道是不是無蟲群的間諜?」她上下打量,「搞不好是無蟲教的。」

「不行!」龍少年變色了,「…好啦,帶回去見老大好了。」

「…我要先知道你們是什麼單位的,還有要帶我們去哪。」瀲灩溫和的回答。

「抱歉喔,我們該自我介紹,我們是…」龍少年想回答,卻被少女惡狠狠的喝住,「你隊長還我隊長啊?對俘虜這麼客氣做什麼?」

但她昂首,很傲氣的說,「我們是隸屬理想國的飛龍空軍小隊,我是拉米亞中尉,有意見嗎?」

龍少年充滿歉意的一笑,「我是依皮立亞少尉,理想國就是春之泉…」

「有人問你嗎?」拉米亞中尉嬌喝。

春之泉!連快按耐不住火氣的鄭劾都驚訝起來,和瀲灩相視一眼。據說原本是獨角獸的棲息地,後來他們仁慈的接納其他眾生,甚至成立了一個叫做理想國的城邦,參與這個世界。

他們的半妖徒弟用又羨慕又忌妒的口吻談過,這個擁有武力和主權的眾生烏托邦。

「好。」瀲灩考慮了一會兒,「我們跟妳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