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楔子

楔子 在幽深的森林之中

盧瓦爾的假日市集,一直很熱鬧。

這個位於舊法國中部,坐擁河谷大川和茂盛森林的內陸城市,意外的在疫變中受災極微。盧瓦爾人自言,該地原是許多妖精和童話的發源地,受到精靈的垂愛並不足為奇。

【Google★廣告贊助】

許多人以擁有裔的血統為榮,不管檢測出來是什麼結果,他們都堅持是泉水妖精維維爾的後裔。

這個在災變前原是農業小城的都市,災變後成為一個美麗的桃花源。在地動天搖的地震中雖然損失了許多人口,但災變過了將近六七十年的此時此刻,已經恢復原本的繁榮和美麗。

說是都市,規模恐怕也只比個小鎮稍微大點。假日市集還是熱熱鬧鬧的佔據了五條街。災變雖然過去那麼久了,但居民還是不完全相信歐盟貨幣,以物易物也同樣盛行。

幾個大嬸和大伯正在爭論幾個洋蔥換幾斤牛肉才公平正道,順便閒磕牙兒,看到一個東方少年走過,還是一起停住了口。

一般來說,東方人都單眼皮、塌鼻子,就像最常見的日本人。但這孩子保持了東方人細緻柔和的線條,即使是從西方人的眼光看來,還是五官精緻得如瓷娃娃,難得的是,在這種柔美中還展現一種剛強的男子氣概,是個非常漂亮又帥氣的男孩子。大約十七八歲,剛剛脫離稚氣,卻不失純真。

但他總是緊繃著臉孔,來去匆匆的。每次來都騎著一輛破舊的哈雷機車,旁邊的副座可笑的塞滿了各式各樣的雜貨。

這附近的人口,大嬸和大伯們幾乎都眼熟,一半多叫得出名字。這孩子在市集出沒也有五六年的光景,但誰也不知道他叫什麼。

這孩子,不是聾子,恐怕就是天啞。每次購物都列出清單,沈默的將清單遞給小販,一言不發。

可惜了這樣的好相貌。大嬸大伯們都覺得惋惜。東方人不顯老,三十來歲還跟少年一樣。所以五六年來他模樣未曾大改,也沒人覺得奇怪。

大嬸招呼了他過來,他皺緊眉,還是乖乖的走過來,還是一聲不吭。

「查理,你妹妹蘇絲沒有來?」大嬸塞了幾個洋蔥給他,「不用錢,幾個洋蔥而已…瘦成這樣…」摸了他單薄的外套一把,大嬸滿眼憐惜,「怎不換件外套呢?說是春天,還是凍得慌呢。」

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大家都叫他們「查理」「蘇絲」。

大伯也給了他幾個蘋果,他深深鞠躬,掏了漂亮的小珠子送給大嬸和大伯。「哎唷,你哪來的?不是要你東西啦,傻孩子,拿回去拿回去…」

大嬸追上去,但他腳程極快,已經看不見了。

他們也沒在意,隨手扔在手袋裡,久了就忘了。但大嬸的風溼、大伯的關節炎,莫名其妙的不藥而癒了。

雖然驚訝,但在這妖精出沒過的地方上,並不是最奇怪的事情。

***

「查理」騎著機車往山間小路奔馳,直到森林深處,抬頭像是在傾聽什麼。確定附近連個人都沒有…他的機車騰空而起,飛越濃密森林的樹梢。

大片茂密的森林宛如翡翠綠的大海,蜿蜒到地平線以外。這輛飛馳的哈雷機車在空中左轉右行,像是遵循著看不見的道路,之後抵達沒有人可以進入的泉源地。

他安全的落地,排氣管咳嗽似的喘了兩聲。深深呼了一口氣,他揉著僵硬的臉孔,手一揮,副座滿滿的東西全消失不見。

在幽藍的泉水邊,唯有靜默的山壁。他卻一行嚷著,「受不了、受不了!裝啞巴耍酷真是令人受不了!我真討厭去買東西…」一面走向山壁。

眼見就要撞上山壁時,他卻整個沒入山壁中,只有模模糊糊的聲音還傳出來。

獨留破舊的哈雷機車在外,靜靜陪伴著幽藍的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