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二章(一)

第二章 饕之禍

織菫私自答應成為至尊皇儲的王子伴讀這件事情,在猊國引起軒然大波,議論紛紛。

猊王更是怒不可遏,說什麼都不答應。

若織菫為后為妃,就是頂著猊國長郡主的名號,成了魔界的女主人…最不濟也是一部份的女主人。王子伴讀?!一個區區六品官,我的長女得去當皇儲臣下?!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是至尊的屬國,但好歹猊國是五大王國之一,舉足輕重的狻猊一族!至尊見了他,還是用兄弟禮相待,不敢輕慢…結果我的女兒跑去當他兒子的六品小官!

而且,別以為這樣就可以躲過姻親這層關係!

猊王大發雷霆之怒,不管怎樣安撫都無用,他已經暗暗打算半夜把菫花拐帶走,什麼外交上的問題,交給他老爹去處理算了…難得他相得中心腹,他老爸說什麼也該幫兒子一回…

誰也沒想到,深居簡出的猊王妃,居然按品大妝,慎重華麗的登上殿堂,作主允了織菫出仕的事情,不知道簾後跟猊王說了些什麼,原本怒氣沖天的猊王,居然也勉強點頭了。

事情完全出乎意料,唯有一直非常鎮靜的織菫毫不意外。

猊王妃在簾後召見織菫,用她美麗而滄桑的眼睛注視著唯一的女兒。「妳終究是我的女兒,還是走上了這一條路。」

織菫緩緩跪下,低頭不語。

「我以猊國國母的身分,要叮嚀妳幾句。」她嚴肅起來。

「織菫敬聆。」她恭謹的回答。

「妳雖是出身猊國王室,但已經誓言效忠皇儲。斷然不能因為這層出身,而將猊國的利益放於皇儲的利益之上!以小私而害大忠,不僅僅是妳個人的恥辱,亦帶累了猊國的尊嚴!可明白了?」

「是,國母,織菫明白。」

猊王妃的聲音柔軟下來,滲著濃重的酸楚,「…我亦要用母親的身分,叮嚀妳幾句。異性為主,是最不智的選擇,但妳已經選擇了。妳發誓效忠於皇儲,但妳並不是賣身為奴,還是有自己的自由和尊嚴。孩子,守好妳的心,千萬不要踰矩。」

她嬌嫩的唇微微顫抖,觸及自己一直不願去想的心傷,「若是皇儲求妳…妳不要急著否認,當年我也是這樣否認、嗤之以鼻呢…妳什麼都能給,我的孩子,就是名分不能給。妳為他暖床、甚至生下孩子,這都沒關係,但絕對不能要那個皇后的名分!如果…妳還要自尊和自由的話,如果,妳還想要轉身離開的權力。就絕對不能給!」

織菫抬頭看著母親依舊颯爽美麗的容顏,她身上還有武將英武的氣息,但深困在後宮中。

這樣血淋淋的例子。

「娘,我非常明白。」她說。

猊王妃伸手給她,淚如雨下。「我的貓兒臉,走向妳選擇的未來吧。」

織菫泣別了猊王妃,跟著皇儲離開了猊國,再也沒有回顧。

她走向自己以為不會有的未來,並且在官宦史中,寫下驚天動地的一筆。她這個柔弱、既不會變化真身也無術法的女官,從王子伴讀的時代,就開始鼓吹妖魔生而平等的論調,直到經過數十年大戰,依舊堅持初心。

也因為她的堅持,在未來的「無之禍」中,得到妖族完全的支持,魔妖才正式和解,敉平了滔天巨禍。

雖然種族之間一直都有摩擦,她希冀的和平共處一直都有瑕疵。但的確妖族在她成為宰相之前,就取得了合法的公民權,與魔族平起平坐。

光這一點,就夠讓她名垂千古,成為名相之一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