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二章(四)

沐恩卻冷靜的看了他們一眼,瀲灩驚覺失態,噤了聲,還給不識相想追問的鄭劾一拐子。

「…妳阻我做啥?」鄭劾按著胸口咬牙細聲,「這可是…」

「俗家的王在審事,有我們出家人講話的餘地?」瀲灩低語,「又不遠,用自己的眼睛看吧…」

沐恩垂下眼簾,心底暗道,沒錯,眼見為憑,何必與人狼狽為奸,白擔這個背棄忠義的干係。

【Google★廣告贊助】

「親王,你所言我皆已明白。」他交疊雙手,露出微微的燦爛笑容,「饕國一直是我最忠誠的盟友,永遠不會變的。」

悟親王以為得到允諾,大喜過望的拜謝而去。

好一會兒,沒有人開口。

「…還是提點葛諸女王清理門戶好了。」沐恩撐著臉。

織菫遲疑了一會兒,小心翼翼的開口,「徒生宮變,在這種時刻反而動搖國本。不如殿下瞞著女王,抓著這點把柄,將來還多個制衡用的探子。」

「哦,」沐恩睜大眼睛點點頭,「看不出來,菫花。原本擔心妳在污穢政治裡活不久,意外的圓滑哪。」

她不禁紅了臉,「會用心機和愛用心機是兩回事。」

沐恩輕笑一聲,「瀲灩,不是不讓你們問…」

「我們是不該多言的。」瀲灩回答,「但情形聽起來很類似人間的蟲變…」她仔細的談論之前在歐陸遭逢的蟲人族,也細述了無蟲的演化,和無蟲致力培養的蟲母。

沐恩閉目傾聽,織菫也異常專注。和魔族溝通比凡人要快速簡潔,語言並不是最重要的一環。即使織菫身無任何術法,但她終究還是狻猊一族,本能猶在。現在的瀲灩操控同心符的手法又比之前高出無數倍,可以專注在欲溝通的事情上,不至於門戶大開。

說起來,還得感謝周朔的魔鬼訓練。

「這麼說來,在你們的世界,無蟲不過是渣滓。」沐恩深思,「原本只是概念性的衰亡。侵犯人間還能夠理解,畢竟是神族的愚蠢所致。但魔界,從來不曾有無的來犯。魔界的大敵並不是異常者,而是造成異常者的荼毒。」

「…對。」瀲灩整個納悶起來,「我也想不通這點。」

「『英特萊教誨母神。這些都是我的子,我的女。也是妳的子,妳的女。妳當用一切捍衛世界,焚燒所有邪惡的虛無,並且施加疾病在入侵者身上,讓他們自相殘殺而毀滅。直到天柱折而地維絕。』」織菫輕輕的唸了一段經文,看到所有的人都驚愕的瞪著她,有些不知所措的,「…這是『母神禱詞』中的一段。」

「…英特萊?」鄭劾的聲音發顫。

「創世之神呀。」織菫受了多年祭司教育,這類的神話她很清楚,「據說原本的世界是一體的,創世神之一的父親準備用大洪水消滅所有的妖族,創世神中的母親觸發了恩寵之地,安置殘存的妖族。她將這個世界交付給大地母親禧尤看守…」

「…那是理性。」鄭劾跳了起來,滿臉慘痛懊悔,「果然是!瀲灩果然是那對王八蛋,不是推測,真的不是!當初我就該立馬斬了他們倆!現在就不會造成這麼大這麼不可收拾…」

「難道你不覺得奇怪,為什麼妖族的神話會這樣逼近事實嗎?」瀲灩嬌喝,「冷靜點!懊悔有用嗎?就能夠糾正過去的歪斜嗎?!」

織菫聽得糊裡糊塗,就算是沐恩也只聽懂了八成。她會唸這段禱詞是因為她對神話和歷史一直都很有興趣,也就著不多的資料研究過幾乎毀滅三界的「無」。

她一直沒有辦法把「大地母親」看成一種概念性、哲學性的神祇。古妖界和人間關係非常密切,據說是模擬人間的模樣創出來的。但危害人間的無,卻從來沒在魔界出現。

應該說,存活不下去。

屬於神話的禱詞,卻這樣精準而忠實的呈現︰「焚燒所有邪惡的虛無,並且施加疾病在入侵者身上,讓他們自相殘殺而毀滅。」

「那個…」織菫遲疑的說,「過去大地母神可以透過祭司和妖族溝通。禱詞和神典,幾乎都是這樣流傳下來的。」

「…現在還可以嗎?」這下子,換瀲灩的聲音發顫了。

「不行了。」織菫憂傷的說,「自從月之族霸佔了大地神殿,屠戮所有的祭司後,大地母親已經沈默了將近萬年。」

沐恩站了起來,喚進副官,「全速行軍…目標,饕國王宮。並且進入待戰狀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