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三章(一)

第三章 仿器

饕國女王親自泛舟,瀲灩和鄭劾坐在小舟上,默然無語。

月族人苗條纖細,饕國女王的模樣更宛如幼女。剛好是兒童正要轉變成少女的那個瞬間,柔軟而芬芳。

說她「衰老顢頇」的人,腦袋不但有問題,眼睛大約也瞎很久了。

但她依舊是魔界最長的長者之一,不管她的外表多嬌嫩清艷,就算她高居王座時總是嬌懶的歪著,赤著粉嫩的足,完全無法改變她擁有蒼老的睿智這種事實。

【Google★廣告贊助】

也因為如此,當瀲灩親自懇求女王允許她進入禁忌之地的廢墟時,她沒有立刻回絕,而是安靜傾聽她的理由。

距離西岸還有一段距離,饕國女王止了小舟。「我只能送你們到此。」她的眼神滄桑而美麗,「還有回頭的機會,不考慮嗎?」

「女王,我們不會感染荼毒的。」瀲灩耐心的回答。

她輕笑了一聲,卻沒有歡意。「…妳知道好不容易逃離廢墟的我,為什麼在隔岸建起新王宮嗎?」

瀲灩猜到了,但她還是垂首傾聽。鏡月湖宛如彎月,大地神殿就在月彎中。兩個犄角抵著高聳險峻的懸崖,兩股瀑布氣勢驚人的成為鏡月湖的水源。

易守難攻,但也容易困死。

「因為我受命撲殺瘟疫和異常者。」女王淡淡的說,「許多勇者都跟你們一樣,希望徹底終結荼毒的威脅,但最終還是成了異常者,在設法渡湖的時候被我的士兵射殺。即使你們是至尊的貴客,亦不例外。」

「我們會平安歸來。」瀲灩靜靜的說。

鄭劾沒說什麼話,咳嗽了幾聲,舞空而起,有些搖晃的。「女王,謝妳送我們一程。」

女王倒是露出讚賞的眼神。這個湖是她親手禁制的,真能在她禁制裡使用法術的,非常稀少。莫怪皇室對他們青眼有加。

「那就再會了。」她淡淡的說,「很高興認識過你們。」她撐篙,輕輕一點就消失在濃霧中。

「什麼認識過。」鄭劾咕噥著,又咳了兩聲,「說得好像我們已經死掉了。」

「你不好好養病,搞不好就真的成了過去式。」瀲灩沒好氣的攙著他,好讓他省力些,「我去不就好了?你還在發燒呢!」

「就是邪氣入侵而已嘛!」鄭劾抗議,「…我可不准妳拋下我。」

「…閉嘴。你害我起雞皮疙瘩了。」

他們零零星星的鬥著嘴,降落在鹽粒構成的沙灘上。每走一步,在寂寥空曠的死寂中,發出沙沙的聲音。

雖名為「神殿」,規模卻像是個都市。這裡曾經是妖族的宗教中心,諸種族有衝突也來這兒尋求裁決,主祭和實習生、遠道而來參拜的信徒與求知的祭司,有十來萬。當時人狼的洞窟神殿與雪熊氏族的北方神殿還算是地方性的小神廟而已。

但這兩個神廟還在,大地神殿卻在祭司被屠戮殆盡後,荒廢沈寂成一片廢墟了。

巨大的神像倒塌斷裂成數截,石柱傾頹。近萬年來的歲月風霜侵蝕,一切繁華皆已殞落。

踏過如雪的鹽粒,此處神殿果然和創世者有關,因為他們在神殿的最中央,找到傳送陣標誌的石柱。

拂開厚厚的鹽粒,一個非常眼熟的傳送陣出現。就是他們在幽界看到的,藉此來到魔界的傳送陣。

這個神殿,大約是圍繞著傳送陣建築起來的。而這個傳送陣被恭敬的保存下來,僥倖的逃過魔族的鐵蹄。

但他們卻無法啟動這個傳送陣。即使擁有深淵的眼淚,這個傳送陣依舊緘默如死。

按著傳送陣的中心,瀲灩輕輕的說,「…其實,『禧尤』,並不真的是妳的名字吧?這應該是口音的謬誤。妳是…弋游,應該遨遊於虛無之洋的神人。妳呼喚了我,而我來了。」

她的話語才歇,沒有風,卻有股無形的波動從中心往外擴張,宛如看不見的漣漪。

沒有聲音的悲歎。

傳送陣啟動了。白光閃爍,瀲灩和鄭劾消失在鹽地上,只有靜靜的月,哀戚的照著聳立而孤寂的石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