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三章(二)

原本以為,他們會見到如十三夜一般獰猛莊嚴的弋游,但卻看到一張柔弱的臉孔。

像是傳說中的人魚,只是擁有龍般的下半身。

她蜷伏在如水般柔厚的光中,全身沒有一點顏色,像是長久的歲月和消耗磨損了她所有的顏色般。

說不定就是這樣。

她看不見、聽不到、無法說話,沒有觸覺。事實上,這具肉體應該早就死掉了,但她依舊存在。

在深深的、深深的神殿之下,沒有呼吸沒有心跳的存在著。

【Google★廣告贊助】

「母親?」她虛弱的迴響水紋似的在瀲灩和鄭劾的心底蕩漾,「父親?你們…終於和好了嗎?母親,我做到了嗎?妳的託付,我是否完成?直到天柱折而地維絕…」

瀲灩驚駭的觸碰她,洶湧的記憶和思念如海嘯般衝進她的心裡。

和由神器煉化啟動的古聖神不同,創世之母獨力完成了一隻弋游。就像之後創世之父造了未來之書,殘留著創造者的心性,這隻弋游在某些方面,也頗似創世之母。

即使使用了神器,竭盡所能的臨摹到最好的程度,這隻弋游雖然在各方面都很優秀,甚至可以和古聖神媲美…但卻缺乏了最主要的功能…

她無法優游於虛無之洋。

原本無用之物會被創世之父摧毀,或者發給古聖神使喚,但因為她是創世之母的手澤,甚至還有類似創世母的容顏…所以創世之父容忍的讓創世之母留下她,當作一個殘廢的孩子撫養。

創世之母喚她弋游,並沒有另外取名。而這隻弋游特別依戀創世之母,忠誠得接近盲目。

之後,創世之母無力阻止創世之父毀滅除了神族之外,擁有異能的「實驗株」時,她使用還不太熟練的神器,試圖開啟妖界。但她對妖界完全茫然,只好用人間做樣本,打造出類似的空間,好收容會被毀滅的妖族。

對她來說,這些也是她的孩子,但她實在鞭長莫及,沒辦法親自照顧。神族獨大,古聖神又等同規則,總有一天,平衡會崩潰,一切都會毀滅。

但她跋扈獨斷的丈夫不肯正視,傷心莫名的她,絕望的用神器擁有者之一的身分立下了許多看似奇怪的規則。比方說,古聖神不能直接在任何世界干預,比方說,人間神祕的排斥天人。

這些古怪的規則卻沒辦法抵達她私創的妖界,畢竟她和丈夫研究多年,能夠掌握神器的部份卻非常微小,神器運作時又沒辦法正常的平衡,往往會溢漏太多「衰亡」。

絕望之餘,她偷偷複製了神器關於防禦的一部份,雖然她知道如何複製、使用,對原理實在不了解。但她這樣絕望的母親,實在管顧不了那麼多。她偷偷地將複製品交給隨侍在側的弋游,交代她保護這些劫後餘生的妖族子民。

「直到什麼時候為止呢?」弋游問。

「直到…」疲憊又傷心的創世之母回答,「天柱折而地維絕。」

無名的弋游就這樣忠實的執行創世之母的託付,甚至比創世之母的期望還好,「衰亡」(無)一直沒辦法侵擾這個世界,有段時間妖界因為沒有創世之父的暴虐,反而比人間或天界都更純樸美好而和平。

而弋游,就這樣默默看顧這些孩子,最後比創世之母更愛他們,愛到將自己的生命力注入複製品中,好讓防禦更堅實、完整,竭盡她一切所能。

即使她因此衰弱,依舊不悔。

直到戰敗的天人殺入妖界,已經非常衰弱的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妖族被屠戮。狂怒的她將自己所有的生命都搾取出來投入複製的神器裡頭,讓所有入侵者都染上荼毒互相殘殺。但她終究活得太久,又將大量生命力投入複製的神器中,天人殘軍還是侵佔了妖界,甚至頑強的抵抗了荼毒。

她這樣疲憊的孤軍奮戰,到後來昏亂的停滯地力,讓魔界成了荒漠。卻還是無法剪除所有的入侵者…但她沒有放棄,頑抗到最後一刻為止。

終於,天柱崩塌,地維斷裂。她終於可以休息了。

但她還在等,等母親歸來。等著對她報告…

母親…我算完成使命了嗎…?「是的。」瀲灩淚下,握著她沒有絲毫顏色的手,「我和妳的父親已經和好,世界已經重建。妳的孩子將不再被屠戮…和平就要到來了。」

她哽咽的幾乎說不出話。「…妳做得很好。」

沒有顏色、沒有名字的弋游,仰首吐出一口長長的氣,風化碎裂,和柔厚的光融成一片。

一個小小的東西從她風化的身體中掉了出來,發出一聲微弱的「叮」。

這,才是他們真正要追尋的「仿器」。天界和魔界至尊所有的,不過是未來之書憑著創世父的記憶,拙劣的仿造。這個宛如翡翠葉片的小東西,是由真正研究過神器,甚至用它來創造這個仿界的創世之母,親手複製出來的。

雖然只有一部份,卻足夠讓一個無名的弋游掌管一個世界。

獲得這樣大的突破,他們倆卻高興不起來。宛如翡翠葉片的仿器,卻浸淫了一個無名弋游千萬年的愛與悲痛,生命與一切,沾著無數血和淚。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