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楔子(下)

「我跟隨未來之書時,他對我這個註定會早死的傢伙,沒什麼防備。」周朔笑起來,「本來我以為那本破書是個沒血沒淚的混帳…但日子久了,我又不是那麼肯定了。

「當然啦,當我試圖查詢起源的時候,給我的答案總是語焉不詳…那本該死的破書。不是他想隱瞞什麼,而是他會花費大量漂亮如謎團的辭彙去修飾敘述,我又不是對文字很有天分的人…但我記性很好。

「半猜半收集資料…我猜,當然,這只是我的假設。剝除那些華美而神祕的外衣,創世者不過是個著魔的學者。他一直都很熱愛某種學問,相信這個學問可以讓世界更美好,消除所有的對立和偏見…一種很世界大同的理想境界。

【Google★廣告贊助】

「他好像花很多時間在觀察各個種族的社會結構和文化行為。最後他決定還是創造一個比較快,因為舊世界已經僵化而顢頇,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當然沒有希望,因為那個星球炸個粉碎了。就因為愚蠢的理性和神祕的戰爭!」鄭劾啐了一口。

周朔笑笑,「直到你們來,我們才知道這部份的真相…你看,拼圖又完整了一塊。於是他來到這裡,創造他理想中的世界。」

「並且奪走附近幾個星系所有生命,」瀲灩譴責,「完全不顧後果!」

「我猜他應該不知道會有這種後果吧?」周朔垂下眼簾,「未來之書說,父親常常做惡夢和哭泣,說,『我毀滅好幾個星系來成就一個不完整的幻夢,我並不想這樣。』」

「既然他會後悔,」鄭劾沒好氣,「那為什麼不好好善待他的子民。」

「因為子民不夠完美呀。」周朔交疊雙手,「他所期待的那種一點不公和不義都不存在的世界,真的很稀有。他毀滅了一批又一批的實驗品,卻沒辦法創造出完全沒有陰暗面的生靈。他原本的用意,很良善,真的。他原本是想創造出完美和諧的純淨世界,然後拿這個當個起點,回頭改造他原生的世界。」

「…那種世界不存在。」瀲灩愣了一會兒,「最少每個文明都得經過漸漸進化才能修正到合理公平的境界,這是非常漫長,任何生靈也無法看到盡頭的道路…」

「妳說了『道』。」周朔提醒她。

「道是沒有終點沒有止境的。」

周朔笑了。「妳是個修道者,妳明白這些,所以『求道』。但他只是個頑固又過度理想,懷抱著盲目良善目的的學者。但他的妻子,另一個創世者…我猜她或許是學者,但比較有修道者的風範。

「她設法欺瞞、哄騙,從他的手裡救下許多註定毀滅的實驗品。甚至開闢了傳送陣,在她丈夫耳目下,將幾乎被淘汰的實驗株送來某界…本來稱為妖界,現在則稱為魔界的地方。」

直到她再也受不了這種殺戮,離棄而去,留下一個修整得亂七八糟的世界。痛苦而憤怒的創世者,更執著於他的完美實驗,越來越偏執,以至於完全獻身給瘋狂。

「但我不認為,這個發瘋的創世者真的憎恨這個世界,就像未來之書也如此。他們用大量偏激的言論來包裝…但真的如此嗎?如果真的只是視為『實驗株』…創世者就不會被瘋狂壓垮,未來之書也不會試圖一再的延緩末日吧。」

周朔抬頭看著寶藍的月,「當然,這些都是假設。說不定他們自己也不清楚。但我想說的只是,盲目的良善比不上清醒的心機。不能因為目的良善就理直氣壯,也不用因為過程的心機就自慚形穢。」

他將酒飲盡。「道的這條路,永無止境,沒有終點。」

他們一起沈默下來。只有風聲和月光搖曳。

「…許多作家都喜歡在作品後面署名。」瀲灩問。

「是呀,連創世者都不能例外呢。」周朔語氣很輕鬆,「他的名字用很奇怪的文字所書寫…未來之書說,那個名字,是『理性』的意思。」

鄭劾倒抽了一口氣。

「於是,」瀲灩凝重的說,「拼圖又完整了一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