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三章(四)

焦心等待鄭劾和瀲灩的沐恩接到了聖后使節的情報,心底不禁揪緊。

幸好他們此時位於饕國,不然恐怕是得殺出去了。饕國女王淡淡的暗示他,她也接到情報,殿上百官唯恐天下不知似的,散播的如此快速。

從此魔界多事了。

正煩憂時,瀲灩和鄭劾平安歸來…表面上。

【Google★廣告贊助】

他們憔悴傷心,帶回來的仿器和過往又炸矇了沐恩。李嘉叔叔就要來接他們了…他非有個決定不可。

「這些事情…還有這個,」他把仿器塞到瀲灩手底,「絕對絕對不能給任何人知道,尤其是我父王。」

「…什麼?」瀲灩愣住了。

「織菫,李嘉叔叔若來了,什麼都行,反正妳想辦法拖延就對了。」他轉頭交代。

織菫應了,忍不住還是開口,「殿下,你是皇儲。這樣做…真的好嗎?」

沐恩安靜片刻,「我『只是』皇儲,還不是魔王。魔王心底只能有全魔界,若殺子祭旗才能戰勝,他也非這麼做不可。但因為我還不是,所以我還可以這麼做…」

他低頭,「現在我是沐恩,不是第八代路西華。」

「你們在說什麼?」鄭劾咳了兩聲,莫名其妙的問。

沐恩不答言,只是縱起狂風,捲起瀲灩和鄭劾,靜悄悄的飛馳而去。

「…古聖神選了聖后當代言人,並且把無引入魔界。」沐恩簡短的說,「大河之西的異常者都成了無蟲的糧食,這就是無蟲人大軍的來源。」

瀲灩睜大眼睛,呼吸幾乎為之所奪。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來源,居然是這樣。

「那我們要回宮?」鄭劾大咳,方向卻越看越不對勁,「沐恩,你幾時也路痴起來?方向不太對呀。」

「我送你們去傳送陣。」沐恩堅定的望著前方,「你們立刻走。」

「…沐恩!」瀲灩叫起來,「我們不走!這戰禍是由我們起的…我們怎麼可以…」

「才不是這樣!我父王也絕對不會把你們送出去!我知道的!」沐恩輕喊,「但你們掌握了魔界荼毒的祕密,還擁有神器的真正仿製品!我父親是魔王…這種祕密不管他願不願意,想不想,都一定要奪到手!」

然後他的父親和自己親如兄弟姊妹的至交必定反目成仇。諸王也不會放過他的至交,一定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試圖突破防禦,就算是屍體也會帶給聖后與坦丁。

一邊是責任,一邊是友情。這是他想得到最兩全其美的方法。

父王一定會勃然大怒,重重的責罰他,他也的確違背了身在皇室的重責大任。

但他終其漫長的一生,只會有這兩個真正的朋友,絕對不會有其他了。他不會抱怨這種孤寂的宿命,但不能阻止他保衛僅存至交的性命和自由。

「肯定有其他辦法!」瀲灩哀求,「我們比誰都懂無蟲,我們也…」

「難道你們要把仿器交出去?」沐恩將狂風催得更急。

「…不行。」瀲灩變色了,「沒有這個我們無法追查源頭…」

「所以這裡不是你們的終點啊!」沐恩掉眼淚了,「趁父王還沒對我下令之前,你們快繼續你們的旅程吧!就算沒有你們,我們還是必須跟異常者打仗,內戰也勢必難免…早和晚而已!若你們真的很重視我…就快結束那個該死的源頭吧!」

不要再有任何不幸了…他實在沒有父親那麼堅強,而是不得不堅強。看到那麼多無辜的血腥,無法無動於衷啊!

「…我對你發誓。」鄭劾按著沐恩的肩膀,「我絕對會結束那個該死的來源,兄弟。」

按緊肩膀上的手,沐恩將狂風催得更緊,試圖擺脫緊追在後的李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