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四章(二)

璀璨星塵散而復聚,重新現出身穿白袍的修長身影,兜帽下的面容莊嚴而美麗,眼神是每個眾生都熟悉的悲憫與哀戚。

執燈者、看顧者,哀之眼…他有許許多多的尊稱。他的符文遍佈在大範因文化圈的星系中,沒有人真正崇拜卻不斷獻詩歌的神祇。

泰逢。

完完全全沒有想到,他們會在異界,或說任何地方,生或死,能夠和這位意義上真正的神明面對面。

瀲灩和鄭劾愣愣的看著他,就算把他們帶到岩漿地煮也沒感覺,根本就不知道身在何處,渾渾噩噩。

【Google★廣告贊助】

泰逢溫柔的看著他們好一會兒,「那個…我、我…你們好像都叫我泰逢。那是我名字的前兩個音節…」他白皙的臉孔浮起一絲淡淡的紅暈,「用、用我們的語言意譯過來,我的名字是、是…」他咬著食指煩惱了一會兒,歌唱似的,發出直接共鳴心靈的美妙排鐘聲。

但這美妙的聲音卻持續了快三分鐘還沒有停歇。難道他的名字這麼長?

「噓,噓…」即使使用同心法術,鄭劾還是緊張的低聲,「瀲灩…咱們在做夢嗎?…」

話還沒說完,泰逢已經一掌推向他,讓他翻了好幾個跟斗,從草地這頭滾到另一頭去,「不要使用法術!會被偵測到!用嘴巴講啦!我都這麼辛苦的用聲帶了,別這麼懶!」

滿頭草葉的鄭劾狼狽的爬回來,和瀲灩一起張大了嘴,不由自主的異口同聲,「是,是。」

…他是冒牌貨吧?

泰逢大大的鬆了口氣,自言自語的,「算了,語言結構太不相同了,音譯好累喔…溝通方式不同很麻煩,省掉這個步驟好了…反正,」他誠摯的說,「你們都叫我泰逢,那就這樣好了。」

他對著瀲灩和鄭劾傻笑,瀲灩和鄭劾也對著他傻笑。

…他真的是冒牌貨吧?

「我終於,可以對你們說話了。」他綻放了一個純潔又美麗的笑容,眼角隱隱有淚光,「根據!@#$%條例,你們是屬於我的觀察對象,但因為^&*~條例,現在我們在幽界不受溝通的限制,更因為~!@#$%條款,我不屬於理性孤星的小隊,所以不受約束…一切都解決啦。」

他嘴唇顫抖,突然抱住瀲灩和鄭劾,放聲大哭,「對不起!我早就、早就想親自對你們說了!都是我不好…一切都是我的錯…就是我,就是我!我操弄你們的偶然…我、我…我是大壞蛋!」

瀲灩和鄭劾僵住了,腦袋裡像是塞滿了棉花。所有關於泰逢的聖潔超然印象都崩塌粉碎,剩下一堆渣。

不可能的。泰逢才不是這個樣子…

他絕對是冒牌貨…吧?

等他哭盡興了,才顛三倒四的再三道歉。「我…我一直想糾正理性孤星的錯誤。但這邊不屬於我管的…儘管是因為我的多事才會變成這樣…」他困窘的互碰食指,「但你們『偶然』的來到理性孤星,我覺得,這是我唯一可以贖罪的機會。」泰逢遮臉,「對不起,沒經過你們同意就隨便操弄你們的『偶然』。」

瀲灩晃了晃頭,「呃…我有點感覺到了。」向來聰明智慧的她覺得腦袋像是一灘泥,「雖然不太明白,還是謝謝你救了我們。」

「救?」泰逢有些困惑,「還沒有救到啊。我只是把你們倆的身體時間挪到十分鐘之前,方便先移到臨時收集室而已。」

瀲灩還在想他是什麼意思時,原本癒合的傷口一起噴血,鄭劾的經脈幾乎全數爆裂,恢復到和坦丁死戰,奄奄一息的狀態。

「怎麼這麼快?我話還沒講完啊…」泰逢咬著食指。

彌留之際,瀲灩只有一個念頭。

不管是人還是神,有些就是永遠別開口比較好。

這大概就是所謂美麗的誤會…

【Google★廣告贊助】